双剑盟 第七章 生死茫茫白首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婉儿动手收拾着行囊,神情泛着淡淡的哀愁,已经整整两年了,她的容颜因为思念而憔悴,但是仍然掩不住绝色的脸庞,只是昔日少女的俏丽不再,现在的她宛如成熟的女人般,浑身散发着醉人的芬芳。

    唐夫人两年来看着苏婉儿蜕变,今日似乎已经将要到了说分明的时候,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婉儿,到娘这儿来。”

    苏婉儿闻言放下手边的工作,走到唐夫人身前,道:“娘,您叫我吗?”唐夫人婉约一笑,拉着苏婉儿的手道:“这边坐,娘有要紧儿是要告诉你。"唐夫人神情凝重,苏婉儿略感奇怪,轻轻的在唐夫人旁边坐下,两人并肩坐在床上,窗外明月银光斜照进来,室内似乎飘着朦胧的薄雾。

    唐夫人轻轻将苏婉儿的右手握在手中,眼前似乎出现一幕幕往事,过了一会儿,她似乎下了决心,转头注视着苏婉儿,慈祥的眼神中带着一些坚定不移的信念。

    苏婉儿已经习惯义母的奇怪举动,只是这次似乎不同以往,于是苏婉儿轻声道:

    “娘,您有心事啊?”唐夫人浅浅一笑,道:“婉儿,这两年来你就像我的儿媳妇般跟着我,谢谢你这样照顾我。”

    苏婉儿心中震惊,道:“娘,您是不是……"苏婉儿话中透着惊慌,唐夫人摇手道:"我没事,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该是告诉你真相的时候了。”

    苏婉儿其实对唐夫人充满好奇,只是唐夫人不提,自己是晚辈的身份,怎好探人隐私,此时唐夫人举止怪异,又说要提些事情,苏婉儿凝神专注得等着唐夫人说话。

    唐夫人叹了口气,缓缓的道:“唐宁要我们母女两人上黄山,此行恐怕有去无回,我将毕生武学传给你,希望你到时候要见机行事,千万不要以身犯险。”

    苏婉儿不解的道:“唐庄主只是要娘和我随他一行而已,有生死分离这么严重的事会发生吗?”唐夫人颔首道:“没错,我就是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你。我年轻时和我的大师兄方成秋。”苏婉儿心中一凛,脱口而出道:“方成秋?”唐夫人微笑道:“没错,就是你的心上人的师父。”

    苏婉儿脸上一红,心想:“我从没提过纪哥哥的事,为什么娘会知道。"她心中嘀咕,唐夫人一眼就看穿了,她续道:“当天你拿出玉佩时,我就知道了,因为那是我和大师哥的定情之物。”

    苏婉儿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唐夫人道:“当日我师父强逼我嫁给唐宁,我心中百般不愿,可是因为穴道被制,我一直到成亲完才趁机偷跑出去。后来我四处找寻大师哥下落,半年后终于在上清观被我找到了。那时候他出家作了道士,我心里欢喜找到他,又恨他离我而去,一时之间我忘了我已经嫁人,于是我日夜纠缠他,他心中对我余情未了,终于和我有了肌肤之亲。后来他心中有愧,远避我而去,我寻他途中,被唐宁捉了回去,过了两个月,我有了身孕,唐宁心中有数,以这个为藉口,逼我大师兄在绝命崖交出秘笈,我当时已经被唐宁废了功夫,无计可施只有着急的份。后来我的小孩出世满月当天,我三师姐忽然来到将孩子抱了去,我心中不满,不愿将孩子给她带走,拉扯之中,我的小孩臀部被师姐抓伤大哭,我心疼之下放手,师姐离去时才告诉我,当日大师兄被唐宁所伤,全身受创过重,已经无法行动。”

    苏婉儿听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想:“娘当年还真是任性妄为。”

    唐夫人续道:“我当时就已经知道,总有一天大师兄一定会再派人前来,今天总算让我等到了。”

    苏婉儿奇道:“娘,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唐夫人笑着看着苏婉儿,道:“傻孩子,难道听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你的心上人是我的儿子,所以我才当你是我的儿媳妇儿。”

    苏婉儿满脸通红,吞吞吐吐的道:“娘,您别瞎说,他……他心中恨我,根本……不会……,而且他姓纪,不姓方,娘,您可能误会了。"苏婉儿想起当天在木屋中被纪天寒斥责的情形,不禁泪光盈盈,话中带着伤心之意。

    唐夫人温柔的轻抚苏婉儿的秀发,道:“天寒的性格像我年轻时候一样,又冲动,又任性,做事不思前顾后,我师姐将他抱了去,一定不会告诉我师兄真相的,以免大师兄又要儿子还债,没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难道你没看见他臀部上有三道抓痕吗?”苏婉儿登时双颊飞红,低头支吾其词道:“我……我……怎么可能会……会看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