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盟 第八章 佳人巧点鸳鸯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婉儿见纪天寒离去时竟狠心不看自己一眼,忍不住泪流满面,转身跑回草屋内,嚎啕大哭。

    唐夫人摇头不明所以,心想两人明明爱的难分难舍,为何现在变成这样子。

    蓝玟玉道:“唐夫人不用担心,我去看看苏姊姊。”

    唐夫人颔首道:“麻烦你了。”

    蓝玟玉走到床边,轻轻拍了苏婉儿一下,道:“姊姊,我大哥很爱你的,你千万不要生他的气。”

    苏婉儿泣道:“我知道他生我的气,是我自己辜负了他,我不会怨他的。今后我不会再纠缠他了,反正,是我命苦。”

    蓝玟玉轻轻叹口气道:“等一会儿我就要回碧月门处理我师父的后事了,希望我和我师哥大婚之日,姊姊能拨空前来。”

    苏婉儿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道:“妹妹真幸福,终于能够鸳鸯共枕,白头到老。”

    蓝玟玉轻声道:“原本姊姊和大哥也是一对璧人,可惜命运弄人,不过我大哥始终都记挂着你,就算当日舍身独斗唐宁,还特别交代我要顾着你,像大哥这样的痴情人,世间能有几个呢?”苏婉儿低声啜泣,心想:“若是他还记挂着我,为什么这些日子他连话都不和我说一句,他心里明明还在生我的气。”

    蓝玟玉续道:“若不是大哥当年失足,他也不一定会以死相拼,不过说这些已经太迟了。”

    苏婉儿以为蓝玟玉说的是自己大婚之事,幽幽道:“我心中虽不愿意,但是有些事却是无可奈何,只能说我们无缘罢了。”

    蓝玟玉听她语气松动,心中偷笑,于是加把劲,语气无奈的道:“若不是大哥手上沾满血腥,他也不会自责这么深。”

    苏婉儿一听,心中不解,问道:“什么双手沾满血腥?”蓝玟玉故做惊讶,道:“你不知道吗?"当下蓝玟玉将纪天寒落草为寇的事告诉苏婉儿。

    苏婉儿听完花容惨澹,双膝跪地大声哭道:“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的错,请菩萨报应在我身上,不要为难纪哥哥。"苏婉儿不断磕头膜拜,似乎要将一切罪过揽在自己身上。

    蓝玟玉心中感动,眼中不禁泛着泪光,道:“苏姊姊,我大哥他认为配不上你,所以才远离你,你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啊,难道你不想再见见他?”苏婉儿掩面哭道:“我没脸见他,都是我……我……。”

    蓝玟玉心中虽然不忍,但是为了他们两人好,不得不续道:“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大哥以后远离凡尘,也不失为赎罪的好方法。”

    苏婉儿闻言大惊,颤声道:“他要出家,这怎么可以,我……我不能没有他,他一点都不念着我,他怎么可以这样……。”

    蓝玟玉将桌上的寒冰剑交到苏婉儿手中,道:“这把剑还给你,我要回去了。”

    苏婉儿大惊之下,拉住蓝玟玉的袖子,颤声道:“妹妹,他现在在哪儿?”蓝玟玉心中偷笑,但是脸上却一副哀凄的表情,道:“姊姊,现在世上只有你能劝的了他,他将选在哪里出家,过些日子我会告诉你,希望你能劝的了大哥。”

    苏婉儿放开蓝玟玉,只见蓝玟玉离开茅屋时嘴角微微扬起,苏婉儿又伤心又害怕的抱着寒冰剑大哭。

    蓝玟玉走到门外偷偷告诉唐夫人事情始末,唐夫人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蓝玟玉道:“夫人,请您要配合玉成两人好事。”

    唐夫人颔首道:“多谢姑娘。”

    蓝玟玉拱手道:“夫人,我走了。”

    唐夫人望着蓝玟玉远去,叹了口气,心想他们父子两人都为情所苦,想到此处,自己眼眶也红了起来,唐夫人转身回到屋内安抚苏婉儿。

    纪天寒和顾秋枫两人在陕北诛杀笑魔韩孙李后,听到丐帮传来消息,说是长沙有状况,于是转往长沙而行。

    一日天空乌云满布,天空重雷猛响,一阵闪光摄人心魄,不一会儿,黄豆般的雨点降下来。两人策马急奔,远远望去路旁有做废弃山神庙,两人趋前下马躲雨。

    纪天寒踏入庙中,鼻中闻到一股干草烟味,往内一看,一名年约二十六七岁的妇人衣杉尽湿,正坐在火堆旁烤干衣服。

    那妇人见到两个男人走进来,脸现惶恐之色。纪天寒见那妇人瓜子脸蛋儿,双颊温润,显然是富贵人家的夫人,怎么孤身一人独处破庙,心中虽然感到诧异,但是两男一女破庙同处,却是不宜。于是向那妇人道:“夫人勿慌,我兄弟两人并非歹人。只是外头雨势凶猛,暂时进来躲雨而已。我兄弟两人在门外即可,夫人请安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