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潼关之东十里外,葛品扬和罗集迎着了天龙老人和百了禅师、白石先生。

    另外,还有少林罗汉堂中特别选出的八位高手。

    葛品扬见师尊除了容颜略见樵悴外,已十九复原,心中无限欣悦。

    白石先生执着他的手,对他一看再看,不住说:“好!好!”

    好什么呢?恐怕只有白石先生自己明白了。

    “好”得葛品扬红着脸,连声谦谢:“请前辈多多教诲!”

    百了禅师哈哈大笑:“天龙大侠,你这位令高足,别的不谈,单是前年中秋洞庭君山一会。那一次见面,事后才知真相,而当时的言谈举止……”

    白石先生大笑接口。“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几十年的老朋友了,那天晚上,谁也没有想到不是你本人呀!”

    百了禅师口宣佛号:“善哉,单是那一份雍容镇定、举措自如的功夫,老衲就由衷佩服。”

    白石先生又接口大笑:“还是那句话,好!好!天龙有徒,天龙有徒,阿弥陀佛!”

    百了禅师和另外八位少林高僧都为之莞尔不已。

    葛品扬却一身大汗,悚然连道:“弟子无知,弟子无状,恭请师尊处罚。”

    前年葛品杨易容化装,冒充天龙老人赴约洞庭君山,要言不繁,向五大门派掌门人交代龙鳞镖的事,不过一时权宜之计。

    现在虽然事过境迁,但这种冒充师尊蒙骗于人之事,加上师母命风、鹰运用“龙鳞镖”、“天龙爪”和“一元指”等绝学伤害云梦二老及五大门派门下弟子的旧账,都非师父-一交代不可,也是师母必须交代的。

    被百了禅师一时高兴,顺口揭出往事,言者无心,当作“大为欣赏”,而听者有意,却使师父难堪怎不使葛品标又惊,又窘?

    他已瞥见师尊神色突然转严肃,可知内心之沉重难受。

    还好,天龙老人终于展言一笑,道:“品扬这孩子,虽然胆大妄为……"白石先生已裁口叫道:“公烈兄,什么胆大妄为,我说他就是胆大妄为得可爱。百了掌教也是欣赏他这一点的,所以,公烈兄不能责备他。”

    百了排师忙道:“老衲正是这样想,后生可畏,为师门分忧代劳,确是难得。天龙大侠,请看老衲薄面,就此带过。”

    白石先生接口道:“对!公烈兄如心有不择的话,被聂老儿知道了,他会第一个不依你。我想,谢尘道长也是同一看法。”

    显然,二位掌门人,都察觉到因一时未及深思,勾起这段并不算愉快的旧事,恐损及天龙老人尊严,所以,都忙于打圆场,弥补“失言”。

    天龙老人大笑道:“这,以后再说吧!蓝公烈有妻如此,有徒如此,总得对天下同道有个交代!”

    暧!不是说着玩的,出于天龙老人之口,一字千斤,够重!

    葛品扬好不尴尬,只有一言不发。他想,为了师门,不论自己功过如何,一切都要有勇气承担下来的。而且,必须是坦然的承受。只要无损于师父和师母的面子,他都不放在心上,有此想法,他就也不觉得怎样了。

    百了禅师大约真个急了,连宣佛号,刚叫:“天龙大侠,请听老衲……"却被白石先生示意截口笑道:“公烈兄的为人。谁不知道?

    一切听他的,以后再说吧,天下没有讲不清的理,解释不了的误会。”

    他哈哈一笑,又道:“品扬,牯老前辈一定已有了安排。我想:呼拉决逃不过他的算计中,我们和你师父都得听他的差遣呢。”

    葛品扬道:“他老人家在忙着布局,刚才还说等前辈您去杀几局哩。”

    笑声中,龙门棋士迎出客栈,一把拉住白石先生连叫:“好呀,你这穷酸专会享清福,居然也会下黄山,来!先杀三局再说!”

    一行进入客栈,酒席已备。

    龙女等亦一拥而来,她急急向天龙老人喊着:“爹!娘呢,她好多了吧?”

    那是女儿关心亲娘的病,自然的孺慕之情。

    黄凤等也上前行礼。

    天龙老人慈祥地笑着,抚摸着爱女的秀发,目光却有点疑滞。

    老人有着无限的感慨,也有尽在不言中的心怀。

    葛品扬感觉最敏锐,他早已发现蓝继烈仍未见面,连小圣手赵冠也未见回来。

    他更能体会出师父那一瞥的眼神,等于在问:“怎么不见继烈呢?他到哪儿去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