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伯母的手艺真不是盖的,一道道丰盛的菜肴已被端上桌,散发出一阵诱人的香气。

    餐桌上的气氛无疑是热烈的,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晚上村里会有的热闹景象。

    司小苗却一反常态地沉默。

    她坐在江森的左侧,倪紫绢坐在右侧。而他与倪紫绢两人不时交头接耳、低头窃语的画面,刺得她更加食不知味。

    了解自己的心后,她整个人更难受得厉害。江森与倪小姐任何一个互动的画面,都烧痛了她。

    她想逃离这一切,却找不到借口,尤其在江家父母如此盛情的款待下。

    末了,不知是谁提议饭后去打保龄球,她原不置可否,习惯性地把眼神调向江森。

    然而,在听到倪紫绢不去,要江森陪她到附近散步,而他居然没有拒绝时,她的心又剧烈地疼了起来。

    望着他们俪影双双地消失在视线内,司小苗根本一点也没了打球的心情。但她仍强打起精神,逼自己融入了江谦与江茵、江菲他们。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从家里出发。

    可能是精神严重恍惚外加心不在焉,就在他们才步出小径时,她的脚便不慎拐到了一旁一块大石头,而重心不稳摔到了地上。

    “小苗姐姐,你没事吧?”江菲就在她身旁,顺手拉起了她。

    江谦也过来帮忙,让她支着自己站起来。

    “怎么样?有没有事?”

    “有点痛而已,应该没有扭到。”她揉揉脚踝。

    “小苗姐姐,你还有没有办法打球?”江茵道。

    她察看了一下伤势后,抱歉一笑,“对不起,可能……”

    其实,她的脚根本没那么痛,只是,她真的一点儿打球的心情也没有。与其抱着这种心情扫大家的兴,不如不去。

    “你们去好了,我一个人可以走回去。”

    “这样好吗?”江谦不放心地看着她道。

    “没关系。”

    原以为自己的苦肉计神不知鬼不觉,却见江风突然贼贼一笑道:“小苗姐姐,你不去也好啦!有道是:‘强敌环伺、大意不得’,你刚好趁机去盯着二哥他们,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战’。”

    这充满玄机的话语引得江家人一阵窃笑。

    司小苗则是尴尬得想找地洞钻下去。

    “好啦!我们走了!小苗姐姐脸皮薄,禁不起我们大家的挖苦。”江菲出面打圆场。姐妹俩一个人挽着大哥,另一个挽着三哥,向她挥挥手。

    走了几步后,她们却又回过头——

    “小苗姐姐,要加油喔!”姐妹俩眨了眨眼后,还送出一个胜利手势。

    jjjjjj

    山区的午后不似乎地般燥热,反而多了股宁静。

    走在满是绿树的林里,更觉暑气全消、心旷神怡。

    江森与倪紫绢并肩走在林里。

    一阵阵轻柔的微风拂过脸上,一群群忙碌的鸟儿飞过枝头,但林中的两人却像各有心事般沉默地走着。

    而不知不觉间,他们已走到那片绿油油的草地前。

    “我来,是不是让你很意外与不知所措?”倪紫绢突然道。

    “有一点。”江森没有隐瞒地笑了笑。

    陡地,倪紫绢停下了移动中的脚步,横身挡在江森面前——

    “学长,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跑来吗?”

    未料她有此举动,江森被迫停下来,不解地看着她,却在她眼中看到一抹不寻常的悸动。

    他怔了怔。

    “你不知道对不对?”她自嘲地一笑。“就连我自己也对自己的勇气感到不可思议。”

    “紫绢,你到底想说什么?”

    倪紫绢又凄楚地一笑后,才昂起头,用一双含喷带怨的眼神望着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跟许冠廷分手吗?”她停了一下。“因为,我突然了解到这些年来我所追求的,原来一直都在身边……”

    一丝不安隐隐地浮现江森心中。她瞅着自己的眼神……那陌生的目光……她的意思是?

    “学长,现在招认会太迟吗?在我绕了这么一大圈之后,才明白自己对你的感情。”她炽热地看着他。“很讽刺是吧?你会不会取笑我?”

    江森的眼睁大了!

    他惊讶地倒退了一步,紫绢对他……他从没想过……

    强烈的不可置信让他一下不知该如何回应,他的脑袋乱成一团,只能选择以回避来回应她期待炽热的目光。

    他的反应让倪紫绢的心像被箭射中一样。

    她目光中的炽热一下变冷。

    “太迟了吗?”泪水迅速积聚眼眶。

    “紫绢,对不起,这太突然了……我……”对方眼中的泪光慌乱了他的心。

    倪紫绢转过身,不让他看见掉下的泪。

    江森心更乱,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做。解释是多余,他知道她想听的,绝不是不着边际的安慰与敷衍!

    是以,他没动,只默默地站在她身后。

    倪紫绢想逼自己收起眼泪,却做不到,压抑许久的感情一经译出,再怎么强烈的自尊也掩饰不了心底的脆弱。

    她放任着自己的眼泪,将所有压力释放出来。

    良久,在大地的抚慰下,她的心渐渐地平息了。终于,她转过身面对他——

    “其实,我早有预感,却还是想亲口听你承认……”她吸吸鼻子。“是司老师对不对?你带她回来参加团圆节时,我就明白了。”原以为再面对他很难,但她发现,大哭一场后,心虽仍痛,却平静许多。

    看着她哭得发红的眼睛,故作坚强的表情,江森的心有些痛。

    他真的想说些有建设性的话,脑袋却一片空白,最后,还是只化为老套的三个字:“对不起!”

    倪紫绢凄楚地摇摇头,“不要对我说这三个字,你知道我不想听,也不需要。”

    江森瞅着她,心却无比的沉重。

    一阵风飘过两人沉默的脸,为了不让尴尬的气氛持续,倪紫绢深深吸口气后,故意拍拍他的肩,用俏皮的口吻道:“喂!说说我输掉的理由?”

    江森没有立刻回答,仍瞅着她。一会儿才道:“你并没有输。”他的目光坦诚无伪。“感情这种事本来就没有所谓的输赢,有缘自然能在一起;无缘强求亦是枉然。属于你的缘分不是我,你怎么能说自己输呢?”

    他眼中的真诚穿过她的眼,也穿过她的心,缝补了心的缺口。

    是了!感情大道上,没有输也没有赢,总有一天,她也会找到她生命中的Mr.Right!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司老师。”她抖出一道真正释放压力的笑。

    “不用羡慕她,以后,说不定是她羡慕你。”她的笑容让他知道,他没有失掉她这个朋友。

    “看样子,我能给的也只有祝福了!”她张开了双手。“可以给我这个失意人一个安慰的拥抱吗?”

    江森豪迈地一笑,大方地伸出双臂,把她拥在怀里。

    谁知,就在拥抱结束的瞬间,倪紫绢却踮起脚,迅速用唇碰了下他的唇。

    “想很久了,偷一个当纪念不介意吧!”

    他还未来得及回话,一道竹子的撞击声先吸引了他的注意……

    jjjjjj

    无心打球的司小苗一回到江家,便四处寻找江森两人的身影。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他们,或许就像江风所讲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觉得好像要看看他们在做什么才能安心般。

    走上往后山的路,附近树林并没有他们的踪影。

    愈往上走,在穿过竹林后,果然,在那片绿色大地上,她找到了两人的身影。

    然而,出现在她心中的,不是喜悦,而是一阵紧缩的疼痛,因为,她的脑中浮起了江菲的话——

    这里是二哥最喜欢的地方,也是他的秘密所在,我告诉你喔!他可从来不会轻易带人家来这里……

    疼痛的感觉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蔓延。她告诉自己要退开,但一双脚却不受控制地继续向前……

    在差几公尺就可以穿出竹林的瞬间,一个更椎心的画面却让她的血液顿时冻结,脚步错乱而踉跄,她整个人仆倒在一旁随风摇曳的竹子中,发出一道撞击的声音。

    江森就在这碰撞声传来的同时,迅速回过脸。

    看清楚倒在竹林中、滑稽模样的她时,他坦然地放开了倪紫绢,好笑地朝她走来。

    “小矮人,你怎么来啦?你不是去打保龄球吗?”

    他想拉起她,司小苗却死死地瞪着他,一双眼迅速泛红。

    “怎么了?咬到舌头不会讲话了?”他更靠近她。

    就在要碰到她的刹那,司小苗却猛地跳起身,倒退到离他三步的距离外,用一双含泪的眼望着他。

    “你——”

    “对不起!”她颤着声音抛下话后,快速奔出了林中。

    江森一头露水。

    “怎么回事?”他皱了下眉。

    倪紫绢先以一声了然的轻叹回答了他:“学长,对不起!”

    “怎么?现在大家都流行说这三个字吗?”他的眉头皱得更深。

    倪紫绢对他的幽默没有反应,一脸凝重地望着他道:“她误会我们了。”

    “误会?”他不解。“误会什么?就因为刚刚那个拥抱?”他不以为然地道。

    “不只这样。”她轻咬住下唇。“今天早上……我对她说了些谎话……”

    “谎话?”

    倪紫绢点点头,接着,语带歉意地把早上与她的对话,诚实地说了出来。

    听完,江森紧皱的眉心却迅速舒展开来,变成了一道开心的大笑。

    她终于开窍了吗?她终于知道嫉妒为何物了吗?

    倪紫绢显然被他的笑容吓住。

    江森却没有多作解释,只嘉许地拍着她的肩道:“做得好!”

    倪紫绢更是一脸茫然。

    江森又得意地一笑后,才把自己已得逞的计谋说出来。

    然而,在他得意之余,却忘记,他所恋上的对象是一个出了名的怪妹妹。

    jjjjjj

    司小苗不断地跑着,似乎想借着奔跑的速度来忘却心口的痛!

    她一口气跑出树林,跑过江家那栋“ぅ”字形的建筑物,跑到了路口,却被一个人影挡了下来——

    “小——”

    然,江父还未来得及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司小苗便挣开他,往前奔去。

    路旁,刚好停着一辆客人刚下车的黄色计程车,她不假思索地跳上去,在江父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做了一个不告而别的逃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