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李光磊好一通讲说,又有卜嘉耀在旁帮腔,村民们才答应离开,不过仍要求尽快帮他们解决问题。

    待村民离去后,又与卜嘉耀简单合计了一下,李光磊离开城建局,回到了单位。

    刚进到自己办公室,李光磊就叫来赵忻堃、崔雪影、祝浩然,和他们说了工业村的事,让他们马上去做调查。

    同时,李光磊又派韩银河带队,去工业区做普查工作。

    安顿完这些事,李光磊又做起了手头上一些事情。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赵忻堃、崔雪影、祝浩然回来了,直接到了局长室。

    赵忻堃进门就说:“黑,那家伙真黑,看哪哪黑,摸哪哪黑。以前也从那边走去,不知是没注意,还是那时候不这样,怎么现在就黑得那么厉害。”

    “局长你看,我的棕色鞋都变‘黑老虎’了。”崔雪影笑着,抬起脚来。

    上午在卜嘉耀办公室的时候,不知是没细看,还是那些人普遍都黑,也或者衣服都染成了一色,还真没注意到。现在这么一看,还真是的,不止三人鞋上染得那么黑,裤脚这一块也黑于裤子其它处,整个人都黑了。

    打量了三人一番,李光磊笑了:“这说明两个问题:一、你们真到第一现场了,没有钻在车里,这种精神值得肯定;二、下最基层的经验还不够丰富,准备工作还有欠缺,以后要继续多到第一线体验,也要做好各种应对准备。”

    “还是当领导好,风吹不着,太阳晒不着,还能叽笑下属的狼狈。”调侃一句后,崔雪影神色恢复严肃,“局长,我们汇报一下,我先来。确实是,不知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煤尘污染太厉害了……”

    崔雪影主要从检测角度,讲了对此事的认识,也提出了建议措施。

    接下来,赵忻堃从污染控制方面,谈了看法。

    祝浩然做了适当补充。

    尽管三人汇报侧重点不同,但无一例外,全都认为煤尘污染严重,对居民生产生活造成了重大影响。

    正要做进一步安排时,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李光磊站起身来,去到里屋,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即传来卜嘉耀严厉的声音:“李局长,刚才县领导专门打来电话,要我们特别重视工业区的事,要求我们不能仅看做普通工作,而是要与维护社会稳定联系起来,要放到讲政治高度去认识。对于讲政治的事情,我们必须亲历亲为,要对事情负责,要对单位负责,也要向县里负责。近期城建局也要马上介入工业区城建管理,下辖二级部门更要尽早介入,谁都绝不能做甩手掌握。”

    他娘的,还不是催着我马上去?尽管心中腹诽,但李光磊还是老实的表态:“是,环保局就是放到讲政治高度去认识的,也正在积极落实相关工作,局领导更是要身先士卒。”

    “说到就要做到。”手机里声音至此,戛然而止。

    “嗤笑”一声,又摇了摇头,李光磊来在外面。

    重新坐到办公桌后,李光磊道:“刚刚卜局长传达县领导指示,要求特别重视此事。这样吧,明天上午我跟你俩一起去,浩然留下,要不单位人太少了。”

    “是。”三人异口同声应答,脸上带着淡淡笑意,显然三人也听到一些刚才的通话,猜出了卜嘉耀语气很是严苛。

    ……

    第二天,吃过早饭,李光磊、韩银河各带一组人,先后出发了。

    离开县城,越野车奔着西南方而去,这正是去往源稀市方向。在走出五十多公里后,又拐上了右侧岔路,直奔正西方向。

    与刚才的国道主路比起来,岔路并不窄,似乎还略宽一些,但路况却差了好多,面层破损是家常便饭,基层混凝土也坏了好多,还有几小处翻浆地段。也就现在是冬天,如果放在夏天雨季,怕是这条路就成泥糊糊了。饶是如此,越野车走在上面还“咯咯噔噔”颠簸不断,车上人不得不抓住侧旁抓手,以防磕到脑袋。

    刚上岔路时,除了路况差些外,也没觉出其它大的不同,可是走了有十公里后,就有了很大不同,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字“黑”。虽然刚觉察到的时候,也不过是荒草间有些小黑点,田里基本看不出来。可是随着车程推进,黑的程度在逐步加重,天空也变得灰蒙蒙的,好似空中悬吊着一张黑网。

    “局长,这里就是工业前村地界,旁边的地块就是前村的。”赵忻堃指着车外,适时说了话。

    李光磊一直盯着外面,此时也仅是“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在离着砖房很近,也看到厂房的时候,李光磊让汽车停住,直接下了汽车。

    一阵冷风吹来,发出“哗啦啦”响动,李光磊急忙转身避开风头,但还是有东西打到脸上,麻兮兮的。顺手抹了把脸颊,手上便附着了一个黑色小粉尘。

    路边的荒草已经失去枯黄本色,变得黑灰间杂,踩在上面发出“沙沙”声响。

    田地里直接就是一层黑色,李光磊弯腰扒拉表层,黑色粉尘怕是有一寸来厚。

    转头四顾,入眼处满是黑色调子,李光磊转身奔向汽车。

    赵、崔二人跟着局长身后,一同走去。

    重新回到车上,汽车继续前行,车里非常安静,静得很是压抑。

    路过黑红色的砖瓦房区域,再从厂房外围绕过,越野车继续前行。

    走出不远,又出现了黑红色砖瓦房,赵忻堃说,这里是工业后村。

    相比起前村,这里的砖瓦房颜色更黑,红色只是偶尔露出一些。路边的荒草也是以黑色为主,枯黄之色反而成了一种点缀,地里的黑尘显然更厚。

    “局长,前面一拐弯,就是煤站了。”赵忻堃指着左前方,说道。

    李光磊点点头,没有言声,其实他已经感受到了,也看到了前方几乎不见天日的黑尘。

    走着走着,李光磊忽然一指前方:“你们看,那是怎么回事?”

    “有大车,围了那么多人,好像还撕扯着,肯定打架了。”赵忻堃说着话,加快了车速。

    时间不长,越野车来到近前,三人看得更为清楚,那些人的确在起冲突。

    待到汽车刚刚停下,李光磊就跳下汽车,大喊一声:“住手。”

    尽管喊声很大,可前面的七八个人依旧拉扯着,有三人还被扯倒在地上。

    “住手,住手。”李光磊边喊边跑到近前。

    “局,李局长是吧。”一名敦实男人指认着,离开撕扯的战团。

    李光磊点指众人:“别打了,听见没?听见没?”

    “别打了。”

    “别打了。”

    随后赶来的赵忻堃、崔雪影跟着喝喊。

    敦实男人也一同制止:“别打了,李局长来了,李局长来了。”

    撕扯的两拨人散开了,倒地三人也站了起来,但都虎着脸、攥着拳,有随时一战的意思。

    李光磊扫视过众人,发现没有见血,也没带伤,心中大松一口气。他还发现,这里面有四名中年男子面熟,昨天都出现在了卜嘉耀办公室,其中有一人还吊着胳膊。另一拨是三名男子,这三人都比较年轻,眼中敌意也更重。

    “你们为什么打架?”问过之后,李光磊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县环保局长李光磊。”

    高瘦年轻男子“哦”了一声:“你就是那个环保局长?怪不得这些乡巴佬气这么粗,原来就是你给他们撑腰呀。”

    李光磊沉声道:“怎么这么说话,什么叫我给撑腰?”

    “他们自个说的呀。”高瘦年轻男子说着,伸手一指。

    吊胳膊男子马上说:“李局长,他这是……我本意不是这样的。我叫黄万福,昨天在城建局长办公室见过你。上星期就是这个小六子把我打伤的,当时派出所处理的是,让他给我付医药费,再给我点儿营养费。医药费他当时就给卫生院了,营养费一直欠着没给,我今天就又跟他要。结果小六子说不给,还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爱找哪找哪。我这才说县里会有人管,环保局李局长会管煤灰污染的事,就是这么个过程,孟大山可以证明。”

    名叫孟大山的人接了话:“就是老黄说的这样,刚才老黄要营养费的时候,我一直跟在身边。”

    “局长,不是我不给钱,是这个家伙太不是东西。”小六子换了话题,“我们经常晚上从这里拉煤,可是车胎被扎坏了好几次,上面的口子很大。刚开始两次,还以为是碰巧赶上了,可是有一次在轮胎上发现了铁蒺藜,就是专门做的那种。等着后来一观察,铁蒺藜就埋在这一段,隔着一截就有,都在土下面隐藏着,轮胎一压上基本就没跑。上周的时候,晚上我又到这里清理铁蒺藜,就发现这个姓黄的鬼鬼祟祟,看到我们转身就跑,肯定是放铁蒺藜了,我这才和他撕扯起来。”

    黄万富马上接茬:“胡说,放屁。老子家就在这一块,晚上还不让回家了?你们好几个大小伙子,晚上连嚷带骂,我当然就得跑了,是你非诬赖我的。”

    孟大山更是愤愤不平:“活该,我看轮胎扎得轻,走一回就该扎一回。一过晚上十来点,你们就开始从这走,不到天亮就不停,那就跟从头顶过车一样,根本他娘睡不好。煤站就开在跟前,煤灰弄得哪都是,地里整个全是厚厚的一尘,房子都没个本色,我们算是让煤站害苦了。”

    “煤站又不是我们开的,买煤的也不是我们,我们这些司机就是带着车给别人拉煤,挣得只是个辛苦钱,你们这么害我们,太缺德了。”小六子也吐起了苦水,“轮胎上口子这么长,补都没法补,换一条轮胎,好几天就白干了。”

    “你们挣钱辛苦,我们成天又是灰又震得脑袋疼,惹着谁了?”孟大山手指对方。

    “活该,谁让你们住这,你们要是搬别处去,倒没这事了。”小六子向前蹿了半步。

    赵忻堃往两拨人中间一横:“行了,行了,有完没完?局长是来了解环保的事,又不是给人们断案,更不是听你们吵吵。”

    李光磊冷着脸说:“我们这次下来,就是专门调查煤尘污染的事,就是来处理一些矛盾的,你们都有义务配合。如果你们非要这么纠缠不休的话,那我现在就给警察打电话,县里警察也来了这,到时就以打架斗殴处理,该罚就罚,该拘就拘。”

    听环保局二人这么一说,两拨人都不再吵吵,也自动退后了一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