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赞叹这里竟然会有如此出色的窑姐儿。

    白得像汉玉一样的小脸上,几乎找不到一点瑕疵,没有任何修饰,却显得气韵绝佳,黛眉翠烟,配着一湛如水的乌眸,纤柔的身影悄立夜雾中,有如脱尘仙子般让人一眼忘俗。

    合春楼里有这样的绝尘佳丽,他竟然不知道?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带着磁性的低沉嗓音慢条斯理地扬起。

    “我……我叫小雨。”康宁说出自己的小名,声音里融着不安与恐惧,向后退了一小步。

    知道她在害怕,雷天昊笑得更加邪俊,不安好心眼地缓缓逼近她,深不见底的黑眸闪着戏谑兴味。

    “你几岁了?”

    他跟她靠得好近,近到能感受他身上的热气,她多想转身就逃,双脚却像灌了铅似地杵在原地。

    他正以近距离俯视她,康宁发现他比上次看到时还来得英俊邪魅,那注视着她的灼灼视线和充满男人味的容貌……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不由得垂下视线,但是心跳却没有减缓的趋势。

    他放肆的凝视愈加增添他独特的魅惑气质,她知道那双摄人心魂的黑眸将她的笨拙无措看得一清二楚,她却无能控制愈发火热的嫣颊。

    “我……我十七。”她红着脸嗫嚅。

    “嗯。”雷天昊点下头,凝视这双流转着醉人风华的眸子。

    “你来合春楼多久了?”奇怪,有这般绝色他应该会知道才对呀!

    “不……不久……”她低着头回答。

    康宁是真的才来一会儿,要不是为了明早的“花轿作业”,她是不会偷溜到她爹开的合春楼来的。

    今晚是来安排明天要捉弄他的换轿计画,谁知会遇上他,康宁没来由的觉得心虚,好像做贼被抓到一样。

    想到这里,她又猛然想起他也是贼……

    明天是他们完婚之日,他竟然在妓院里偷东西?

    “不久?难怪我没瞧见过你。”他误解她的话,俊美的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笑痕,接着,他用漫不经心的口吻笑问:“小雨,你在这儿站了多久?”

    康宁倏地倒吸口气,感受到他语气中无形的威胁。

    她慌乱地摇头,又急又害怕。“我……刚到,什么……什么都没瞧见……”

    “是吗?”他笑起来,声音低醇悦耳。“那你有见过我吗?”

    “没,没有……我从没见过你。”康宁用力点了好几下头。

    “真是个好姑娘。”

    雷天昊扬唇扩大笑痕,一双俊眸盯着眼前这张柔美的小脸,没预警地,他突然弯下身,捧起她的脸颊,往她樱唇上吻去……

    “啊?”

    “我喜欢聪明的女孩。”

    康宁万万没料到他竟会有这种邪肆孟浪的举动,一张脸蛋顿时羞窘得火红发烫。

    陌生男子的阳刚气息浓浓包围着她,心慌意乱下,她听见自己鼓噪的心跳,大声传进耳朵里,她甚至认为他也听见了,因为他低笑了起来。

    贴在她耳上的笑声醇厚而悦耳。

    他用温厚的舌尖轻轻描绘她的唇形,吸光原本应该属于她的那份空气,在她不由自主张唇之际,湿热的舌头立刻滑了进去。

    “呃……”

    想后撤的头,被一双温柔的大手箍住了后路,康宁被迫承接从他口中渡过来的狂霸气息。

    只觉刚刚还像铅般移都移不动的两腿,此时却像泡了水的棉纸似地虚脱无力。

    他的唇好热……好软……他的吻……好温柔……

    “嗯……”

    火热的唇舌一如温柔的恋人,温存地搅动她口中的香甜,炽热濡湿的舌头在喘息中互相纠缠逗弄……雷天昊向眼前这个很对他眼的小妓女挑逗索吻,狂肆而随性。

    康宁从来不知道吻是这般滋味,她这辈子别说是和男人亲吻了,就连和男人靠这么近都是第一遭。

    很不幸地,她头一次就遇上这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而这男人恰是名载洛阳的混世太子之一。

    狂霸强悍的气势一如那双箍住她身子的铁臂,她被牢牢锁在他怀里,对他的轻薄无礼完全忘了反抗。

    如天旋地转的晕眩在脑中扩散开来,他的大胆勾走了她全部的心魂,感受到他如饮蜜汁般地吸吮着自己的唇舌,她只觉浑身燥热软绵,难以言喻的酥麻从四肢蔓延而上,她的意识混沌成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康宁的意识重新归了位,赫然发现庭院中只剩下她一个人,雷天昊呢?

    她困惑地四下张望,哪还能看到那抹清隽挺帅的身影?

    他……他是何时走的?

    为什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康宁带着无法解释的怅然离开了。

    只是,接下来,那张俊脸却像烙在她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

    一整晚,那抹放肆的诱惑笑容不断在她脑海中重复放映,那双略带促狭的黑眸,闪亮如星,映入眼帘,也烙在心底,一直藏进了无人窥知的灵魂深处。

    殊不知,雷天昊轻佻的一个吻,已经摄走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心。

    康宁开始陷入换不换花轿的犹豫中,一直到天色大明,她仍然在为无法作最后决定而心绪不宁。

    而她的丫鬟伞儿在多日劝说无效后,只能配合听命行事,内心却十分害怕她们的恶作剧会惹来轩然大波,因而显得忧心忡忡。

    花轿就在主仆俩魂不守舍下,被抬出了康家。

    ※※※

    雷天昊预备将康宁安置在距洛阳约五十里路程的远郊,他的槭林别馆。

    槭林别馆坐落在桂山之中,这座山有大半是他私人的产业,山中遍植槭树,一到秋天,满山红叶翻飞,景色煞是迷人。

    当迎亲队伍依预定行程,来到欲歇的柳城府行辕时,只见辕门里已停了另一组花轿,那些迎亲人马、鼓号乐手在旁休息着。

    雷天昊让亲信护卫伍阳打点队伍,自己则和嵇律、风清巽迳入行辕里。

    “什么?”嵇律叫了起来,“你昨晚还去了合春楼一趟?”

    风清巽无奈地摇起头,“今天就要做新郎倌了,何苦这样玩法?你怎么会被人瞧见呢?”

    “准是自信过了头。”嵇律瞟了雷天昊一眼,“没听过溺水死的大都是会游泳的人吗?”

    雷天昊苦笑一声。

    “闷得慌嘛,一想到我得奉“绣球”完婚,就叫人沮丧。”

    “拜托,就算你老婆又老又丑,也不值得为了这个暴露了身分。”风清巽仍不以为然的哼道。

    “你还说!”雷天昊登时翻起旧帐。“都是芬丫头害的,要不是她把绣球往我怀里塞,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局面。”

    “早叫你先下手为强娶了芬丫头来平息这场风波,你又不肯,躲躲藏藏了两个月,最后还不是认栽了。”嵇律笑着说。

    “这是什么馊主意!”雷天昊恨道。

    “你还提这个!”风清巽比他还激动,“芬丫头知道天昊要娶康宁后,整整哭了十天,我真怕她和雅茵一样把眼睛给哭瞎了。”

    “喔?”嵇律眼里绽出趣光。“原来她喜欢的是她雷大哥啊?那她没事去拨弄那个绣球干什么?”他盯着风清巽问。

    风清巽耸耸肩,“女孩子心思,我哪知道。”

    “这下子新娘当不成,反倒成了媒人,难怪会伤心。”嵇律啧啧说着。

    “喂!这里最伤心的人是我好不好?”雷天昊一双长眸露出不满神色。

    “说真格的,你昨晚被瞧见真的没问题吗?”

    “唔,没问题的。”

    雷天昊漫应着,眼前突然出现那张仙灵似水的小脸,这么美的女孩竟然当了窑姐儿,可惜了。

    ※※※

    此时,在两顶花轿并排的前庭,伞儿白着唇,神色紧张地凑近康宁,小声道:“小姐,要换轿就趁现在,护卫和乐手们都打盹去了。”

    “嗯……”

    伞儿见康宁还在拖拖拉拉,不由得急道:“小姐,你动作要快啊,一定要比侯爷的花轿先上路才行啊。”

    头上覆着红巾的康宁咬着润唇,挣扎踌躇的说:“嗯……伞儿,我看还是放弃好了。”

    乍听到这话,伞儿两腿差点虚脱得软了下去,她绷得紧紧的神经在瞬间得到了解脱。

    “小姐!”她抱怨着,“你怎么不早说嘛!那现在……”她为难地看了眼停在一旁的空轿。

    “我想……这样好了。”康宁当机立断地嘱咐她,“你不要跟我到槭林别馆去,现在就护着空轿走,按原先的计画去安置。”

    “这怎么行呢?小姐身边没人照顾……”她抗议起来。

    “没关系。”康宁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却十分坚决。“你就照我说的去做,这空轿子还有那班迎亲的人都需要你去处理,总不能在这里掀了底吧?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无论如何都不能讲出去。你得在雷天昊出来前先离去,赶快去吧。”

    “这……”

    时间已不容许她们犹豫了,伞儿听到雷天昊他们即将出来的声响,她急忙指挥着轿夫抬着空轿子起程。

    伞儿心底一直放不下康宁,她在鼓号锣声漫天价响中频频回头,只见康宁的花轿孤零零地停在行辕前庭上,一股不安的感觉突地漫上心头,她愈走,泪水愈是涌了出来,愈回头,那股不安感愈是强烈。

    小姐……没人跟去伺候行吗?

    当康宁的花轿重新起程时,这些大男人谁也没留神到花轿旁少了个丫鬟。

    “你!”

    与其说他的抽气声是震惊,还不如说是震怒的咆哮来得贴切。

    康宁胆怯地看着眼前这张因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英俊脸孔。

    “小雨?”雷天昊错愕的睁大眼睛。

    当红巾掀起的刹那,他虽已做了心理准备,却万万没想到他做的心理准备完全一点用处也没有。

    他以为会看到一个貌丑的老女人,谁知坐在床上的竟会是一个生嫩羞怯的小妓女!

    错了!

    他猛地想起行辕里的另一顶花轿,显然他们抬错了花轿、娶错了新娘!

    当他二话不说,转身想去找风清巽他们时,背后怯怯的声音让他停住了脚步。

    “呃……天昊?”水柔般的嗓音羞怯地喊着。

    他猛旋回身,深邃的眸中含着不敢置信。

    “你认识我?”他的声音瞬间冷凝了起来。

    康宁吃惊地看到他的瞳光冷硬得像千年寒冰,他怎么跟昨夜那副倜傥侃笑的模样差这么多?

    “我……我是你妻子,当然知道你名字。”

    雷天昊冷眸一瞟,康宁差点瑟缩成一团。

    他挑起一道冷峻的眉,冷讽道:“我的妻子?你昨儿夜里遇上我时,我像是喝醉的模样吗?”

    康宁困惑地摇摇头,嗯,他有吻她,她知道他没喝酒。

    “那么……”他嘴角抿起一道奚落的笑痕。“你来告诉我,我会认不得你?我的妻子会是个娼门出身的窑姐儿?”

    清俊的脸庞带着恶意的笑容,阴柔的语调说着残忍的话语,他不在乎他的话会伤人,也不在乎她的感受,甚至残忍地盯着她眸中冒涌出来的清泪。

    “怎么?还敢厚颜无耻的说我是你夫婿吗?”嘲讽的笑痕又出现在他俊逸的嘴角边,不屑的眸光冷冽无情。

    “我……真的是康宁,小雨是我的小名……”一双澄眸盛满惊惶,不知所措的小脸更显焦灼。

    康宁已经慌了!怎么会这样?他为何不相信她呢?泪愈涌愈多了。

    让她思念了一整夜的醇柔嗓音,为何会吐出如此残酷无情的话来?

    他昨天不是还很喜欢自己的吗?他……他还吻了她呀!怎么今天全不一样了?

    “我不是窑姐儿,那合春楼是我爹开的……”她在他锐利的目光凝视下,咬住了柔唇,住了口。

    她知道他不相信她,可是她怎么能告诉他,她本来要让他抬个空花轿进门?

    “一个好姑娘会三更半夜跑到那种地方去?为什么?”雷天昊挑起一眉,恶意地奚落,“说啊!为什么不说下去?我在听。”

    见她接不下去,冷眸一敛,他甩了袖子转身向外走去。

    “我会查出你为何假扮康宁,也会查出康大为在玩什么把戏。”

    “天昊──”

    “住口!”

    猛地一声斥喝,吓得坐在床上的她惊跳起来。

    “啊?”她用饱含惊惧的眸子无措地看着他。

    “别喊我的名。”他冷声警告。

    “那我喊……喊你什么?”她可怜兮兮地问。

    “看别人怎么喊你就跟着喊。”雷天昊抛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康宁无言地望着他颀长挺俊的背影,她的泪珠又滚了下来,透着泪水迷蒙地望着屋子里陌生的陈设。

    他……他就这样撇下她走了?

    他会不会再回来?

    为什么这屋里没有半个丫头伺候?

    康宁在这张红檀木精巧镂制的床上不安地移动身子,乍到陌生地方的孤寂浓浓包围着她。她累乏了,枯坐在床上等了又等,还是没瞧见有人来。

    这屋子好大,静悄悄的,没半点人气。

    她知道这座别馆盖在山中,深山寒气重,她身上只穿着新嫁衣,从窗棂缝隙吹进来的冷风寒得令她直打哆嗦,怀着恐惧紧张的情绪,她决定到外头瞧瞧,看能不能找个人来作陪。

    雷天昊或许今晚都不会回来了。

    ※※※

    “啊?”

    “怎么会这样?”

    雷天昊望着眼前两张惊讶的脸孔。

    “嗯,弄错了新娘。”

    “等等,你说我们的轿夫抬错了花轿?”嵇律再确认了一次。

    “我想到了。”风清巽突然说道:“的确是有可能弄错了。你们还记得原本有个小丫鬟跟着吗?叫什么名字来着……”他拍着头回想。

    “她的名字不重要。”嵇律白他一眼,“丫鬟一定是跟着小姐走的。”他看向雷天昊,“看来是真的抬错花轿了。”

    雷天昊不胜烦躁地用手支额,“可是这个女孩是我昨晚遇到的那个小妓女。”

    “啊?”另外两人对望一眼。

    风清巽微眯起眸子,“这么说她是唯一见过你真面目的人?”

    “嗯。”雷天昊气闷地吐了一口气。

    “那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离开这里。”嵇律道出三人心中的想法。

    “奇怪的是,她认得我,也知道康宁这个名字。”

    “会不会是康大为在故弄玄虚?”风清巽眉心皱了起来。

    “难道说两顶花轿是他故意安排的?故意让我们娶错新娘?”嵇律沉吟道。

    “不无可能。”雷天昊那张俊脸非常冷沉。“康大为可能知道我娶他女儿的真正目的,所以来个李代桃僵。”

    风清巽站了起来,在书房里踱步。

    “如果说,我们的猜测是错的,康大为真的不知道新娘不是他女儿……”

    嵇律接下他的话,“那就更不该让那……那女孩叫什么?”他转头看着雷天昊。

    “小雨。”雷天昊僵着声音回答。

    “嗯,我们更不能让这个小雨离开,不能让康大为知道他女儿没在我们手上。”嵇律把话说完。

    “我也是这么想,无论如何不能泄漏娶错新娘的消息,你们帮我查另外那顶花轿的去向。”雷天昊深不见底的黑眸看着他们两人,“然后静待康大为的反应。”

    “好。”风清巽点点头,踱到窗子旁站住,接着,他看到了站在门边的纤细人影。

    他神情的微变,让嵇律立即警觉起来,而雷天昊已一掠而出,出手将康宁抓了进来。

    “啊?”康宁没料到她会被突然暴戾地拖进来,吓得浑身抖颤。

    “你来多久了?”雷天昊沉声喝问。

    “我……我刚到。”她嚅着唇瓣,声如蚊蚋,被他吓得脸色一片惨白。

    风清巽与嵇律诧异眼前这女孩竟会生得如此绝美,两人疑惑地对望一眼,心中转着同样的念头:这个出身风尘的女子为何气质这么好?看来她果然是被刻意安排的。

    聪明人往往拐着弯想事情,单纯的事一进他们脑袋瓜里也变得复杂起来。

    只见雷天昊眼神冷厉,刀子一样的目光,几乎在康宁身上捅出几个窟窿来。

    “你在刺探什么?”阴柔的声音与他眸底的炽怒形成不谐调的诡异。

    “没……没有……我真的才刚到门口。”像小鹿般受惊的眼眸已看得到隐隐泪光。

    风、嵇两人见状,有默契地不约而同起身告辞。

    这个可怜的女孩。嵇律摇着头暗忖,希望她能坚强些,可以熬得过天昊的怒火。

    风清巽本想开口讲些什么,看了他们一眼,又忍住了。

    书房里,剩下他们两人。

    所有仆役都在雷天昊的命令下早早休憩去了,连他的贴身侍卫伍阳也被遣走了。

    宁静中,只听到屋外呼啸而过的风声,像刀锋划过的咻厉,一声大过一声,为这份静谧添加了几分萧瑟与恐怖。

    这份万籁俱寂着实能让人的心灵沉淀,却不能稍减雷天昊心中狂燃的炽怒。他甚至怀疑,连昨晚的相遇都是被精心安排的,该死!

    他为什么这么不经心?

    他竟然会贪恋她清灵的美貌而粗心散漫到无法原谅的地步!

    真该死!

    觑睨这张状似无辜的巧颜,他对自己蓄积的不满逐渐发酵为高张的怒气。

    他狠狠掐着她的手腕,阴鸷眸光焚烧的是康宁从没见识过的寒怒,令她不由得凛颤了起来。

    “你……你为什么生气?我只不过刚巧走到这里来……我不识得这里的路……”

    雷天昊冷瞳微敛,讥嘲道:“还真巧!不识得路的人,竟然能从我那屋子拐到这儿来。”

    “你为什么怕我听到你的话?”不明状况的她,张着澄眸天真地问出心中的疑惑。

    有时无知的纯真比愚蠢更加恐怖。

    被呵护长大的千金大小姐完全不识人心,亦无辨识能力,或许哪天她真的会被自己的天真给害死,但也醒悟得太慢了。

    只见她此话一出,雷天昊黑眸瞬间眯了起来,掐住她柔腕的手紧握着,康宁忍不住哀叫出声。

    “啊……好痛啊!”她哭喊着。

    “你究竟是谁派来的?”他冷冷盯着她喊痛的小脸,沉声问道。

    “不……不是……”她又急又痛,拚命摇头,“我是康宁啊!是你的妻子,好痛……你……你放手……”晶莹的泪珠溢出了她的眼眶。

    “妻子?”

    雷天昊听到这两个字从一个不知羞耻的娼妓口中说出,怒极反笑。

    “这么想当我的妻子?好啊,那我就让你当。”他带笑的嗓音阴得让人闻之悚然。

    康宁只来得及瞥见那抹被封缄在冷漠中的鸷怒,整个人就被拖往前,身子瞬时被铁条般的手臂给紧紧箍住。

    “啊……”她的惊喘霎时被吞噬进湿热的口中。

    他柔软的舌头搅拌着她的气息,以邪佞的方式吸吮她的唇舌;他用一种狎戏娼妓的方式在轻薄她。

    不不,康宁内心惶恐起来。

    尽管她再怎么不识人事,也分辨得出这个吻和昨夜不同。昨天他温存多情,而今天他却狂浪荡恣,他的吻里含着明明白白的鄙夷与羞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