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侧眼看到康宁从进大厅起就没瞧过他一眼,却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相较于对自个的冷淡,态度可说是云泥之别,一股没来由的酸意直窜上心头,在大脑下达命令前,嘴巴已经先开了口。

    “哼!她没别的天赋,床上功夫倒挺不错。”

    他恶意的讥嘲,让康宁霎时脸色刷白,倒抽了口气。

    大厅在座的人对雷天昊而言,都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亲密朋友,他们之间熟稔到没有什么话不能说,没有什么秘密可隐藏,但是这群人对康宁而言,却是一群再陌生不过的陌生人。

    大庭广众下被侮辱的气愤与不甘心,让她颤抖着身子,下意识想找一个可以支撑自己的力量。

    片刻后,她的神智恢复正常,就像把放散到空气中无形的魂魄重新收进体内,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紧紧握着的是离她最近的嵇律的手臂。

    “啊!”她难堪地低呼一声。

    此时雷天昊眸里骇人的怒焰,早已朝康宁倏射而去。

    “你搞什么?”

    “啊?”

    他的吼声近乎咆哮,康宁肩膀一缩,本来已经松开的手反而掐握得更紧,几乎是整个人颤着往嵇律怀里缩去。

    这下,原本在旁看热闹的风家兄妹更是看得乐不可支。

    风清巽深知这场合只能看,不能出声,否则这次负伤回去的人可能会轮到自己,但是风清芬的顾忌就没那么多。

    她开口调侃道:“嵇大哥,蒙贞不在身边,你倒好,来个美人抱满怀。”

    这句话原是想损损嵇律,没想到发作的人却是雷天昊。

    只见他狠狞着眉头,对康宁讥嘲道:“这么迫不及待往男人怀里钻,倒不失合春楼教出来的风格。”

    “你……”康宁刷白着脸庞,颤着没有血色的唇瓣道:“你太过分了……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她眸底那抹惹人心疼的澄澯水雾,连铁石心肠的男人看了都忍不住为之心动怜惜,但看在雷天昊眼中,却认为这是勾引男人的手段与伎俩。

    再看她与嵇律靠得如此近,无名醋意更是搅得心海一片波涛汹涌。

    他无心去分析此刻内心真正的感觉,只觉心中怒懑,口中讲出来的话自然又阴又毒又刻薄。

    “也对。”他冷冷点着头。“你要是没几下子,怎么轮得到你来伺候混世太子。”

    “我……我不是……”康宁噙着泪水想为自己辩护,却连“妓女”两个字都羞于讲出口,满腹委屈心酸地低头睨着自己的脚尖。“你不信就算了,随你污蔑,我不在乎。”她的声音比蚊蚋大不了多少。

    她重新用冷漠封闭自己,再度把他俩的距离拉开,她不想对他卑躬屈膝,也不想没了自尊。

    她的态度无疑是火上加油,雷天昊的情绪几乎是瞬时攀升到沸腾的边缘。

    她将他往心房外推的态度让他毫无理由地勃然大怒。

    她可以和嵇律那般亲密,却和自己楚河汉界划分得清清楚楚,一种前所未有的怒潮排山倒海而来。

    他冷笑一声,“你不是急着投怀送抱?还是被我这一挑明了,反而不好意思了?别脸皮太薄,送上门的肥肉你不吃,等到饿着了肚子才辗转难眠。”

    他尖酸刻薄,极尽挖苦之能事,说得康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风清芬挑高眉,眸底流露出不敢置信的错愕。

    曾几何时见过雷天昊对女人讲出这么不客气的话来?

    就她所知,无论是名门淑媛还是妓门娼妇,只要是女人,遇上他无不对他倾心暗恋,只因他的风流倜傥不分阶级对象,每个女人他都一律看待,一律宠溺多情,女人在他面前无不觉得自己是特殊的,被他捧在心上眷宠宝贝着。

    连风清芬明明知道他那的个性,还是忍不住私心窃恋,可见雷天昊的风流不羁夺走多少女人的芳心。

    只是她对雷天昊了解得够深,理智反能克服情伤,也比较能看开,现在才可以用客观的态度面对他。

    她知道他的多情其实是最无情,若论无情排名,雷天昊绝对在三个混世太子当中稳坐第一。

    可是他竟会用如此反常的态度对待这个丫头,纵使她出身合春楼,那也未免太怪了。风清芬心中想着,试探的话语不自觉溜出了口。

    “奇了,你们混世太子用女人还分彼此的吗?”她歪着头道:“看来我一直错怪你们了,我还道你们真的荒唐到这种地步。”

    听到妹妹说出这么不像女孩家说的话来,风清巽明知该训斥她一番,方是做大哥的榜样,可是他却忍不住低笑出声,瞟了雷天昊一眼连忙止住了。

    雷天昊一张俊脸罩上寒霜,冷鸷得让人发寒打颤。

    嵇律耸耸肩,“我无所谓啊,反正你也不喜欢她,不如……”他似乎现在才注意到雷天昊的脸色似地咦了一声。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莫非你喜欢她?”他的眼睛故意在他与康宁两人身上转啊转,挑衅着雷天昊心底那把无明火。

    此时好像已经没有康宁插话的余地,可是她偏偏被围在中间,想从这难堪的情况下溜掉都难。

    “怎么?蒙贞怀孕管不着你,你就恢复了本性?”雷天昊冷冰冰的声音挟着愠怒。

    嵇律一耸肩,“蒙贞又不管我这个。我说,你到底在气什么?”他斜着头睨他,“说你吃醋嘛……”

    “你说什么?”他话还没说完,雷天昊即吼了起来。

    “我又不是你!”他对着意态从容的嵇律咆哮着,“我哪有生气?你扭伤我胳膊这笔帐我还没跟你算,你甭以为我会像你一样发疯……”

    “啊!”风清芬突然尖叫一声。

    除了还在讲话的雷天昊未来得及反应外,风清巽与嵇律都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这一看,顿时都抽了口冷气。

    “你……”嵇律伸手想扶康宁,没心理准备的康宁却惊得向后退去。

    “你做什么?”雷天昊向伸出禄山之爪的嵇律大吼。

    “她的脚……”

    嵇律一指康宁,雷天昊脸色也顿时骤变。

    “你的脚怎么搞的?”

    只见她脚上的白袜从底部漫染上一层血渍,看得他胸口倏地揪成一团,又紧又痛,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躁怒与惊骇。

    康宁瞧见雷天昊对她怒吼,心慌的急忙后退,茫然地看着眼前盯着她的众人,似乎不知这片骚动因何而来。

    嵇律伸手想抓住她,雷天昊比他更快一步。

    “你的脚到底怎么了?”他一把拉住她,不让她再走动,闷声问道:“你刚刚有踩到碎片吗?”

    “没事。”她一心想遮住脚,不想让他继续盯着瞧,身子不由得往后缩去。

    这难道不是他授意下的恶行?为何他还一副不知情的模样?难不成他还想再次借题发挥?

    忆起昨晚的恐怖经验,她心底一悸,浑身掠过一阵战栗,身子不住向后退去。

    “我不会痛,真的,不会痛……”

    她摇着头,还想后退,雷天昊已经怒吼了起来。

    “不要再动了!该死!”

    他恶狠狠地盯着这个该死的女人,却在瞧到她瑟缩着身子,双眸流露出仓皇惧色时,整颗心顿时又是一缩一紧,但他不想知道摄住他心头的那股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他拧着眉头,抿紧唇,二话不说将发抖的娇小身子拦腰一抱,大步向外走去。

    “你放我下来!”康宁在他怀里挣扎,叫嚷着。

    “你给我闭嘴!”他低吼道。

    被撇到一旁的客人,嘴角噙着笑意,重新落了坐,风清巽更扬声调侃道:“喂!你就这么跑啦?还招不招呼我们这群贵客啊?”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雷天昊咬牙切齿抛下这句话时,早已走得不见人影。

    此时已近酉末时分,早已过了倦鸟归巢时间,大群栖息在槭林里的鸟儿静得不闻任何声响。

    别馆西畔一带是茂密高大的树林,今晚没有一丝月光,浓密乌云遮得穹苍一片密不透光。

    雷天昊的住屋正坐落在西侧,从前厅宴席来到这屋里显得格外静谧,屋外檐下的柱灯被隔在防风罩里,光线显得更加幽淡,可是他却像能在黑暗中视物似地,一路行来没有任何停顿,一直回到他屋里。

    “我看看你的脚底。”他把她放在床上。

    “不,不必了,不严重。”康宁出声阻止,想格开他的手。

    雷天昊岂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他在她不断干扰抵抗下,硬是脱了她鞋袜,康宁的不合作难免在拉扯间动到了伤痕。

    一阵疼痛让小脸猛皱了起来,蹙紧了眉头。

    “会疼?”

    雷天昊抬眸扫她一眼,又低头看她脚心。

    看着抓在手里的脚心抽搐了下,他的心也莫名其妙跟着一阵绞紧,应付这种陌生的紧绷感,他的方式是大大的皱眉。

    康宁瞧见他的反应,以为他觉得烦,心底不禁又是一阵凄恻怨怼。

    “这些伤是怎么来的?”他眯着眼眸细瞧她的伤。“不是踩到碎片?”

    她抿着唇瞪他。

    雷天昊黑眸觑着她倔强的模样问道:“纪大娘干的?”不待她回答,他眉头一蹙,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摊开掌心观看。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惹得康宁一阵惊呼。

    “啊?你做什么……”

    雷天昊看见她的掌心布着粗糙不堪的茧皮,有磨破的新伤痕,也有结了疤的旧伤口,原本细皮嫩肉的掌心被蹂躏得惨不忍睹,那股陌生的紧绷感又钻回他体内。

    她的掌心曾是如此娇嫩,他知道的,在那晚占有他时,她的小手曾经在他背上轻轻抚触过。

    他暗凝着怒气,拿来药膏替她抹上,他怒纪大娘更恼自己,明知娇弱的她没任何防卫能力,却刻意将她往虎口里推,这笔帐他会替她讨回来的!

    康宁偷睨他替自己上药凝神专注的模样,心里开始混乱了。

    难道她误会他了?他没叫纪大娘来虐待她?她望着他温柔的动作,脑里想着他方才在前厅谈笑的神情。

    他那时显得闲适轻松,正是她第一次碰到他时的洒脱模样,她多久没瞧见过了?自从成亲那天起,她所看到的几乎全是他冷漠无情的一面,可今天又被她瞧见了,那英挺而带着邪肆放荡的表情,总让女人为之怦然心动……

    惊觉自己的心正在背叛她,康宁陡地一惊,抬眸寻找他的脸,恰巧与他的视线对个正着。

    她的粉颊倏地绯红,仿佛心事被看光似地迅速挪开目光,低下头的那一刻,瞥见那对摄人心魂的黑眸浮现一抹调侃的笑意。

    “呃,我不碍事了……”

    她想退开身子,这才警觉自己在他床上,先前没察觉的尴尬立即如火燎原般窜上心口。

    “你今晚待在这里。”他的声音平静到令人不悦的地步。

    康宁皱起眉头,“不,我不要。”

    原本应该要为她拒绝的态度勃怒的雷天昊却大笑起来。

    “我说你这个人真不懂得及时行乐。”他黑眸闪着一丝兴味,“你的床有我的舒服吗?为什么坚持要回去?”

    他的话让她联想到先前他污蔑的辱语,整个人顿时武装起来。

    “我认为我的床比这儿舒服多了,我要回屋去。”

    “喔?”雷天昊拖长音,扬起一道性感浓眉,眸子里充满狐疑。“我竟然不知道在我的地方,有人的床比我的还舒服?你是在邀我去睡睡看吗?”

    “我……我才没有!”她又羞又窘,急得耳根子都红了。

    雷天昊如果有心要迷倒一个女人,对方是毫无招架能力的。

    他闪着魅惑的黑瞳逼近她的脸,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

    “那我叫人把你的床搬过来好了。”他作势要叫人。

    “啊!不不!”她急得摇头,根本没注意雷天昊话里的戏弄成分。

    “不要?那我已经没辙了,你的脚又不能走路。”他眉头一扬,俊魅十足地睇视她。“还是……你希望我抱着你回屋去?”

    康宁羞眸中含着水气,气喊道:“我没那个意思,你为什么老是要曲解我?你能不能让我自己走,不要再理我了!”

    她想离开他的床,雷天昊一把抓住她,脑中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能让她就这样走了。

    他大脑很单纯想留下她,却在心底大费周章地想了一堆理由。

    他看着眼前一心想逃离自己身边的女人,她的态度是什么时候转变的?她不是一直要求他承认她的身分?为何现在又要跟他撇清?

    他想从她身上查出所有疑团,在那之前,无疑得先撤除她的心防。

    她拗着要离开的态度也刚巧冲了他的脾气,她愈是与他画清界线,他愈是缠得紧。戏耍猎物本来就是混世太子打小养成的恶劣性格,她愈想走,他愈是要让她心甘情愿地留下来。

    这已足以解释他今晚的动机,在这同时,他也把忠诚与责任感拿出来当挡箭牌,为自己的行为提供更无懈可击的借口。

    其实,他下意识找这么多理由,真正想掩藏的,是心底那份不敢面对与碰触的真相。

    “外头下起雨了,你坚持要走也行。”他俯下身和她脸对脸,嘎声调笑道:“吻我一下就让你走。”

    他虽没说吻哪里,可是他这种吊儿郎当的放荡话,已足以让康宁惊慌失措,困窘万分。

    为何昨天他狂炽霸道得令人害怕,而今天却无赖邪肆到让人无从应对?他一下阴邪一下狂霸,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但她已无心探究了,他的一切均与她无关,她只求他能放了她,放过那颗曾经迷失在他身上却已经残破不堪的心。

    他……他又何苦来戏弄自己呢?康宁心底悲苦交加,硬是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不让它落下。

    “吻我这么难吗?”雷天昊皱皱眉,盯着她的脸看。“这种小事也值得你掉泪?”

    他的讪笑让她无助的眼泪潸然落下,她梗着声气道:“你……你不要再戏弄我……”

    楚楚可怜的绝美容颜,滴着让人心疼不舍的晶莹泪珠,雷天昊想都没想,直接凑上前吻掉那些不断滑落的泪珠。

    “呃……”

    康宁陡地一颤,他的唇如蝶翼般的轻触,却犹如触电般在她心湖掀起一阵狂澜。

    他温暖的唇片碰触到冰凉的面颊,带着细腻又心醉的动作,缓缓吻干她的泪水。

    “别……别这样……”她为何心跳得这么快?

    她偏过头去,拒绝让已经乏力的心脏负荷过重,知道自己满脸通红了,她不想让他再继续。

    可是她头这一偏,恰巧让雷天昊的唇吻上她敏感的耳朵。

    “啊……”

    她低呼一声,惊喘的气息在耳垂被含衔住时变成了娇呼。

    “不、不要……”

    他的舔吻让她体内陡窜出的酥麻快感沿着脊椎冲上胸口,她连忙伸出柔荑抵住他的放肆。

    “我……我不是妓女!我不要!”

    雷天昊微愣了下,抿嘴一笑,“我此刻没这么想。”他啄吻她粉嫩无瑕的耳后肌肤,炽热的唇慢慢移到了前方。

    “唔……”他含住了那张柔软红润的樱唇。“不准再咬我!”他轻啮红唇,含糊不清地警告道。

    她的唇柔软甜美,犹如最上等的醇酒,让人含在口中,醉在心底。

    感觉怀里的娇躯战栗着,雷天昊嘴角漾起一抹慵懒浅笑。

    “喜欢我的吻?嗯?”

    “不不……我不喜欢……”

    康宁没说完的反驳被霸气地吞噬进他口里,随着狂炽的舌卷,不仅淹没了她的声音,连带着敏锐的感官也迅速被挑起。

    他的唇舌带着魔力,狂吮着她的小舌,游走她嘴里每一寸空间,缠卷、舔逗、深探,令她忍不住微颤着。

    他竭尽所能地品尝她的甜美,在她几乎全身脱力而瘫软的前一刻,放开了她。

    “你这个小骗子,现在还敢说不喜欢吗?”

    他带笑的黑眸讪睨她,一双大手毫不客气地往她胸前摸去。

    康宁却在他轻率的调侃下,几欲掉泪,羞得无地自容。

    她明明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眼,明知道不该对他有感觉的,但是为何他的拥抱碰触又让她情不自禁?

    莫非她真的如他所讲的,是个淫乱无耻的女人?

    怕被他发现身体的变化,她对他的碰触不敢再表现出任何反应。

    可是雷天昊是个调情高手,床笫功夫更是高明,操纵嫩稚的她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他睇视她自我防卫的样子,咧嘴一笑,以手托起她胸前的柔软椒乳,捻弄乳首的同时,舌头开始以性爱的模式进出她小嘴中。

    “舒服吗?”他的手悄悄滑进她衣襟里,隔着肚兜抚摸那对耸圆雪峰,忽重忽轻地揉捏爱抚。

    “不……唔……不要这样……”她抗拒着。

    他看着她紧闭水眸,强忍着感觉的模样,故意对着她耳朵吹气,邪恶低嘎道:“感觉舒服就说出来……”说着,他突然捏住了一只蓓蕾,用指尖在上头轻点慢弹。

    “啊!”

    被点中敏感处的瞬间快感,让她不可遏抑地轻搐了下,她往旁一躲,雷天昊乘隙将她压倒在床上……

    他使坏低笑,对她的呼喊置之不理,愉快地享受她的反应。

    窒穴紧凑而持续的痉挛让他加快抽撤节奏,他眯着黑眸饱览在他手上如花绽放的美丽胴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