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在神域里,看着越来越小的人影,心里很复杂,可是谁也不会离开这里。

    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家族的重担,和家人的愿望……

    墨修宸却是看着这面前的两个家伙,眼神也有些复杂。

    这两只别看是背着自己的个孩子,可是眼神却是一直在盯着叶筱宛。

    “王妃这两个就是我们孩子的契约神兽!”这是墨修宸的介绍。

    叶筱宛在他的怀里点点头,然后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继续靠在墨修宸的不敢当里,有些懒洋洋的。

    “以前的时候他们和你比较熟……”墨修宸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说了,一想到这两只和媳妇那么亲近,又一起并肩战斗过,他的心里就特别的不好受。

    叶筱宛嗯了一声道:“嗯!就是因为熟,他们才会和我们的孩子们契约的吗?别说话了,我有点困了!”

    “你说的不错!”将女人往怀里用力的揽了揽,看着又均匀呼吸的人儿,墨修宸有些无奈。

    刚刚吃东西之前才睡醒的,现在竟然又睡了,难道是之前转移传承的时候受到了重创,回去之后有必要让叶筱宛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在玉无双和白穹的背上的两小只,感觉到了来自亲爹那浓浓的不满。

    “爹爹,我们欠你钱了吗?瞪我们干什么?”

    “就是!”

    别以为只是瞪了一眼,他们就没有看到,大家都是熟人,早就看的清清楚楚的了。

    墨修宸又撇了他们两人一眼道:“以后离你们娘亲远一点!”

    诶……

    什么情况啊这是,他们怎么听到了爹爹的酸味了。

    “这是我们的娘亲,为什么要离的远一点啊?!”

    “就是!”

    “我是你们的爹爹,就得听,或者你们想要以下犯上,那等你娘亲醒了我就和她说道说道,你们不尊重我!”

    “爹爹……”要不要这么无耻!

    以往的时候,因为他们两个只要去找娘亲,爹爹就会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那眼神就是嫌弃可是在娘亲看来,却是对他们的喜欢。

    每次只要他们被赶出去了,娘亲也会以为这是爹爹要锻炼他们。

    反正不管爹爹说什么,娘亲都是会相信的,要是真的这么说了,不用别人多说几个字,娘亲就会认为爹爹说的对……

    “怎么说?”

    “我们会离着娘亲远一点,那能每天,不每周,让我们和娘亲在一起一天吗?”

    “可以考虑一下!”

    考虑一下……

    “谢谢爹爹!”

    “嗯,这还差不多!”

    两小只趴在两只的背上凄哀哀,玉无双和白穹装作没有听到他们爷仨的话。

    只要一说,两小只就知道,那位当爹的让他们远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了啊,为了能够见到主人多一次,所以还是安静的走路吧。

    “无双大人,神兽峰就那么扔下了,真的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反正有小龙崽子他们在那里处理着,谁敢不听,就让小紫过来灭了他们!”

    “那家伙在圣域呢,比我们跑的还快!”

    “他会来的,谁让他现在是神兽峰的峰主,不管是在哪里,只要他想来,就可以撕裂空间过来处理完了再回去就行了!”

    “也是……”

    叶筱宛睡着了,没有听到。

    两小只却是听到了。

    他们就从和玉无双和白穹契约了之后,他们两只的聊天,两小只就能听的很清楚。

    只是他们从来不怎么说话,因为他们都是传音来聊天的。

    “原来小紫是神兽峰的峰主啊,紫然姨姨竟然都不告诉我们!”

    “是啊,要不我们回去之后也和那两个一起去神兽峰玩,然后顺便逮几只小兽给祖爷爷他们用,每次娘亲和爹爹出来都是太担心他们了,还有爷爷奶奶他们也得用到!”

    “不如我们回去就算算我们家里一共多少人,然后一人一只好了,反正跟着我们,以后也不怕不能让他们化形!”

    “不错的想法!”

    “小紫愿意带我们一起去吗?”

    “这不是有玉无双和白穹吗?”

    “对……”

    阿嚏!

    阿嚏!

    玉无双和白穹各打了一个喷嚏,两只都惊呆了。

    作为神兽的他们竟然能打喷嚏,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话竟然能够被他们的小主人给听到了,要说主人叶筱宛就已经是非常妖孽的了,这两小只更别提了。

    他们两个的神识交流也能听得到,而且还被两小只给算计了,到后来知道了原因的他们想想就特别的郁闷……

    圣域

    到处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一大早的各家各户的门前都挂满了鞭炮,为的就是迎接他们的圣主。

    在叶家的门前,各个家族的家主都来了,包括东海的各个首领也都来到了。

    修罗域和龙域就从被移到了神域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老爷子,您说圣主回来了,可是怎么还没有来到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啊,邪王是让人送了消息说是这几天过来的,谁让你们在这里等了好几天的?”

    叶老爷子说起这事就特别的不舒坦。

    明明是自己家里人要来,结果被这些人知道了,就非得要来迎接。

    你迎接也就罢了,还摆明了要接圣主。

    他也是这才知道,圣主竟然就是墨修宸!

    自己的孙女婿是圣主,老脸上有光,只是这么多人在一起等着,真是太吵了。

    “您说的就见外了不是,圣主好几年没有回来了,我们当然也是着急了!”

    “是吗?”

    “当然了,嘿嘿!”

    “哈哈,应该会很快就来到了!”

    话刚说完,在不远处,就听到了鞭炮声,然后整个圣域的鞭炮声都响了起来。

    “老爷子,他们来了,都回来了!”

    “太好了,出去迎迎去,走!”

    “走!”

    一大伙的人都来到了门口,从门口往外,已经铺满了红毯,一直延伸到城门处。

    墨修宸和叶筱宛一家人从城门处进来,就看到在两旁的人,都是笑着他们摆着手。

    叶筱宛在妖兽车上问:“怎么这么多人啊?”

    墨修宸道:“神使在这里的时候,可是将大家给逼的不轻,当时有好几个族地的人都被神使的人给抽了魂,噬了骨,现在我们将神使给灭了,他们当然高兴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了,我们家里没事吧?”

    “没事,当时神使想要威胁的是我们,后来……他们死了也就更没事了!放心吧!”

    “哦!”

    妖兽车一直来到了叶家,老爷子和魔幽夫妇都站在门前。

    远远的就看到了墨修宸他们所乘着的妖兽车。

    叶筱宛他们也都从妖兽车上跳了下来。

    “爷爷!”叶筱宛从车上一下来,就跑到了叶老爷子的面前。

    老爷子的头发都已经是花白的了,在看到叶筱宛的时候,激动的整个人都颤抖了。

    本来还以为这一生也不会再看到了,现在却又站在他的面前。

    老爷子道:“哎!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好啊!”

    “爹娘!”叶筱宛向着一旁的魔幽夫妇道。

    “好!”他们夫妇回来的比较早一些,邪王府就在一旁,没事的时候他们就会过来陪着叶老爷子说说话。

    今天听说他们要回来,也就一起过来等着了。

    “爷爷,您还是这么健壮!”虽然已经是满头白发,可是却仍然是心里那个最爱的爷爷。

    老爷子点点头:“你还是我最疼爱的孙女!”

    “爷爷最疼我了!”

    “那是!”老爷子高兴,整张脸上都布满了开心。

    这么久以来一直在担心受怕的,现在终于是没有事情了。

    在老爷子的身后,叶紫然走了出来。

    在她的身旁还跟着两个已经长大了的孩子。

    “姨姨!”

    “哎!这两个小家伙都长大了啊,紫然,还好吗?”

    “好,你们辛苦了,回家去吧!”叶紫然往后看了一眼,脸上有些失望。

    她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

    在梦里还想着今天能够见得到的,可是现在妖兽车上的人都已经下来了,唯独就没有她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为了不让家里人失望,叶紫然淡淡的笑着,让人看不出来什么。

    叶筱宛松开老爷子的胳膊,走了过来,拉着她往车上走。

    “宛儿,去哪里啊,我们该回家了,爷爷可是让人安排了很多好吃的等着你们回来聚餐呢!”叶紫然有些不解的问。

    可是人却是随着她继续走着。

    一直来到了门口的车上,一掀开兽车的门帘。

    “这……他不是已经……死了吗?”神域的事情是没有传出来,可是叶家的人已经知道了一些。

    更何况在此之前,他们也一直都是保持着联系的。

    当得知铁小亦和苏洛竟然就是神使的时候,叶紫然的心是冰冷的。

    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经知道了,就因为是这样,所以她从来不曾出过叶府的大门,为的就是要替铁小亦多做一些事情,从而能够替他多为家里出一份力。

    没有看到他的出现,叶紫然的心是死了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车上铁小亦却是正在躺在那里。

    她看向了叶筱宛:“这是?”

    叶筱宛很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等他将那半个的邪魂吞噬之后,就会清醒过来,可能不会再和以前一样厉害,不过和一个普通人一样的活着,还是可以的!”

    “宛儿,谢谢你,谢谢你!我以后也不出叶府了,仍然为叶家做事,以此来偿还他欠下的债!”叶紫然哭了。

    她就从知道了铁小亦的事情之后,就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忍着,在做着事情。

    可是现在,当知道一个确定会死了的人,竟然还能活着的时候,叶紫然再也忍受不了了。

    “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不如一个人活着重要,哪怕这个人是十恶不赦的人,可是他始终是自己最爱的人,是孩子的父亲。谢谢,谢谢!”

    “傻丫头,谢什么啊?这还是他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们才会一起回来的,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以后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两个孩子可是需要娘亲和爹爹来疼爱的,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

    “来人,将姑爷抬进去,小心着点,伤的不轻!”墨修宸走了过来,大声的吩咐道。

    “是!”青管家带着人一起将铁小亦抬下了车。

    在往里走的时候,路过叶紫然的时候,铁小亦的手一下子就拉住了她的。

    “小亦,欢迎回家!”叶紫然的泪珠一个个的滴落了下来。

    铁小亦艰难的说:“我……以后再也不走了,就在家里陪着你,可好?”

    “好好好好!”叶紫然连连点头,随着抬着的人一起走了进去。

    叶老爷子看到这一幕,转过头来,轻轻的沾了一下眼睛。

    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孙女做起事情来,想的都是非常周到的。

    墨修宸握着叶筱宛的手走过来道:“爷爷,现在放心了吧,宛儿可是都饿了!”

    “放心,放心,太放心了!走,今天家里设了大宴,就是等你们回来的呢!”

    “那太好了!”墨修宸轻笑着道。

    叶老爷子又继续道:“亲家啊,里面请啊,孩子们都回来了,我们可以放心的吃喝了!”

    在一旁的魔幽夫妇也连忙道:“好,里面请!”

    “各位,里面请,今天邪王府和叶家做东,咱们不醉不归!”

    “好!”

    “请!”

    热热闹闹的人群涌进了邪王府和叶家的门里,圣域的大门已经关上了,在这里的人都是开心的,笑着的,放心的。

    圣主回来了,圣母回来了,圣域永远不会有人再来找麻烦。

    谁让他们的圣主和圣母可是神域的神使呢?!

    一直到很久以后,众人才知道,这传承只所以会被神使得知,一切的阴谋推手都是前神使想要将这一切都纳入自己的手下。

    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切却是因为叶家曾经的变故,而有了转机,前神使也因此而被大魔王灭了。

    人的贪念就是这样的一点也不会少的,当知道了传承的好处之后,那些想要将事情闹大的人,就继续作恶了。

    他们当时是没有想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神使终将会被重新洗牌。

    只是这样的时候,曾经的神使是看不到了,更没有想到自己多年以来努力的结果,现在却是被东方伟给轻易的得到了。

    “东方伟现在是真正的神使,我们两个就是帮衬着!”

    “那就好,以前啊我还认为神域是很厉害的,现在我们也可以经常去看看了!”

    “可不是吗?这两个小家伙可是得到了他们娘亲的真传了!”

    “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以后少主要是前往神域的时候,可是一定要带着我们啊!”

    “必须的!”两小只一拍自己的胸脯马上就应下了。

    反正来的时候,爹爹和娘亲就说过了,会将圣域的人带一部分前往神域的,在那里修炼可是比在这里要强的多了。

    早点答应下来,以后想要抽人的时候也方便不少。

    人小鬼大,说的就是他们两个了。

    “哈哈!好,少主啊,我们可是记下来了,要是不带的话,那我们可是来找老爷子哭诉的!”

    “那我不管,谁敢来烦我祖爷爷,那我就不带了!”

    “不敢不敢!老爷子啊,您可是要为我们做主啊!”

    “我听两个小家伙的!”

    “得嘞!我们这还是听少主的吧,哈哈!”

    “哈哈!”

    玉无双和白穹站在两小只的身后,看着这一家人高兴的说着,笑着,脸上也带上了轻松的笑意。

    神兽峰的事情都交给了小紫,他们也可以和凡人一起过一阵子这些普通的生活,虽然也用不了多久了。

    因为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踏入神兽的行列,到时候他们就必须要前往神兽峰了,再想要过这样的日子,是不可能的了。

    还别说,这些普通人的生活,让他们竟然有些不舍。

    叶筱宛看着家里人都在高兴的笑着,说着,闹着,她整个人显的特别的安详。

    墨修宸刚刚往她的碗里给夹了一块灵兽肉,叶筱宛一看,脑袋一歪:“呕!拿走!”

    “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吃这种做法的吗?”墨修宸连忙端过来一杯茶水。

    “现在不喜欢!呕!拿走啊你!”叶筱宛闭起眼睛,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这,拿走了,宛儿,你没事吧?”

    “这孩子真是,都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宛儿怀孕了,你还给她吃那么腻的,赶紧抱着宛儿去休息一会,我让人煮了清淡的灵菜,一会给你们送过去!”

    “啊!什么时候的事啊,真的……怀孕了,我又可以当爹了!”

    “说什么呢,也不怕别人笑话你!”

    “有什么可笑的,本尊当爹了,哈哈太好了,宛儿,我抱你去休息!”

    “不用,我走过去就行!”

    “那可不行,走着的话会累着的,爷爷,爹娘我带宛儿去休息,你们两个照顾好知道吗?”

    “知道了爹!各位我爹娘有事情要去办,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要是照顾不好我可不管!”

    “这孩子!”

    “哈哈!”

    “恭喜!”

    “恭喜!”

    叶家的大门里,传来一阵阵的道喜声。

    叶筱宛在墨修宸的怀里,脸上露出了微笑,重活一世,她得到了很多。

    家人,爱人,亲人,为了守护这些,她付出了很多,得到的更多!

    她活的,值!

    叶家和邪王府里,从门外远远的都能听到笑声,欢乐声,一直传出去很远很远……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