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天后。

组装室内,暗面巍然立定,身形不动如山。

此刻,其体表遍布幽秘纹络,似无数滔滔绵绵的长河大江,源头却都来自同一处,——暗面的下颌。那下颌部位之处,无数纹络交汇,凝为一片鳞片之形,似龙之逆鳞。

而整架暗面,却仿佛隐匿于幽暗中的刺杀者,周围暗影缭绕,温度竟也接近零点,鬼气森森。

“成了!”端详许久,赵潜打个响指,意味深长道,“就是不知道,你的‘食量’有多大?”

那枚逆鳞的位置,实则也是有讲究的。

暗面的下颌,就是其“雕心”能力的源头,是一套特殊的“消化器官”。

赵潜将“逆鳞”置于此处,是让条条纹络汲取的能量都归于此,如同万川归海,被暗面所汲取,收为己用。

“咦?这个是……”他正观察着,表情微变。

喀!喀!喀!

碎响声不绝,暗面的体表渐渐暗淡,更浮现无数金属褶皱,如同泡水过久的皮肤。很快地,其体表皮肤出现裂痕,接着,皮肤一块块地落下,跌落化为粉碎。

瞧这情形,像是在——蜕皮!

“蜕皮么?”苏韵寒神色错愕,满脸惊异。

“应当是觉醒!”赵潜则有所明悟,眼中一抹精芒掠过,“这架暗面,是准备踏足羽林之阶了!”

“羽林?”苏韵寒闻言,陡然瞪大双眼。

两人说话间,碎皮一块块凋落,陆续落于地面,激起清脆声响,烟尘四起。

但旧皮脱落后,露出的新皮肤同样黯淡无光,也是褶皱层层,像是垂暮的老人的松弛皮肤,没有半点光泽。

因为,蜕皮并未停止!

很快地,旧皮蜕尽,而新皮出现裂纹,再次碎裂脱落,露出下一层皮肤。

暗面纹丝不动,却是一次次地蜕皮,如同重重轮回!

“嗯?这是准备蜕皮多少次?”苏韵寒细心观察,疑惑道,“真灵逆鳞是植根于表皮的,连续几次蜕皮,不会全都脱落殆尽了吧!”

“不会。”赵潜却摇了摇头,神情笃定。

整整七次蜕皮!

七次蜕皮后,暗面已是脱胎换骨,机体如同美玉,周身流溢着清幽韵味,超凡脱俗,美不胜收。

它的外形倒变化不大,似乎又幽邃了几分,如同暗夜星空,无尽深沉。也果如赵潜所料,暗面体表的迷离纹络并未蜕落,反倒渗入其机体内部,如同琥珀内的叶片,线条凝固,神韵通玄。

“真美……”苏韵寒轻声感慨,神情古怪道,“每次蜕变,它就像是毛虫化蝶,都更美了几分!”

“等等,我看看机甲资料!”

赵潜定了定神,操控着机械臂移来,将数据线插入暗面胸口。

嗡~

立方体上,无数资料汹涌而出!

“哦?”赵潜眉头一挑,有吹个口哨的冲动。

暗面仅是羽林一星,但其种种性能,却足以比拟普通的羽林四星机甲!包括速度、力量、耐力、灵活性等基础数据,其种种参数都相当惊人,完全逾越常理!

“看看机甲专长。”他连连点头,视线下移后,却是微微一怔,“嗯?不器和雕心都没了?”

却见,暗面的机甲专长中,“跳奏”、“枯萎”并无变化,而“不器”和“雕心”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全新的机甲专长,——“暴食”和“原始本能”。

暴食:永无止境的饥饿,将成为你登天的阶梯,欲壑不可填,极限亦不可知。

“这个,算什么注解?”赵潜微微一愣。

一般而言,机甲专长的注解,都是对其能力进行简要诠释。而眼前这注解,却好似故作高深的哲言,完全不知所云。

“另一个呢?”赵潜道。

“原始本能”却更是古怪,并无文字注释,而是旁边有一道图标,像是温度计,又像是某种经验条。目前为止,“经验条”中仅有薄薄一层,怕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这经验条是什么?难不成,当经验条冲满,暗面就能成长为霸王机甲?”赵潜扶着下巴,心中思量。

苏韵寒也在旁看着,也是一脸茫然:“赵潜,这两个,算是什么能力?”

“我也不清楚……”赵潜摇摇头,“来几场战斗,或许能窥探cu8一二。”

“好!”苏韵寒眼睛一亮。

……

演武室。

笼门开启,一头形似形似猿猴,白头红脚的巨兽跃出,一个后翻身后,已蹲坐于笼子之上,居高临下俯视着暗面。

——朱厌。

暗面仰视着对方,右掌稍稍上抬,掌心朝上,遥遥地勾了勾手指。

“嗯?怎么回事?”

作为操纵者的赵潜,却是满脸疑惑之色。

他突然发现,蜕变后的暗面,其“消化器官”大幅扩张,完全侵占了引擎的空间,而本来的机甲引擎已然消失无踪!

“没有引擎?能量从哪里来的?”他眼神闪烁,自言自语道,“真灵逆鳞固然能吸收周围能量,但要维持一架羽林机甲的消耗,应当还远远不够才对……”

嗖!

思索间,朱厌一跃而下,五指呈拳撼击虚空,暴鸣之音回荡于小室,所有窗户都在抖颤作响!

暗面身形后仰,又是一记铁马桥,接着侧身闪躲,避开朱厌的连击。

同样地,其身形闪烁,断断续续地隐现,变幻无常。

但是,从头到尾,暗面也并未展现其他新的能力,直至战斗结束。

……

咚!

五分钟后,朱厌重重倒地,死亡当场。

“怎么回事?一点变化也没有……”赵潜却并不高兴,满脸不解。

不过,还是按照规矩,点击了“进食”选项。

惊变陡生!

须臾间,暗面形态流转变化,如同被刺破的气球,整具巨大身躯干瘪下来,竟化为一张巨大的黑色皮膜!

嗖!

那张皮膜腾跃而起,完全覆盖在朱厌身上,好似一座黑色小山。

很快,一种古怪声音响起,像是某种“吮吸”,却透着森森诡异,令人心悸。

“发生了什么?”苏韵寒惊骇道。

吮吸声回荡,“小山”渐渐塌陷,前后不到一分钟,皮膜下的朱厌已消失无踪。紧接着,那张黑色皮膜重新鼓胀,又化为暗面之形,屹立如山。

暗面缓缓起身,原本朱厌的位置上,竟没有半点痕迹,连一丝血迹都看不到。

这才是真正的——“吃干抹净”!

“这就是暴食?”赵潜眼神一凛,忽然有所感悟。

显然,这是一种更深层次的“吞噬”能力,比“雕心”还可怕得多!它吞噬巨兽,一方面剥夺其基因片段,提取能力化入自身;而另一方,巨兽尸身也将成为其能量来源,当然也就无需引擎了。

“怎么感觉,越来越像械兽了?”赵潜摩挲下巴,苦笑着道,“而且,种种特征,和传说中的饕餮都有几分近似!还有,原始本能又是……”

他观看面板,“经验条”似乎多了一丝,但增加的实在太少,若非大衍械手确认,赵潜几乎要认为是自己的错觉了。

嗡~~

风啸之音回荡,破空而至。

暗面的身后,一道身影快速袭来,出手雷厉风行,拳出快逾电火!

——武曲。

这段时间的温养后,武曲的伤势也渐渐恢复,苏韵寒眼见暗面的种种神异,见猎心喜之下,也兴了较量的心思。

她也清楚,正面战斗武曲绝非对手,因此,干脆来个突袭!

“偷袭么?对付新手或许有用……”赵潜浅笑一声,手上连连敲击,冷静应对。

但接着,他的表情微变。

暗面施以还击,但招式却和他的操作略有出入,似乎“自由发挥”了一下,其动作诡谲,而指尖上有缕缕红芒亮起。

暗面的手肘竟是反关节地扭转,五指呈爪拉开五道竖状赤痕,五道赤痕似长河飞泻,直直劈落而下!

撕拉~~

下一刹,武曲动作一僵,一条胳膊腾空而起,竟被这一招给生生斩断!

“嗯?这不是‘赤断’么?”苏韵寒表情一动,惊声道。

赤断,却是朱厌的械兽技,其指尖有高温凝形,出手狂野凶狠,一击撕裂对手。而暗面这一击“赤断”,却似乎又青出于蓝的效果,更为狠辣果断,形格势禁。

“这就是——原始本能?”赵潜微微点头,面露恍然。

显然,在暗面吞噬械兽后,其所获得的能力,就“储存”于这个机甲专长中,类似于被动技能,无需主动施展,会时不时地“本能觉醒”,强化攻防动作。

“若经验槽满了,又会发生什么?”赵潜狐疑,喃喃道,“难度真和我想的一样,会踏足霸王之境?”

赵潜正思索着,却又有惊变生出!

一刹那,暗面身形干瘪,像化为了一道虚无的影子,将那条尚未落地的胳膊裹卷,冲向一边。

吮吸之声不断,当它再次凝形,那条胳膊已消失无踪。

这一幕,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连赵潜也来不及阻止。

两人都惊呆了,久久无言。

“你这架暗面,连机甲也吃?”良久,苏韵寒打破这沉闷,“刚才是你操纵的?”

“不是我!”赵潜苦笑着摇头,“这似乎是它的本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