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亲王,你今天对我说的话,不出三日一定会后悔。」

    霁华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后悔了,而且不用等三日,连三个时辰都不到,他就「万分」后悔了。

    先是在马车上撇下饱受欲望折磨的他,接着又趁他冲冷水澡疗伤止痛时悄悄溜出王府离家出走,她居然能避开王府里几十双眼睛溜出去,也实在无法不令他拍手赞叹不已。

    就在他几乎怒翻整座王府时,公主府来了个小女婢,告诉他豫王福晋人在公主府的消息,他便又片刻未停地火速赶往公主府。

    想不到,一到公主府没见到妻子的面,居然还听说霁媛也跟着不见的消息。

    「九爷,我真是被你害惨了!」艾刹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问里,一见到他,就送上这句话。

    「什么意思?」谁害惨谁呀,要不是他私下偷偷跟苏含羞咬耳朵,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惨况。

    「本来可以好端端的没事,偏偏你大吃飞醋,把含羞气得跑来这里向霁媛告状,然后连带扯出我和皇上隐瞒含羞身分的这件事,结果被霁媛大骂我心里有鬼,然后两个人就气冲冲地手牵手进皇宫去找皇后娘娘了,我看哪,这回恐怕连皇上也有事了。」艾刹托着下巴无奈地笑叹。

    「你敢说我大吃飞醋,那么之前在贞顺门内,你和含羞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霁华焦躁地质疑他。

    「没干什么,她在御花园迷路,我们不期而遇,就先寒暄个几句,然后我为了五年前的事向她赔罪,接着就听她表白对你的感情,后来感觉聊得挺愉快,她没有哥哥,我没有妹妹,就决定结拜兄妹喽。」艾刹摊了摊手。「九爷你呀,不分青红皂白就误会含羞,难怪地气得直说不原谅你,你完蛋了。」

    霁华抚着额头怔呆了好半晌,他真的完蛋了,不知道含羞的气何时才消,更不知道她会让他后悔到什么程度?

    「她向你表白对我的感情?」他微眯双眼,看着艾刹。「她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说呢?」

    「谈话有时候是循序渐进的,谈到了什么,才可能有感而抒发出来。」艾刹耸肩淡笑。「当时是我先向她赔罪,说我耽误了她这么多年,她便回答我,她现在不会再怨恨什么了,因为五年的时间,让她等到了属于她的男人。」

    霁华的心紧紧一缩,刻意淡然的面容底下,掀起了一阵疾风暴雨。

    含羞向他解释过,她的娇羞,她的甜笑,都是为了他——他竟然还不相信。

    「这下糟了!」他懊恼地低喊。

    「走吧,趁宫门尚未下钥,一起进宫赔罪吧。」

    ☆☆☆

    此时的坤宁宫灯火通明,里面传出连成一气的埋怨怒骂声。

    「真不敢相信九弟发起脾气来居然会如此口不择言?」嫱皇后斜倚在炕上,一边哄贝雅睡觉,一边很讶异地说。

    「九哥从小就很能忍耐的呀,他总是很聪明地化解不必要的纷争,从来都没见过有人能激怒他。」霁媛还是不敢相信她涵养一流的九哥,会说出「捉奸在床」这种话来。

    「我听皇上说过,九弟要不是因为有颗朱砂痣,说不定也会莫名夭折呢!」嫱皇后无意间说起宫廷内黑暗的一面。

    「夭折?」苏含羞微微-惊。

    「这在嫔妃众多的后宫是司空见惯的。」霁媛淡淡地说。「我的几个哥哥年幼夭折,都是莫名其妙染上天花而死,据说都是宫里有人暗中将曾经给染过天花孩童所穿过的百衲衣,带进宫来过给小阿哥,九哥因为胎里带来的朱砂痣而逃过一劫,否则以九哥的才干,说不定也会变成大阿哥谋害的对象。」

    霁媛轻描淡写地叙述这些黑暗的内幕,苏含羞听得心惊胆战,虽然霁华因朱砂痣而逃过死劫,但却又因朱砂痣而遭兄弟耻笑嘲弄,一股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今生今世,她会用全部的柔情,来对待曾经历过无数创痛的夫君。

    「我从没看过九哥发脾气,真不知道他发起脾气来是什么模样?」霁媛好奇地微偏着头。

    「像牛一样,气得好想拿鞭子怞他。」苏含羞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可见九哥真的很在乎你耶,九嫂,他在每个人面前都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唯独你能看到他理智尽失的模样,其实,你应该心里很开心的,对不对?」霁媛伸出食指暧昧地推了推她的肩。

    「开心是很开心啦,不过他醋劲太大,莫名其妙就乱发脾气,要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她顽皮地噘了噘嘴。

    天知道她给霁华的「教训」才刚开头,就整掉他快半条命了。

    「哇,好羡慕喔,我都不太可能有这个机会可以『教训教训』艾刹。」霁媛惋惜地叹口气。

    「艾刹好好的,你干么没事想教训人家?」嫱皇后大惑不解。

    「这是一种感觉、一种气氛呀,如果能让一个大男人蹲在你的腿边可怜兮兮地求饶,一定有趣极了。」霁媛拍手大笑。

    「你不是最讨厌女尊男卑,不准艾刹把你当成高高在上的公主吗?怎么现在变了性了?」嫱皇后笑骂着。

    「那是君臣的感觉,和夫妻之间的感觉不一样。」霁媛说。

    「是吗?」嫱皇后依然不解。

    「对呀,今天终于有个机会可以小小教训一下艾刹了,看他紧张的样子,突然觉得生活好刺激唷!」霁媛露出恶作剧的得意表情。

    「艾刹就快变成我的哥哥了,这么做好象有点对不起他。」苏含羞开始偏、心起来。

    「那他和皇兄联合起来瞒我们,我们也该表达一下不满呀,是不是?皇嫂!」

    霁媛转头问嫱皇后,嫱皇后一脸困惑的表情,其实她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以不满的。

    「陪我们一起玩玩嘛,皇嫂,你难道不想看看皇兄像只温驯小猫,窝在你怀里撒娇乞怜是什么模样吗?」霁媛拚命怂恿。

    唔,这个提议很吸引人,她的确还满想看看皇上像只乖猫时是什么样子?

    「我看还是不要好了,万一把皇上惹火,他可是会变成一只大老虎的。」嫱皇后选择放弃,毕竟身分是皇上和皇后,至尊无上的皇帝面子她还是得替他维护一下。

    「哎唷,嫂子真是扫兴。」霁媛挫败地哀叹。

    「说真的,今天我看到霁华向我撒娇赔罪的样子,还真可爱得像猫呢!」苏含羞回想起在马车上,霁华那求之不可得的痛苦样子,可爱得好想咬他一口。

    「真的吗?」嫱皇后明眸一阵发亮,被苏含羞诱惑得蠢蠢欲动。

    「那——」霁媛兴奋又开心地低语。「要不要来玩呢?」

    「好哇,怎么玩?」嫱皇后和苏含羞情不自禁地附和。

    「首先,九嫂那招挺管用的。」

    「哪一招?」嫱皇后睁大眼睛看苏含羞。

    「就是……别让他们上床。」苏含羞噗哧一笑。

    「哇——」

    坤宁宫内传出一阵笑闹惊呼声。

    坤宁宫外呆站着玄武帝、艾刹和霁华,三个人面面相觑,不敢置信他们的妻子正联手起来整他们。

    「当乖猫就当乖猫呗!」

    三个男人慨然长叹,抱着当乖猫的决定,推门进去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