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也不会有什么事的,毕竟有南宫叔叔跟着我嘛,能出什么事情?你说对不对,南宫叔叔?”

    为首的年轻男子,好脾气地冲着招呼着自己进屋的老板娘笑笑,摆了摆手:“苏菲老板娘,就别说出来我名字了,你也不希望看到你的店里突然变热闹起来,然后士兵们把你所有的客人都清走清空罢……就这样吧,一路上到现在也没有人发现,我们还是进屋说。嗯。进屋说。”

    “好的,都听您的……您请这边来,二楼,二楼包厢。”

    貌美的老板娘招着手,和匆忙从房间里赶出来、瘸了一条腿,但是看上去十分精干的年轻男子,以及另一名看上去比较严肃、只是在走近看到两人面庞时,仍然露出了惊讶表情的另一名三十多岁男子,一起将两人迎了上楼。

    “阿贝尔,以及陈子阳——您两位上一次从这里出发去天凡帝国的时候,应该见过他俩。自从柳姑娘和王二走了以后,这里就只剩我们三个人大殿了,当然也有雇来的不少人帮忙……”

    “嗯。都认得,认得。”

    为首的年轻人点着头,笑着和两人打了招呼;腿脚不方便的陈子阳继续在一楼看店不提,苏菲和阿贝尔,一起将一老一少迎上了楼。

    “见过大皇子殿下,南宫康阁下。大皇子这一行可还顺利?在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劫匪之类的罢?我听说,半年多之前那一次、陆公子和艾伦公子等人一起,已经将沿途的、和地方势力勾结的匪帮一扫而空了,应该没有出什么事情?”

    “嗯,是的。沿途现在很平静,从天凡帝国过来的人,和去天凡帝国方向的人一样多,我还专门和出入境关卡处负责的士兵们聊了几句,听他们说,好像自从清干净了那伙垄断的匪徒以后,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来往人流量相比往常,都多了好几倍,无论过去还是过来都是——苏菲姑娘这么聪明,而且消息源这么灵通肯定一听就能理解,为什么来往的人最近都变多了这么多?”

    年轻人摘掉了头顶上的帽子,不是别人,正是流云帝国的大皇子,李承颐。他也不推辞,跟着苏菲的指引坐在了一桌上的主位,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苏菲点点头:“关于天凡帝国的消息,我确实一直在听着。据说前些日子,西方大陆各国联合起来,大军压境,所以我想,从天凡帝国那边跑过来的人,大多数都是想要趁着西方大陆还没有动兵发动战争,东方流云帝国这边也还没有封闭进出边境时候,赶紧逃来这边避难的。”

    既然流云帝国未来的皇帝陛下发话了,苏菲自然是不得不回答,想了想,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至于从流云帝国这边去天凡帝国的,那更好理解了。西方大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进军,这场仗不一定能打起来,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天凡帝国刚刚和北方氏族建交,更是将北方氏族的公主嫁到了天凡帝国,可以想得到,以陆霖那么会做生意的家伙,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打通和北方氏族的商路,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赚金币好时机!知道了这个消息的商人们,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往天凡帝国,尽全力从陆公子手上抢食吃;就算抢不上太多,也要努力从陆霖那里拿到第一手的、相对价格最便宜的北方特供货物——太子殿下,为什么你的面色不太好?”

    苏菲敏锐地发现了,当提到“嫁了公主”的语句时,李承颐的面色显然稍微地变了变,眉头跳了跳,由于了一下,还是说完了以后,讲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我在想,要不要给你们说……”

    李承颐右手手指尖无意识地在桌面上敲击着,一下又一下,发出轻微的“嘚嘚”声。坐在李承颐身旁的南宫康望了李承颐一眼,没有说话。

    “大皇子殿下是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么?还是涉及了机密——”

    “……哦,不,不是的,确实没什么机密。反正大概,过一两天,消息也就传过来了。在此之前,我希望你们有些心理准备。”

    看上去有些走神的太子,突然反应了过来,稍微坐直了一些。

    听到“心理准备”四个字的苏菲,身体下意识地晃了晃。

    ……

    “我突然有些厌烦了。”

    天凡帝国,龙落城,皇城大殿。

    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前面的一整队又哭又闹的白衣人走进大殿的,穿着普通侍仆服装的爱德华,站在努力将自己的脸掩盖在头盔下、半低着头,只用目光余光望着大殿正中央情况的严羽阳身边,突然低声说道。

    “爱德华……你想要,干什么?难道我们按照计划,不是先支持二皇子登基——”

    听到爱德华如同随意聊天般语气声音的严羽阳,顿时身躯一颤,手中的刀都差点没有握紧。

    “你看到那边角落里么?就不到三十米,那边角落,对,最远处——陆霖就在那里。他一定没想到,我和你,这个时候也在大殿里面,我在想、如果现在突然拉着你跳到他面前,大喊一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他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爱德华,你,你该不会真的想这么做吧?你——”

    “当然不会。我又不傻。他身边那个灰头发的小女孩,对,就抱着兔子布偶的那个,可厉害了,一个人能打我们好多人,我可不会这么傻去直接送死。”

    爱德华望了一眼咬紧牙关,从队伍中走出来、迎着二皇子方向走去的,另外的两个王爷,齐王爷李佑和越王爷李桢,突然叹了口气:“我厌烦的,是看着他在前面耀武扬威,一直以为全部都在他掌控之中的模样。”

    严羽阳清楚地听到,自己说话声音都在颤抖:“那,那您打算怎么做——”

    “再稍微看一小会儿。看烦了就动手。你和站在那边的,你哥哥严羽宁,此时应该等不及去杀陆霖了吧?我们总要等个好时机,想个好办法,让陆霖不得不死在这里才行,不然集结他身边的那个灰发小姑娘,以及大皇子的武力,说不定还真能从咱们这几千人手里逃出去呢。”

    “这……”

    严羽阳望了一眼,就站在大皇子身后、同样半低着头,尽量不露出面颊,但是已经时不时地向着这边望来的一个士兵,微不可闻地使了个眼色,身躯一动不动地,轻轻张着嘴唇。

    就像是听出来了严羽阳的心声,爱德华笑了笑:“我知道你的顾虑。本来此时杀陆霖,并不在计划上,因为他身边武力高强的人有很多,即便杀掉了陆霖,我们这边也一定会蒙受巨大损失——不过我稍微改了改主意。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嘛,之前刚才在仓库里,不都和你说过了么?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计划嘛。”

    什么叫最好的计划……分明就是你的临时起意!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不定,身边这个总是有各种各样鬼点子的家伙,还真的能杀掉陆霖呢……

    无论如何,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既然选择跟着这个家伙干,那么现在接下来要面对的,也就是自己已经做好的选择了吧……

    “你说,他这样耀武扬威了将近一个小时,他自己不会感到烦么?还是真的很有趣?”

    就在爱德华再次轻声自言自语的时候,前面的情况又有了变化。只见二皇子李辰轩,一把将一直支持着大皇子的越王爷李桢推开,说了两句什么,严羽阳没有听清;李桢的侧脸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但望了一眼地上的尸首以及周围站着的、数千名钢刀出鞘的士兵,最后还是退了回去。而站在身着白西装的,二皇子身后的齐王爷李佑,笑嘻嘻地点了点头,刚刚走到二皇子身边、正要开口时,却被二皇子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擎出来的细剑剑尖,逼着也向后退去。

    “李佑叔叔,你当我不清楚你的心思?你一直想要支持我当皇帝,就是想着我在天凡帝国的官员当中没有什么根基,想要等我上位以后,过几天再振臂一呼、随便给我找点缺点把我赶下去,自己坐那个位置!?你死心吧。看在你帮了我这么久的份儿上,李佑叔叔,我最后劝你一句。带着李治东,走吧。别回来。别回天凡帝国。有多远走多远。”

    “李辰轩!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我——”

    “还是说,你根本听不懂我的话?”

    似是已经完全放开,丝毫不加掩饰地,二皇子手中的剑尖又向前逼近了一分:“我还是念在你自小把我带大、一直支持着我的情况下,才下此重要决定,让你带着极有可能是重大嫌犯的李治东一起走。你难道,真的,不想领我的情?”

    “我——你——你这个——”

    “看来,叔叔,你一定是老糊涂了,才做出这种事情。原来你才是,这次谋害我父皇的,真正幕后主使啊。”

    淡淡的叹息声,从扭曲的面庞下传出,显得一点儿都不协调。

    一道细微的血线,从齐王爷李佑的脖颈,慢慢地显现了出来。

    “你、你这个……你……”

    齐王爷李佑向后退了一步,单手捂着脖颈,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地,望着前方二皇子李辰轩,右手细剑剑尖上的血珠,左手伸了出来,变成了爪状,使劲地向前抓去。

    然后,扑了个空。

    不算高大的身躯,随着这一扑,向前重重倒下。

    倒在地上的血泊当中。

    “父亲!!——”

    李治东一声怒吼,挣脱了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要制着他的侍卫,拼命冲向了大殿正中央,伏在地上,抱起血泊中的身躯;只见一连串血泡,从齐王爷李佑的口中喷出,李佑身体抽搐着,眼睛却一直钉在二皇子李辰轩的脸上。

    “刚才他稍微躲了一下,只是划开了血管,及时抢救或许还有救……我自然不会做出来当众杀害自己亲叔叔的举动,在没有找到证据、或者是他不肯主动离开天凡帝国之前。李治东,听清楚了么?带着他赶快走!没有下一次了!否则,你一定要我把你们的证据全部都罗列出来么?”

    “我……”

    李治东望了一眼,单手持剑、扭曲的脸上逐渐露出笑容的二皇子李辰轩,使劲咬咬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胡乱地将瓶子中的药膏抹在齐王爷依旧不停冒血的脖子上后,一把将身体抱了起来,向着大殿外面跑去。

    “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他俩的。说明这个二皇子,还是想要好好当他的皇帝,好好坐稳那张位置的嘛……杀其他人可以,如果真要到当众杀皇亲国戚的地步,那么也就太明显,口碑太差了。不过可惜了,可惜——”

    严羽阳望着抱着齐王爷、一路跑出去的李治东,抿了抿嘴,还是问了出来:“要不要我们把他拦下,然后……”

    “废话,当然要拦啊。怎么可能让他活着跑出这个皇城……不过你先别急。稍微等我一下。”

    爱德华摇摇头,严羽阳的眼角余光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如同阳光般灿烂。

    在这大殿内尸首满地、大殿外阴雨连绵的时候,他的笑容,就如同太阳一般。

    “现在,应该再没有人想要质疑我说的话了……等等,我亲爱的哥哥,看上去你似乎有些意见?”

    一把甩干净剑尖上血珠的二皇子李辰轩,突然扭头,望向了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如同小山般的身躯。

    “……从今天起,你不是我弟弟。我,不认,你这个,弟弟。”

    低沉的吼声,从大皇子口中,一个字一个字地迸了出来。

    “喔?那可真是十分残忍呢,居然不打算认我这个亲生弟弟——但是,但是。”

    二皇子夸张地笑了笑,环顾了一圈四周凛若寒蝉的众人,最后再次将目光聚焦在大皇子李辰芳的脸上,表情突然冰冷。

    “那么正好,但是,我也是时候和你清算一下,为了掩盖自己的过错,从而谋害自己亲生父亲,谋害父皇陛下的事情了!!”

    同一时刻。

    “我腻了。不等了。就现在吧。准备动手。”

    严羽阳清楚听到,身边爱德华的声音。

    <!-- CS:22773228:371:2019-07-31 12:58:28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