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听风国,周边大小国度无数,但是最为多的还是三级王国,周边方元数十里,只有一个二级国,可以说已经是整个大陆最偏远的地区。

    白染在空中飞行,底下无数的战斗正在发生,每次都在产生着死亡,看着无数死亡,白然甚至有的时候都在思考,这个世界是否有灵魂的存在,自己是魂穿过来的,但是这个世界具体有没有魂魄他是不知道,以前的地球,所有人都说,撕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尘归尘,土归土,但是自从来到这边,自己就感觉灵魂也许存在世间。

    随意降落在了一处城池,完全不知道是具体哪个国家,白染直接找了一处森林,恢复成了本体的样子。

    “我去,还是这个样子舒服,强行变人完成任务,还是有些吃力啊。”

    说完败然就朝着森林深处走去,刚走两步就感觉头顶出现了一个阴影,紧接着白染整个人无语了,竟然被踩了。

    一头火牛奔跑在林间,紧接着头顶出现熟人,不断的朝着火牛的方向挪移过去,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各种弩箭之类的物品,白染自然感觉一阵憋屈。

    自己身为太初遗种,无数顶级魔兽围绕自己,都要毕恭毕敬,今天竟然有人直接踩了自己一脚。

    白染直接飞了起来,朝着火牛飞去,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时候,白染直接全身变大,直接落下将整个火牛包裹其中。

    火牛开始挣扎,仰天嘶吼,就连追着它的人也都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一幕,不明白这从天而降的到底是什么。

    白染一口将火牛吞下,只感觉火牛在自己的胃里面翻腾,白染发出了声音:“一头野牛也敢从我头顶过去,简直找死!”

    听到这样的声音,追踪火牛的人心中大惊,全部快速后退。

    白染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在森林里面转了一天,变回了人形,来到了最近的城市之中。

    在城市中,白染直接来到了酒馆,虽然喝酒品不出来味道,但是没事喝一下,还是可以装逼耍酷的。

    酒馆中一群醉汉豪爽的声音,谈论着街头巷尾的闲谈话题,白然当然兴趣很浓的听着这些事情。

    停了半天,白然自然知道了现在所在的国家,位于听风国东,跨越了三十个国家的长度,这是一个憧憬夜晚的国度,明月国。

    这里没有过多的宗门,只有一个教派,明月朝天教,所有的国民都信仰这天空中的明月,他们相信着头顶月光能够将所有人的未来照亮!

    白染对着头顶的雨量举了一下酒杯:“花间一杯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有感而发的念出了李白的《月下独酌》,心中还是有些惆怅的,生在末世,就连命运也要被自己的金手指支配,想想还真是有点蛋疼的。

    “好诗,好诗啊!”

    正在想事情,耳边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白然抬头看了一眼,一个长相英俊手拿折扇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白染举了一下酒杯:“这位仁兄,不妨坐下喝一杯?”

    男子很不客气的直接坐下,看着白染:“在下录云起,阁下如此文采,不知可曾考取了功名?”

    摇了摇头,白染也只是随口说了一手李白的诗而已,完全没有太多的想法,录云起自己拿起酒坛倒了一杯,然后看着白染:“不知小兄弟可否再做一首明月有关的诗句?”

    白染笑着举起了酒坛,随后看着远方:“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说完,录云起便皱了一眉头:“仁兄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诗句,此处并无海呀。”

    白染摇了摇头,丢了一些银子在桌子上,拿起一坛酒,自顾自的朝着外面走去。

    录云起跟在身后,直到追上了白染,白染才看着他:“你傻,但是我不介意收你为徒,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刚跟上来就听到这么一举,瞬间有些懵逼,这事什么情况,收自己为徒?

    看着白染,录云起笑了笑:“小兄弟真会开玩笑,收我为徒,哈哈哈,不如说,我可不会习武,也就想每天赏赏月,混混日子,修行太过无聊。”

    白染点头,然后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面前人凭空消失,录云起直接愣住了,然后苦笑的摇了摇头,转身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消失的白染,这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但面前一片漆黑,甚至带有腐朽的气息,当周围出现光亮的一瞬间,白染整个人洲头皱在了一起。

    那是一双眼睛,很大,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生物,无奈之下,白染手指朝天,一个带有荧光的东西,渐渐地越飞越高,照亮了整个山洞。

    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东西,一只乌龟,无比巨大,带着一条蛇头一样的尾巴,缠绕着身体,这不是普通的魔兽,以前地球上的传说有四大神兽,而这只让白染想起了四大神兽中的玄武,没错就是身手玄武。

    白染看着玄武,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是玄武吗?”

    巨龟看着白染,歪着头:“什么是玄武?”

    白染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巨龟:“龙头蛇尾,背负玄甲,你确定你不是玄武?”

    “小家伙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直玄甲龟,不过活的时间太长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成这个样子了,不过你说的玄武,这个名字我喜欢,可以,以后我就叫玄武了,对了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不知道,就是用了一次无方向瞬移,这是那里?”

    玄武想了一下:“这里是天元神国,你想要回家吗?”

    白染点了点头,玄武伸出了蛇尾:“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始终想着自己来的地方。”

    白染点了点头,然后玄武的蛇尾一口咬在了白染的身上,转瞬间,白染传送了出去,最后直接出现在了听风国。

    回到听风国的白染,一直在想着天元神国的事情,这个大陆没有那个国家敢自称神国的,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