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吴夫人深呼吸,拍着胸脯平复了一下心情。“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麻妈微笑道,“你啊,也别太操劳,小心弄坏了身体。”

    吴夫人轻摇其头道:“我才没这么娇贵呢,倒是您自己年纪大了,要小心注意才对。”麻妈无奈笑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老了只能多动动多走走,这样才不会这么快衰老!”

    吴夫人下意识想到前不久给麻妈的五禽戏,于是问道:“您才不会真么衰老呢,好人有好报,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对了前段时间我给的五禽戏你练了没?”

    “五禽戏,呃呃。那个是个好东西啊。”麻妈随口应着,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吴夫人知道她又想家了,只好将麻妈扶进屋子里。

    麻妈默默将门合上,望着逐渐远去的吴夫人叹道:“傻孩子,明明不可能的事为什么还要去努力呢?唉!等过段时间我就要告老还乡了,你可要坚强活下去啊。”

    吴夫人独自一人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闭着眼流眼泪,她不想也不愿这一幕被别人看到,尽管大家都知道吴夫人的难处。

    此时吴夫人脑海里回想起麻妈的一句话:“傻孩子,我一生无儿无女,虽然你可以算是我的女儿,但是最近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力不从心,可能再也照顾不了你了。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人不是要活得好,而是要好好活,有些事你看开点就好了。”

    吴夫人仿佛回到一年前,为那场关于吴家继承权的族长议会,丈夫就是因为自己肚子不争气最终落选。但是有一个泼妇行为的族老说了一句令她铭记终生的话:“一个连生育都做不到的女人,你娶她做什么?”

    丈夫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是来这里要什么,我只要青梅一个人幸福,我们家平安快乐就好了。”说完拉着苏青梅没有留恋,没有犹豫,头也不回就走了。

    “吴苏你敢!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你这个逆子!”吴苏猛然一回头冷冷地抛下一句:“最近家里面倒是负的紧啊。你们这些老不死是不是零花又不够用了?呵呵呵!”嘲讽之色言之于表。

    (“还不是因为家里面的嫡长子不争气,整天买**,各种**……你娘的还在我们家墙上画了一幅春宫图……”老爷子气得不轻,突然间一个女声传来道:“诶,老爷子。什么时候把你们家划给我们宜春院啊?”跟着嫡长孙奸笑道:“反正我已经签了。李妈妈,你就尽管收吧!”老爷子‘噗’的一声吐出一滩老血来,苦笑一声道:“啊,血!你这个畜生啊!想当初就应该坐飞机去美国,买个管制刀具砍死你,买个ak47射死你……”话还么说完,嫡长孙立马拿出来道:“早就买啰!”“你……噗!”里面突然有配音:“血还真多啊!吐都吐不完……”)

    “你~你……!”那人气得说不出话来。“这种家我可不稀罕。”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人们视线中。“你不配姓吴~!”后面传来一片叫骂声。

    吴夫人紧紧拽住这个男人的手,生怕他离自己而去,泪水已经打湿眼眶。“青梅,还是我背你回家吧。你已经累了,不需要再为这个家付出什么。”简简单的一句话就把吴夫人彻底打败了。泪水夺眶而出,吴夫人喜极而泣。

    “来!让我来背你一辈子吧。”这个男人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等待着这个女人的命令。吴夫人重重在吴苏身上打了一锤道:“你想的美,我还没为你生孩子呢,人家想当一个母亲,相夫教子!”

    吴苏笑了笑,等吴夫人上背以后说道:“奴才遵命,起驾!”吴夫人嬉笑道:“死鬼,嘴贫,该罚!”说完轻轻地赏了个耳光。

    每当回忆起这一幕,吴夫人都会热泪盈眶。擦干眼泪,吴夫人看了董占云居室一眼默然祈祷道:“感谢老天,赐给我这个孩子。我一定会好好爱他的!”

    第二天早晨,董占云第一个醒来,迷迷糊糊地擦着双眼呢呢道:“爹,今天吃什么啊?”小丫鬟迷迷糊糊地道:“馒头咸菜肉汤,要是有点蜜蜂就好了。”

    董占云一听这声音不对,暗道:“我爹怎么变成女的了?听这声音年纪还跟我差不多。怎么回事呢?”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小丫鬟精致细腻的脸庞,柔和的阳光斜斜地映照在**上,小丫头显得安逸而唯美。“扑通~扑通!”董占云的心脏居然不由自主地快速跳动起来。

    “好吃好吃,麻妈煮的就是好吃。”说完双手开始乱抓,董占云的右手措不及防下被她抓住了。双手接触的感觉让他突然间想起常听教书先生的话——柔若无骨。

    小丫鬟拿着董占云的手闻了一下,他的手被小丫头的鼻尖刮了一下,那细腻柔滑顿时让他满脸通红。正当他想要抽回的时候,小丫头张开小嘴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董占云立马血染被单。小丫头听到之后,人马上清醒过来,看着手指出了一点血的董占云说了一句话,令董占云有点暴汗:“原来不是麻花啊,是手指啊……”

    董占云闻言不禁瞪了她一眼道:“蜜汁麻花好吃吗?”小丫头不禁回答道:“好像味道还不错。”

    董占云吓得把手藏到了身后,慌乱间瞄了小丫头的手一眼道:“你的手也好滑,说不定可以做麻婆豆腐。”小丫头茫然道:“什么是麻婆豆腐?”

    董占云咬着牙说道:“你还是先把我的手包好再说吧。”小丫头拍手道:“那包好以后你可要带我去吃麻婆豆腐哦。”

    董占云讪讪地回答道:“我可没这么多钱。”小丫头好奇地问道:“一个麻婆豆腐要多少钱啊?”董占云伸出十个手指头数了数道:“好像是十文钱吧。”

    小丫头拿出自己的零花钱,开始一个个地数:“一个、两个、三个……七个。”小丫头无奈地发现自己的钱怎么数都数不够,撅着嘴跑到麻妈那里去要钱了。

    小丫鬟临走前还不忘关心一下小占云道:“桌上有几块小花布我昨天用不完的,就给你包一下好了。”董占云真的对这个新认识的丫头无可奈何,总觉得好像自己天生被他克制一样,不知怎么的就为小丫鬟取了个花名:“贪吃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