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 第888章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还这么讲义气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见到宋北野的刹那,李妮的脸色,以急剧的速度,迅速苍白了起来。

甚至,就连她的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

“妮妮,你脸色不太好,要不你去房间休息一下?”阮白显然也看到了宋北野,眸中同样的染上刻骨的恨意,但她却握住了李妮的手,给予她安慰。

李妮望着那个曾经给过自己刻骨铭心伤痛的男人,那个刻意被自己尘封的名字,就这样大刺刺的出现面前,她只觉得心口一阵发凉发冷。

那种感觉就像是行走在刀尖上,痛得她四肢百骸,都在流黑血。

宋北野,那个毁了她一生的禽獣!

“妮妮……”阮白一直在劝说着李妮,表情很是担忧:“要不然……”

但李妮却只是摇了摇头,坚定的道:“小白,你不用担心我,更不用劝我,我迟早要过这个坎儿,不能一直缩在原地做鸵鸟。更何况,做错事情的并不是我,为什么要我抗下这样的罪孽?而那个行凶的恶魔,却依然可以逍遥自在的生活?”

后面的质问,李妮几乎是咆哮出声。

说实话,她的脾气并不算差,甚至很少发火,但是今天她却很想发泄出来。

当那个凌辱自己的恶魔再度出现,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李妮……”阮白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劝说她什么。

因为她看到了好友瞳孔深处压抑的眼泪,悲伤蔓延在她的周身,让她看起来孱弱万分。

李妮破碎的声音,在繁华的船舱大厅内,显得苍凉且无力:“我没事的,小白,不要担心我。”

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正常,可是音调里透露出的,却是胆怯。

宋北野携着一众美女而来。

他的身边环肥燕瘦……

他就像是古代的皇帝,被众美人簇拥在最中间,众星拱月。

宋北野的那张脸,近乎完美,即便在美人群中依然惹人瞩目,尤其是他眉宇间那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更是让人觉得又邪又坏。

“宋少……”

那些女人们争相向他献媚,企图将宋北野怀里的两个女人挤出去,让他怀抱里的女人换成自己。

“爱妃们,大家别着急,等会儿朕会挨个儿宠幸你们。”宋北野一会捏捏这个,一会揉揉那个,那邪佞又放纵的模样,让李妮只觉得恶心透顶,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这种人碰过。

如果她手里有一把刀,她想,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插入宋北野的心脏。

“真是种猪,宋北野跟宋北玺真是完全不同,他早晚都要死到女人的床上!”阮白自然也很看不惯宋北野的行为,愤愤不平的为李妮呛声。

碍于宋北野是宋北玺的兄弟,她又不好对他过火的行为评判什么,但因为他伤害过自己最好的姐妹,阮白还是忍不住想上前想讽刺他一番。

可是,李妮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直接将阮白拉了回来:“算了,小白。狗咬我一口,难道我还要回咬狗一口不成吗?”

她知道阮白的处境也很为难,毕竟宋北玺和慕少凌关系极好,虽然她惹了宋北野,慕少凌会替她收拾烂摊子,但慕总不会怪罪阮白,只会觉得她不懂事,而那样她又会欠阮白一个人情。

李妮不想那样。

但虽然李妮并不想挑事,但麻烦却找上了她。

宋北野自然也瞧到了李妮,他先是一愣,继而嘲弄性的扬唇讽刺道:“哟,这不是李妮吗?怎么,当年那个闻名全校的抠门女,竟然也舍得来风之翼这种地方消费了?瞧你这模样也不像是能消费得起的,是陪了多少男人啊?算了,看在我们曾经是床伴的份上,本少今天就免了你的单了……”

一副施舍般的自大语气。

阮白气不过,径自从卡座上起身,捞起一杯香槟,就泼到了宋北野脸上:“宋北野,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你身边的花蝴蝶一样。你欺负妮妮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怎么回事?”

“啊,宋二少,这女人谁啊?简直太过分了,她怎么可以把酒泼你脸上?”

“是啊,宋少,一定要惩罚这个嚣张的女人,实在太没礼貌了!”

众女见状简直花容失色,纷纷掏出纸巾,心疼的为宋北野擦拭俊脸上的酒渍。

女人们指责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到阮白的身上,简直要将她给焚烧成一个火窟窿。

宋北野甩开众美人,用手抹了一下酒液流淌的脸,阴鸷的目光锁定阮白:“阮小姐,不要以为你身后有慕少凌撑腰,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他跟我哥是朋友,但并不代表是我宋北野的朋友,懂?”

李妮攥紧了拳头,两道眸光如同锋利的血刃,直直的射向他:“宋北野,你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害阮白!”

“呵,我倒是没想到,你还这么讲义气,本少真是小看了你。”下一秒,一抹温热的气息窜至李妮的耳畔。

李妮只觉得自己的脖颈处,像是有一条毒蛇,吐着芯子在舔自己。

她当即怒目圆睁,想也不想的,直接狠狠的一巴掌甩到了宋北野的脸上:“滚开,禽獣——”

李妮还想再煽第二巴掌,可早有防备的宋北野却擒住她的手,他怒极反笑:“很好,就知道你是一只不乖的猫儿,欠教是不是,嗯?”

他的臂弯一收,便将李妮用力的箍在怀内,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不行,犹如困兽之抖。

“看来你忘了本少曾对你的‘教训’,我需要再唤醒你的记忆才行!”宋北野双眸一眯,猛地将李妮倒抗到了肩上,阴鸷的向船舱包厢内走去。

众人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傻了眼,眼睁睁的望着宋北野将李妮劫掠而去。

唯有阮白怒气冲天的拦截住了他:“宋北野,你不要太过分,立刻把李妮放下来!”

宋北野粗壮的手臂,却将阮白拨到了一边,那神情分明是轻蔑而不屑的:“哼,不自量力!”

阮白因他大力的推搡而跌倒,额头猛地撞到了卡座根上,白皙的额头沁上点点血花儿……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