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室里,邵承谦站在一整面的落地窗前,双手交握在背后,视线盯着远方一瞬也不瞬。跟雨芝昨晚的缠绵以及两个多月来的生活点滴,一幕幕掠过心头,脸上的线条不自觉放柔下来。

    走过三十五个年头,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却从来没有一个能令他感到轻松自在,和雨芝相处让他没有压力。过去他一直在逃避婚姻的枷锁,为的是不想受到束缚,而今雨芝使他全然放松,让他不由自主地喜欢上婚姻。

    昨晚,婚后首次见她展露郁郁寡欢的情绪,那感觉令他很不舒服,直觉不喜欢看到她脸上失去笑容。一向很少将心思花在女人身上的他,自然而然想去关心她,为她分担心中的愁绪。

    至于会和她上床,是他意料之外的一项收获,他实在爱极了她在床上的娇态。她是那么样的甜美,比过往的任何一个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他失控的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她。

    即便是今早醒来,一见着她全身赤裸地躺在自己怀里,他的下半身就是没来由得对她起了反应。一阵翻云覆雨过后,直到她累到再次昏沉地睡去,他才精神奕奕的起床着装出门上班。

    这样的失控是他从来不曾有过的经验,向来,他喜欢也习惯处于掌控,但是这一次,他却出乎意外的爱极了为她失控的感觉,只因为对象是她——他的妻子。

    ***

    晚上,邵承谦在浴室洗澡时,雨芝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思索,待会该如何开口和他讨论关于昨晚的错误。

    温言请求他别再那样?或者强硬的告知他不许再逾越雷池一步?雨芝为此苦恼不已。

    想得出神的她压根就没发现,浴室的门不知在何时已被打开,邵承谦正全身赤裸地走向她。直到他整个人近在咫尺,雨芝才蓦然惊觉。

    见他未着寸缕,全身上下空无一物,雨芝直觉脱口,“不要!”身子反射性地往后退了些,避免与他发生任何肢体上的碰触。

    “为什么?”

    “我今天早上说过了,不能接受没有爱的性。”她困难地重复。

    “同样的,我不也说可以试着爱上彼此。”他伸出手想抱过她。

    “不行的,你又不爱我。”怕泄漏出眼底的爱恋,雨芝并不看他。

    这话说得极有玄机,邵承谦汪意到了。

    她说的是你并不爱我,而不是我并不爱你,这表示……邵承谦的心情因此一发现而飞扬。

    “或许,你可以努力让我爱上你呀!”邵承谦诱惑她。

    让他爱上自己?雨芝不解。“你的意思是……”

    “你不妨先用自己的身体来迷惑我,让我无可自拔地爱上你。”邵承谦一点一滴地放下诱饵。

    想办法让他迷恋自己的身体?她不确定这样是对的吗?

    “要知道,男人跟女人最大的不同是,男人喜欢靠下半身思考,如果你能让我的身体离不开你,自然也就会爱上你。”为达目的,他甚至将自己贬成个急色男。

    “是这样吗?”对于男人,她所知有限。

    “当然,不信的话咱们现在就来试试。”说毕不给她丝毫拒绝的空间,他一把抱住她。

    “可是……”她仍是觉得不妥。

    邵承谦不理会她的迟疑,将她整个人翻过身摊平在床上。

    看不到他让雨芝有此示安和惊慌,“承谦我……”她挣扎着想转过身来面对他。

    邵承谦坐压在她臀上禁锢住她,不让她有机会翻身,“没事的,只要让我迷恋上你。”

    ***

    这天,邵承谦主动造访甄霜霜的住处,一见着来人,她惊喜交加,马上拉着他进屋里去。

    “承谦!你怎么会来找我?!”正苦思该如何挽回他的甄霜霜做梦也想不到,他会主动来找她。

    “我今天是来跟你把话说清楚的。”他已从邵书廉那里知道她曾去找过雨芝的事。

    见他脸上并无悦色,甄霜霜才警觉到事情似乎和她想像的有所出入。

    “你要跟我说清楚?”她隐约猜出他的来意。

    “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邵承谦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递到她面前。

    “你这是……”甄霜霜颤抖着嗓音问,并未伸手接过他递来的支票。

    “分手的补偿。”

    “分手?!”尽管料到他的来意,但亲耳听到时甄霜霜仍是难以接受,“不要!我不要分手。”她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支票,当着他的面撕烂它。

    她又不是笨蛋,以邵承谦雄厚的财力,自己怎会看上那区区一张支票?

    分不分手岂由得了她?邵承谦冷笑。

    “我已经跟你把话挑明,从今以后不许你再接近雨芝。”

    原来是为了那个贱人,甄霜霜一双美目燃起了熊熊的恨意。

    该死的桑雨芝,我不会放过你的!

    邵承谦不是没有发现到她眼中的狰狞,厉眼倏地变成两道利刃射穿她,“如果你敢动她,我会叫你悔不当初。”说毕他转身就走。

    甄霜霜心头一骇,往后退了几步。

    走到大门口,在带上门之际,邵承谦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不想身败名裂的话,最好离她远一点。”然后便毅然绝尘而去。

    甄霜霜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害怕在演艺圈里再无半点立足之地,只得不情愿地放弃报复的念头。

    ***

    接下来的日子,邵承谦依旧夜夜和雨芝欢度春宵。

    虽然雨芝坚持不想要没有爱的性行为,然而,在邵承谦的连哄带骗下,每每两个人一踏进房里关起门来,不出多久的时间她仍是被他给弄上床了。

    日复一日,雨芝心里虽然也觉得不妥,却是无力阻止他,只能任由自己一次又一次沉沦在他营造的欲海之中。

    时间一久,或许是习惯成自然,她慢慢地接受了这种生活模式。欢乐的家庭、和谐的相处、美满的性生活,幸福得仿佛他们是对真正的夫妻,只除了他们谁也不曾主动开口,去探究两人之间的关系。

    惟一不同的是,雨芝不再只是无聊的时候才去公司陪邵承谦午餐,他要求她每天中午都得上公司找他报到。除了共进刘妈准备的美食外,偶尔邵承谦也会在办公室里和她缠绵,虽然雨芝常会因为羞赧而推拒,他却霸道地不依她,总是极尽诱惑之能事,挑逗得她神魂颠倒忘了抵抗。

    夫妻俩感情日笃,看在邵家两老眼里是乐得眉开眼笑。确定媳妇跑不掉后,他们开始着手布置起婴儿房,相信不久的将来,儿孙满堂的荣景是可以预见的。

    ***

    难得的星期假日,邵承谦一家三口驱车出游,邵炜像只兴奋的小麻雀,一路上叽叽喳喳个不停。

    “妈咪!妈咪!小炜还要玩那个。”邵炜指着云霄飞车,拉着雨芝的手要她陪自己去玩。

    云霄飞车?!雨芝当场脸色乍变。

    邵承谦宠爱地看着他们母子,他从来就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如此适合家庭生活的居家型男人。

    雨芝求救地将目光转向邵承谦,他接收到了,低头又见儿子眼底闪烁着顽皮的促狭,他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他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妻子怕高啊!

    虽然觉得有趣极了,不过一见着雨芝苦着张脸,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为她担下一切。

    “小炜乖,让爹地陪你去玩好不好?”邵承谦弯下腰抱起儿子娇小的身躯。

    “好。”邵峰回答得干脆,“爹地、妈咪一起陪小炜玩。”他的脸上挂着纯真的笑靥。

    儿子虽然笑得好不纯真,雨芝心里却是再清楚不过,这个小恶魔根本就是故意的。

    为了不让儿子有机会糗她,雨芝说什么也不愿意示弱,偏偏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可以规避,正觉苦恼之际,邵承谦适时开口为她解决窘境——

    “妈咪累了,爹地带你们去吃麦当劳,云霄飞车下次再玩好不好?”

    “可是——”邵炜难得有机会整自己的母亲,他岂肯轻易放过?

    “妈咪头疼,我们先带妈咪去麦当劳休息,等妈咪好了,爹地再带你们来玩。”

    以为得再花上一番工夫才能说服儿子,没想到他话一说完,儿子随即点头答应。

    “妈咪头又疼啦?那我们快点带妈咪去休息吧!”邵炜眼底淘气的神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关心。

    又?我什么时候头疼过啦?雨芝不解。

    “爹地,我们待会带妈咪去看医生好不好?”邵炜建议。

    不会吧?她根本就没病,要看哈医生啊?

    “不用了,妈咪休息一下就好了。”雨芝连忙否决儿子的提议。

    “不行的妈咪,我们老师说生病一定要看医生,病才会快点好起来。”

    见雨芝急了,邵承谦才要帮腔,邵炜又道:“一定是妈咪上次头疼没治好,所以现在才会又疼了。”

    “你常头疼?”邵承谦关心地询问雨芝,“怎么不让刘叔载你去看医生呢?”他转而和儿子站在同一阵线。

    父子俩一副打算强压她去看医生的模样让她更慌了,“没有,我真的没有。”

    “妈咪说谎,我上次明明听到妈咪叫得很痛苦的声音。”不给母亲狡辩的机会,邵炜又提出新的证据,“不信爹地可以证明,爹地也听到了。”他说得信誓旦旦。

    这下不单是雨芝,连邵承谦也给搞糊涂了,夫妻两人面面相觑。

    “小炜告诉爹地,你什么时候见到妈咪头疼的?”如果儿子坚持自己也在场,没道理他浑然不知啊!

    “就上次我去喊爹地起床的时候!”

    上次?是什么时候的事?邵承谦一点印象也没有。“爹地不记得小炜来喊过爹地起床啊?”

    “那是因为爹地当时正忙着安慰妈咪,才会没看到小炜。真的,不信可以问爷爷奶奶,是他们告诉小炜的。”邵炜又供出另一批人证。

    怎么连爸妈也牵扯进来啦?邵承谦发现情况似乎愈来愈复杂。

    正当夫妻俩还在困惑之际,邵炜又道:“爹地爹地,小炜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既然爷爷奶奶不愿意告诉他,他只好问爹地了。

    “当然可以,什么问题?”

    “爹地安慰妈咪的时候,上半身为什么没有穿衣服?而且棉被底下还一直动,然后妈咪还一直叫得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憋了好些天,邵炜兴奋的一古脑问出困惑自己许久的疑问。

    听到儿子的问话,雨芝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忍不住惊讶的倒抽口气,杏眼图瞠,徘红倏地由她的颈项窜起,布满她整张脸蛋。

    连公公婆婆都知道了?!天啊!她不想活了。雨芝羞愧到无地自容,以手掩面遮住一脸的困窘。

    较之雨芝的窘况,邵承谦眼眸中满是盈盈笑意,心情显得相当开怀,一点都不在乎“秘密”被发现了。

    ***

    一个月后,雨芝宣布自己二度怀孕的当天,邵家上上下下全都欢天喜地,满心期待准备在九个月后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准爸爸邵承谦更是信誓旦旦地宣示,这次一定要完完全全一个过程都不遗漏的参与,借以弥补错过儿子邵炜出生的遗憾。

    邵承谦的心态并不难理解,只不过这样一来可苦了邵书廉兄妹,工作份量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

    夜晚,邵承谦搂着雨芝的纤腰,将脸贴在她仍不见隆起的小腹。

    “宝宝,是爸爸唷,爸爸正在和你说话,听到没有?”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雨芝绝计无法相信,一向予人成熟稳重感觉的他,居然也会有如此稚气的一面。

    “才一个多月,宝宝听不到的。”雨芝道。全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看得邵承谦好不感动,一个激动,他陡地紧紧抱住她。

    “承谦,你怎么啦?”雨芝有些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

    邵承谦并不回她,只是倾其所有的给与她浓烈的一吻。

    半晌,他的唇才离开她,眸中满是不容错辨的深情。“我爱你。”

    什么?!雨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说……他爱她?

    “承谦你——”她想再次确认。

    “我爱你。”等不及她把话问完,邵承谦又说了一遍。

    这次,雨芝听得再清楚不过。

    “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她简直不敢相信。

    “不,你从来就不是在做梦。”邵承谦对她保证。

    “我……我……”太突然、太惊喜了,一时之间她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许久才挤出一句,“我也爱你。”她抱住他的颈项喜极而泣。

    尽管早就知道她爱他,这会听她亲口说出,仍是令邵承谦深受撼动。

    “我知道。”他同样紧紧地拥住她不放。

    “你知道?”雨芝吃惊地抬起头望着他,“你怎么可能知道?”一直以来,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你的眼睛早就告诉我了。”邵承谦宠溺地轻捏了下她的鼻尖。

    “乱讲,你胡说。”她拒绝相信。天啊!如果他说的是事实,那自己的脸不是丢大了?雨芝在心里头懊恼。

    “如果不是你一双眼睛老是含情脉脉的勾引我,猛对我放电,我怎么会一天到晚不受控制地想要你呢?”他对她调笑。

    “才没有呢,我——”雨芝急忙就要否认。

    “你敢说自己没有含情脉脉的望着我?”他可是有好几次逮着她偷观他的纪录。

    雨芝没有说话,她涨红的粉颊说明了一切。

    “害羞了?”明知她不好意思,他偏偏就是爱逗她。

    雨芝不依,整个人羞涩地埋进他怀里。

    夜,依旧宁静,房内的两人深情地回抱着对方。

    经过七年漫长的追寻,从今以后他们将彼此相属,一起偕首到白头-

    本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