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让父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真相,当晚,意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身为长女,她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去坐牢,而弟弟目前又还在静养中,要是知道父亲为了他盗用公款,怕是会深受打击。

    四百多万的公款,以家里目前刖的情况的确是还不出来,但如果陆氏方面愿意宽容,同意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偿还,她相信他们还是有能力还清的。

    前提是,得要陆氏愿意让他们慢慢偿还。

    是以,她决定亲自上台北一趟,征得陆氏方面的同意。

    隔天一早,她悄悄的跟公司请了假,瞒着父母北上。

    到了陆氏企业大楼,意橙立刻向柜台小姐表明来意,对方一听,立即露出略显敌意的神情。

    “找顾问有什么事吗?”

    辜言凯因为长相俊挺又多金,是公司许多未婚女性心仪的头号情人。

    意橙不是迟钝的人,自然也察觉到柜台小姐的不友善,但现在的她根本就无心去探究其中的缘由。

    “应该说是他在等我的回覆。”如果不是情非得已,她根本不希望跟辜言凯有所牵扯。

    “等你的回覆?”她的回答引起了其他柜台小姐的注意,而她们十分怀疑这话的可信度。

    意橙无意多做解释,只得再重申一次她的目的,“我在赶时间,麻烦帮我通报一声。”

    柜台小姐本有意刁难,转念一想又担心万一耽误了重要事,饭碗可就不保了。半信半疑之余,其中一名柜台小姐拨了电话上楼询问。

    透过助理,辜言凯得知意橙亲自来到公司,立即指示要人请她上楼。

    在柜台小姐的讶异目光中,意橙搭上了电梯。

    辜言凯一见到她就开口道:“姜小姐,没想到你会亲自前来。”

    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她怀疑自己不亲自来行吗?

    “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她正想说明来意。

    “既然你人都来了,刚好,一块去找阿临谈吧!”他打断她的话,决定藉机为这对即将步入礼堂的新人引荐。

    听到陌生的名字,她困惑的蹙紧眉头。

    辜言凯看出她的疑惑,“就是陆氏企业总裁陆封临,我们是多年的好友。”顺便也说明了自己何以直呼总裁的名讳。

    她想想也好,找当事人谈是比较直接。

    领着她来到总裁室,辜言凯一推开门就大喊,“瞧我给你带谁来了?”

    原本埋首在公文堆中的陆封临抬起头来。

    乍见到他的一刹那,意橙不免为他左脸上那道骇人的伤疤感到些许错愕。

    脑海里旋即闪过的是,难怪他需要花钱为自己买个新娘了。

    然而,她的反应陆封临全看在眼里,即便不解好友带她来的用意,两道浓眉也已然蹙起。

    见到他蹙眉,意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收敛心中的错愕,虽说为时已晚。

    “这是怎么回事?”陆封临询问着好友,不再理会她。

    相较于他的一脸严肃,辜言凯面带笑容,“我跟你介绍,这是姜经理的女儿,姜意橙小姐。”

    得知她的身分,陆封临马上理解好友带她来的用意,但脸上却仍瞧不出任何的情绪。

    见他拧着眉没说话,她料想是自己刚才的无礼冒犯到他了,只不过现下她已顾不了那么多了。

    “陆先生,我今天来是想请你放过我父亲,欠公司的钱我们会尽快归还。”她直接说明来意。

    等不及陆封临反应,辜言凯已抢先开口,“你不是来同意婚事的?”

    尽管意外他会这么以为,意橙仍婉转的解释,“抱歉,我来是希望贵公司能给我们一些时间,我父亲盗用的款项我们一定会如数归还的。”

    辜言凯一听。这还得了,天晓得要是错过这回,要搞定好友的婚事又得等上多少年。

    为了好友的终生幸福着想,他第一个反对。

    “姜小姐,我以为昨天见面时,我已经把折衷的办法讲得很清楚了。”

    她刻意不理会他的追问,“欠你们公司的钱,我们一定会设法归还,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补上利息。”

    “陆氏不在乎那点利息。”辜言凯急着说明。

    看出无法从他口中取得丝毫转圈的余地,她直觉转向陆封临,毕竟他才是当事人。

    较之于她的拒绝,陆封临受创的是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对女人他压根不存有期待。

    并未理会她,他只是交代着好友,“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别再拿这种事来烦我。”他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比起害怕陆封临语气里明显的不耐,意橙更急着想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明白无法从他口中获得更进一步的解释,她又将注意力重新转回辜言凯身上。基于对好友的了解,辜言凯清楚再要蘑菇下去,好友的婚事肯定告吹。

    他索性以不容置啄的口吻道:“同意婚事是唯一不让公司继续追究的办法。”辜言凯的强势等于是告诉她,事情没有任何转圈的空间。

    顿时,她只觉得一股气直冲上心头,“你们简直是欺人大甚!”

    除了一开始的错愕外,她对陆封临并无明显的好恶,如今却觉得他脸上的伤疤变得格外刺眼。

    “我说堂堂一个大企业总裁,,怎么会需要用这种手段逼女人下嫁,原来是其来有自。”

    她话里明显的讽刺当场令陆封临变了脸色。

    意橙从来就不是个尖酸刻薄的人。如果不是他们实在欺人太甚,她也不会这么说的。

    因为愤怒,她不自主的说出更伤人的话。

    “比起脸上的疤,你的行径更令人不耻。”她眼中毫不掩饰对陆封临的鄙夷。见好友神色铁青,辜言凯急忙赶在他出言前制止她,“姜小姐,劝你最好谨慎自己的措辞,别忘记盗用公款的是你父亲。”

    她猛地记起父亲的处境,未来得及吐出的愤怒戛然止住。

    为免自己的口舌之快使父亲陷入牢狱之灾,她只能抿着唇怒视着眼前的两人。办公桌后的陆封临睑色更是好不到哪里去,一张脸简直就像地狱前来索命的使者。

    心知再不赶紧将两人隔离,一桩喜事恐怕就得以悲剧收场,届时不止替姜昭德那老人解围的美意告吹,好友的婚事更因此破局。

    辜言凯连忙赶在好友发怒前开口,“姜小姐,你可以走了,等你想清楚后,欢迎尽快跟我联络。”

    别说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既然谈判已经破裂,她自是片刻也不想多待。于是,意橙连声招呼也没打,便转头就走。

    XXX

    回台中的路上,意橙想了很多,知道自己没得选择,所以一下车,她第一件事情就是约男友出来见面。

    接到她的电话,曹立衡很是开心,毕竟追了她快半年,三个月前她终于点头答应与他交父往,今天更是她头一回主动约他。

    只不过他怎么也没料到,当他兴匆匆前来赴约时,等着他的却是……

    “分手?!”

    她一脸歉意的看着他,“对不起,立衡……”

    他根本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听她道歉,“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提分手,是我不够好吗?”

    “不是的,立衡,跟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没有关系?他实在很怀疑,女朋友要求分手,居然会跟他这个做人家男朋友的没有关系?

    “是什么问题?我有权利知道。”

    意橙知道自已欠他一个解释,只好坦承不讳的将事情的始末向他说明。

    因为事出突然,他听完也未能立即反应。

    看着立衡,她与其说是心痛,倒不如说是歉疚来得贴切。

    毕竟,两人才刚交往不久,用情还不算太深,尤其这阵子她碰巧又遇上弟弟车祸,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能跟他更进一步的培养感情。

    她原以为说清楚后,不论能否获得他的谅解,事情都算是划下旬点,不料……“嫁给我!”

    “什么?!”她错愕不已。

    “嫁给我,钱的事就交给我来想办法。”

    有那么一刹那,意橙感到自己像是被冒犯了。敢情这会儿她成了拍卖买商品,只要有钱,人人都可抢购?

    她要自己别反应过度,曹立衡只是一时情急说话未经修饰,并没有轻侮自己的意思。

    释怀之后,她明白表示,立衡,四百多万不是一笔小数目。”她没有理由将他牵扯进来。

    “我有一些存款,现在住的房子也可以拿去银行贷款。”

    贷款?这是何等沉重的人情啊!

    “立衡,行不通的。”她要他面对现实,更何况他父母那头,她又该如何去解释?

    “谁说行不通,只要你答应嫁给我,钱的事情我可以帮你解决。”

    他的话又一次的让她感到不舒服。

    为了不叫自己极度反弹,她再次说服自己,他只是过于心急。

    等不到她的回应,他脱口急道:“为什么不说话?还是你根本就很开心能够飞上枝头当凤凰?”

    意橙顿时闻之色变,不敢相信他居然说得出这种话来。

    曹立卫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说的太过火,况且刚才她也解释过,陆封临因为面有残疾而逼她下嫁。

    “对不起,意橙,我不是有意这么说,我只是……”

    “我明白。”她虽不悦,但因对他感到抱歉,便也无意深究。

    “答应我,意橙,嫁给我总比嫁个陌生人好。”

    客观来说,的确是这样没错,嫁给一个认识的人起码不令人那么心慌,她没道理不接受,可诡谲的是,她竟无法说服自己为了逃避陆封临而选择嫁给他。或许,是因为自己不够爱他吧!她心里暗忖。

    两人分手在即,她却丝毫不觉得心痛,这叫她如何能够向他托付终身?

    别说她根本没把握能跟他过一辈子,就是眼前,她也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她所追求的幸福。

    在这样的情况下,意橙不以为嫁给他是个正确的抉择。

    虽说陆封临对她而言是个全然的陌生人,但也因为如此,彼此间没有任何感情的纠葛,分手的时候她可以走得心安理得。

    只要暂时忍受一段时间,等父亲的事情告一段落,她便会跟陆封临离婚,重新展开自己的生活。

    但立衡不同,两人原本就有情谊在,若再接受他的帮助欠下人情,日后即便自己发现无法与他共度一辈子,怕也无法走得坦然。

    这样一想,她更确定自己不能答应。

    “很抱歉,立衡,我不能连累你。”

    曹立衡虽仍试图说服她,但不论他谅解与否,她的心意已决。

    告别了他,意橙直接来到医院。

    比起跟一且衡提出分手,如何说服父母同意自己与陆封临的婚事,又不让他们起疑,这才是她真正的难题。

    病房里,姜弘缇已经可以自由下床活动,等过几夭右脚的石膏拆下后,便可以出院。

    姜母见意橙推门进来,开口招呼,“下班啦!”

    “嗯上她下意识的避开母亲的视线。

    “今天好像比较晚些,被什么事耽搁了吗?”

    面对母亲关切的询问,她知道该是面对现实的时刻了。

    “爸、妈,我要结婚了。”

    不难想像,她此话”出造成的震撼。

    “什么?!结婚?”最先开口的是姜弘缇,要不是他刚好扶着病床,怕这会儿已错愕得摔倒在地了。

    姜氏夫妇的反应也好不到哪去,因为实在是太意外了。

    “姊,你才二十五岁耶!”

    “妈二十五岁的时候都已经生下我了。”早在来医院的路上,她就已经想好了说词,以致这会儿能够流利的应答。

    “问题是,你们才刚交父往,不会太快了吗?”

    以男人的眼光来看,姜弘缇并不是很欣赏曹立衡。他觉得他太自私,也太以自U我为中心,他不认为这样的男人婚后会懂得体恤姊姊。

    心知弟弟误会了,意橙赶忙澄清,“我要结婚的对象不是立衡。”

    “不是曹立衡!那又是谁?”

    不光是姜弘缇有此疑问,姜氏夫妇亦然。

    “是啊意橙,不是立衡是谁?”

    她迟疑着该如何道出新郎的身分,才不至于叫父母起疑。

    姜弘缇忍不住继续追问:“姊,你什么时候有了新的交往对象,怎么我们全没听你提起过?”

    “因为他住在台北,偶尔才会来台中,我们多半都是靠电话联系,最近因为家里催他结婚催得紧,我们才决定结婚的。”她避重就轻的解释。

    “那之前怎么都没听你提起?”

    “因为……”她尝试着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什么?”

    迟疑了两秒,意橙吞吐的道:“我怕爸妈没有办法接受他。”

    她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家人的疑窦。

    “姊,你该不是看上杀人犯了吧?”

    “姜弘缇,你皮在痒是不是?”意橙心里庆幸有弟弟在一旁瞎搅和,这下才不至于因为太过紧张而泄底。

    “意橙,对方是什么身分?”姜昭德决定先了解清楚男方的背景。

    如果对方条件不错,人也值得依靠,他倒是不反对女儿现在结婚。

    一来,免得自己届时因为服刑没能参加女儿的婚礼,二来,也可避免自已触犯法律的事情,被男方那头知道后误了女儿的婚事。

    “他是开公司的。”她回答得很保守。

    “那不错啊,姊干么担心爸妈没办法接受?”姜弘缇不解。

    姜母直觉想到的是,“对方年纪该不会是大了你很多?”若是这样,她说什么也要反对到底。

    她虽然不清楚陆封临的实际年纪,但看得出来是在母亲能够接受的范围内。“我们相差不了几岁。”

    姜母听了这才放心,只不过这样一来,全家不禁感到纳闷,猜不出对方到底有什么问题。

    “那是为什么?”

    “他的脸曾经受过伤,留下一道明显的疤痕。”

    “受伤?是跟人家打架弄的吗?”姜母直觉认为,这种血气方刚的男人不适合女儿。

    意橙压根就不知道陆封临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而且她也不想知道。

    不过听母亲的口气,她知道自己最好撒点谎,“不是,只是小时候不小心弄伤的。””这样啊……”

    安心之余,姜氏夫妇不约而同的想着,如果对方条件真像女儿说的这样,现在结婚也未尝不可,何况,他们从来就不会以貌取人。

    “对方姓什么?叫什么?”姜昭德问道。

    意橙明白父母是接受了,只不过父亲这一问却又带出真正的难题。

    “姓陆,叫陆封临。”说完,她下意识的回避着父母的目光。

    “什么?!”姜氏夫妇猛一听到新郎的名字,莫不感到震惊。

    父母的反应早在她意料之中,倒是一旁的姜弘缇不解,“爸、妈,你们干么这么惊讶?”

    姜氏夫妇猛地忆起儿子在场,连忙抑下差点便要脱口而出的话。

    姜母试着以平稳的语气问:“意橙,你说的这个陆封临,该不会就是陆氏企业的总裁吧?”

    其实,姜氏夫妇心里泰半已经止肯定陆封临的身分,毕竟在台湾开公司又同名同姓,脸上还带有疤的人可不是满街都是。

    “那不是爸的公司吗?”姜弘缇讶异。

    明白父母已经起疑,她知道自己必须表现得更加沉着,“其实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他的身分的,之前阿临担心吓着我,便一直没跟我提起。”

    “老姊,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同样一个巧字,听在姜氏夫妇的耳里却有着不同的解读,毕竟时机实在太过敏感。

    “爸,既然姊的男朋友是你公司的总裁,他的为人你应该多少清楚吧?”姜弘缇询问父亲对陆封临的看法。

    姜昭德尽管有满腹疑问,碍于儿子在场也不便多说。

    倒是陆封临的为人,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无可挑剔,“虽然才三十岁,但是有能力、够担当,也很少听他跟女人牵扯不清。”

    听完父亲的描述,姜弘缇直呼姊姊这回是捡到宝了。

    不过姜氏夫妇可不这么认为,遂找了个借口将她叫出去谈。

    “意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姜昭德开门见山的问。

    她佯装迟疑了下,“爸不喜欢阿临?”她故意叫得亲热。

    “意橙,你是不是知道到了什么?”姜母不确定。

    她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姜昭德直觉推论,“你是为了爸才答应嫁给总裁的?”

    “为了爸?我为什么要为了爸嫁给阿临啊?”意橙故意反问。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她一脸当真毫无所悉,“爸、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见女儿不像在说谎,姜氏夫妇反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她假意帮陆封临说话,“爸、妈,我知道阿临脸上的那道疤是有些吓人,但是他心地很好,绝不是个坏人。”

    关于这点,姜昭德自然清楚。

    见女儿如此维护陆封临不像是在做假,姜母也忍不住要怀疑,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意橙,陆先生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姜母试探性的问。

    她佯装想了下才答道:“他让我先回来征询你们的意见,如果你们同出息,他希望能来提亲。”

    听完女儿的话,姜氏夫妇不禁面面相颅,显然女儿是真的毫不知情。

    问题是,陆封临那头呢?夫妇俩不约而同担心起盗用公款一事,是否会影响女儿的婚事。

    意橙隐约猜出父母的不安,“对了,阿临也真奇怪,没头没脑的要我跟你们强调,什么结了婚后大家就是一家人,没什么事情好介意的。”

    这话听在姜氏夫妇耳里,顿时明白陆封临的暗示,心中悬宕的忧虑这才放下。不过,他们也在心里暗忖,得找个时间亲自跟总裁说明盗用公款一事,免得日后影响到女儿的幸福。

    与家人谈妥后,出息橙当晚拨了电话告知辜言凯自己的决定。

    电话那头的辜言凯自然是再高兴不过,至于她自己只觉得十分可笑。

    由头至尾,整起婚姻的决策过程始终是旁人与她交涉,准新郎反倒像个局外人似的置身事外,让人忍不住要怀疑到底谁才是主角。

    尤其两人才仅仅见过一次面,还是不欢而散,如今居然要结成夫妻?这么离谱的事说出去,怕是没人会相信。

    不过她不在乎,反正她压根就不是心甘情愿同出息这门婚事的,婚后陆封临自然也休想期待她会是个贴心的妻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