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里的气氛是沉寂的,不论是正在开车的陆封临,还是坐在驾驶座旁的意橙都没有开口的打算。

    她的视线始终注视着前方,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气什么,只知道离开餐厅后,羞辱和难堪褪去,气愤却依然萦绕在心头。

    她试着告诉自己,之所以感到愤怒,是因为受欺骗的缘故,就算两人之间没有爱情存在,起码她对婚姻忠实。

    他背叛了婚姻,让她成了个大傻瓜,一个不折不扣、天下第一号的大傻瓜。尤其更过分的是,这会儿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竟没有半句解释。

    注视着前方路况,陆封临心里明白已欠她一个解释,这是对人起码的尊重。尤其在刚才,那样混乱的场面中,她始终扮演着无声的一方,没有加入使一切变得更形复杂。

    单就这点,他向她道声谢也不为过,但,他怀疑她会在意。

    由头至尾她都表现得像个局外人,在这样的情形下开口解释,他认为只会招来自己的难堪。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终于,车子抵达了住处。

    抓着手里的那袋居家服,意橙并不急着动作,下立息识里仍等着他的解释。直到引擎熄火,他却都没有开口,她动手解了安全带,手里的袋子则不自觉的抓了皱。

    就在她准备推开车门下车之际,耳边终于传来他的声音。

    “谢谢。”

    跟着则又是一片寂寥,意橙握着扶把的手突然抓紧,而后她平静的推开车门下车,未对陆封临的道谢做出任何回应。

    倒是在下车前,她将原本抓在手上的那只袋子给留了下来。

    陆封临无法对她的反应做出确切的解读,只当她跟过往一样,没将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

    本能的,他拾起那只袋子要替她拿上去,却从敞开的袋口发现,里头似乎不是自己原先认定的女装。

    他再仔细一看,发现里头竟是男性的家居服。

    陆封临意外的意识到,这似乎是买给他的衣服。

    是她买的?.虽说两人近来的关系还算平顺,但是主动买衣服给他……他怀疑她会这么做。或者,是母亲买了托她拿给自已?!

    他虽然这样说服自已,却还是觉得不大对劲,尤其一路上见她一直紧抓着这只袋子。

    然转念又想,不过就是两套家居服也没什么值得去探讨,他于是提起袋子下车。??”

    浴室里,已洗完澡的意橙把自己关在里头,一个人坐在马桶上生闷气。

    该死的!陆封临那不要脸的家伙,长得那么丑还不懂得安分。

    也不想想今天可是他逼她嫁给他,不是她去求他,结果他居然在外头养女人!尤其自己嫁他都还不到两个月,难怪他老拖到三更半夜才回来,原来是在外头跟女人鬼混。

    人家说偷吃也要懂得擦嘴,他居然该死的当着她的面承认在外头有别的女人?!简直是气死她了!

    意橙越想越气,手里的毛巾几乎要被拧烂。

    既然外头有别的女人,干么不直接娶人家算了?还硬要来招惹她。

    更奇怪的是,心上人娶了别的女人,欧玫盈居然还能含笑为人作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又或者,陆封临跟绝大多数有钱的男人一样,是个只想玩乐的不婚族,所以才没有娶欧玫盈?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又怎么会娶自己?

    冷不防的,意橙又想起辜言凯说过的那句话——身为一家企业的领导者,阿临有他的立场,必须对你父亲的事情做出适当的处置。

    所以他娶她,只是善意的要为父亲免去一场牢狱之灾?那他未免也太大费周章了。

    意橙不得不承认,越是和陆封临相处,她就越相信辜言凯说过的话,他的确不是个冷酷的人。

    按理说,她应该对他心存感激,实在没有理由生他的气,可不知怎么搞的,她就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气他连句起码的解释也不给。

    天晓得她要的根本不多,不过就是要他一个解释,当然,如果能再多句道歉,她也许会更开心。

    可他居然还向她道谢?!

    该死的!陆封临你这个大白痴,谁希罕你的道谢。

    要不是当时太过错愕,要不是婆婆、小姑都在场,要不是那里是公共场合……她为自己找了许多没在餐厅发飙的借口。

    但她心里明白,即便没了这些借口,她依然无法对他发飙。

    她气自已为什么这么没用,只能窝在浴室里恼他,搞不好那大猪头根本已经躺在床上睡死了。

    这样一想,意橙突然一口气冲上心头,整个人从马桶上弹起,飞也似的冲出浴室。

    卧房里,陆封临只穿着条长裤赤裸着上半身,手里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她窝在浴室半天不出来,他只好先到隔壁浴室梳洗一番。

    听到浴室门猛地拉开的声音,他直觉转头望去,正好对上她气冲冲的神情。冷不防对上陆封临的眼,恼他可能已经呼呼大睡的她,一时竟也忘了该如何反应。

    看着她怔愣的神情,他得承认,自已越来越不了解女人了,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

    对于她近来种种的举动,他确实感到难以捉摸。

    说她想讨好他,除了张罗三餐、料理家务外,却也不见她特别热络,况且他也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要讨好他。

    若说她痛恨他,她的表现又与刚结婚时相差甚多,除了两人间不太搭话外,她确实将家里照料得很好,他真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见他脸上仍是一贯的淡漠,不带丝毫情绪波动,彷佛稍早餐厅里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似的,意橙顿时感到一股没来由的丧气。

    人跟人之间的相处不论好坏总会有喜、有怒,可两人结婚至今都两个月了,她对他的情绪起伏却没有任何影响。

    直到此刻,她才真正体认到,被人当成空气漠视是什么滋味。

    短短几秒的时间,陆封临发现她的神情从急切转为怔愣再变成丧气,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她脸上,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造成她情绪起伏如此之遽。

    然而,他也并未意识到,自己正不自觉的臆测起她的心思,”个女人的心思,这是他未曾如此做过的。

    明白就算继续和陆封临干瞪眼下去,也休想从他嘴里挤出个屁来,出息橙认命的呕着气移开视线走向床的另一头,连化妆水跟乳液也没擦,便一语不发的躺上床。望着她的背影,陆封临只当两人跟以往一样无话可说。”?”

    很快的,陆封临便察觉到不太对劲,表面上他们之间并未有任何改变,可感觉上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她仍旧为他张罗三餐、为他清洗衣物、为他料理家务,就连用餐时两人也仍旧默默无语。

    尽管一切看似如常,但他就是觉得气氛不对。

    这话其实有点可笑,天晓得他们之间曾几何时有过所谓的气氛可言?可他就是感觉到了。

    两人平日虽然鲜有交流,但静默中总透着股无言的温馨,默默暖和着他的心。可这几天,她虽然同样做着那些事,他却感受不到一丝暖意。

    他甚至有股冲动想要追问清楚,但就算他开了口,又该问她什么呢?

    陆封临虽然觉得毋需为一个女人费心思,可他下意识里就是无法释怀。

    今天下了班他并未回去吃晚饭,反而找了辜言凯一块到酒吧喝酒。

    而一直对两人婚姻生活颇为关切的辜言凯,一直碍于调职的威胁只能隐忍着不敢多提,直到今晚,陆封临主动约他出来喝酒,终于给了他刺探军情的机会。“有心事?”

    “喝你的酒,少说废话。”

    辜言凯大胆推测,“意橙的事?”

    陆封临将手上的酒杯一放,板着脸瞪视着他。

    辜言凯知道,像这种时候自己最好识相的闭嘴,可他就是难忍好奇,“你们闹翻啦?”

    “你——”

    “我知道,喝酒,我喝我的酒。”辜言凯忙打断他的话,免得真被发配边疆。见好友不再多话,陆封临重新举起酒杯。

    辜言凯的嘴巴是阖上了没错,但目光却不时的往他脸上瞟,打量的意味不言而喻。

    就在辜言凯快按捺不住之际,陆封临无预警的开了口,“我不明白她心里在相些什么。”

    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也没点明,但辜言凯仍立即意会他所指何人。

    他心中不免暗喜,好友终于开窍了。但表面上,他没敢表现得太明显,免得坏了两人的发展。

    注视着他,辜言凯小心的选择措辞,“女人难免会任性,就别跟她计较了。”不出息却听到陆封临应道:“谁告诉你她任性啦?”

    “咦?”意料之外的回答让他一怔。

    不是任性?那应该是没有吵架,那如果不是吵架,会是为了什么事?辜言凯暗忖。

    陆封临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谈起她,甚至为她的冷淡感到心烦。

    “算了!喝酒。”

    怎么能算了?他好不容易才盼到好友的婚姻露出曙光,这会儿打死他也不能任由机会就此流逝。

    可好友已经摆明无意多谈,要再深究反而会坏事,他念头一转,“这样吧,明天晚上的酒会不如你带意橙出席。”

    辜言凯突如其来的提议,让陆封临愣了下,他压根没想过带她出席公开场合。担心他拒绝,辜言凯忙又补上,“就当是带她出去透透气。”要是他真在意意橙,他会考虑的,运气好的话,他们夫妻俩也许能有显著的进展,就算没有,情况顶多就跟现在一样罢了。

    陆封临没有答腔。

    而对好友的了解,辜言凯看得出来,他是听进去了。

    虽说不确定他是否真会带意橙出席,但至少有希望!辜言凯因而高度期待。

    %XX

    站在洗手槽旁,意橙边洗碗盘心里边生着闷气。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也许是气自己煮了一桌子的菜却等不到人回来吃,也或许是气陆封临这会儿可能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总之,她的闷气已经生了两、三天了,至今仍无消气的迹象。

    虽然两人平日鲜少交谈,但不管怎么说,是人总是会有感觉吧!

    她自认都已经表现得这么冷淡了,那死木头居然连句表示也没有,简直是气死她了。

    想着,她忍不住更用力的搓洗餐盘。

    洗完了所有的碗盘,心中仍有股冲动想要宣泄,她索性拿起刷子使尽力气的刷起流理台。

    当陆封临进家门,乒乒乓乓的声响立刻告知他意橙的所在位置。

    要不是这会儿亲眼见她在刷洗厨房,他也许会以为有人在拆厨房,毕竟鲜少有人洗个厨房能弄出这样一堆声响来。

    看着她那副使劲的模样,是人都知道她正在生气。

    他不禁怀疑,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这两、三天她只是在心里呕气,没有将愤怒表现出来,以致这会儿他并未将两件事联想在一起。

    就在他暗忖是否要开口喊她时,突然见她停下动作。

    “啊”她抓着刷子放声大叫,藉以渲泄心中的怨气。

    陆封临一怔,压根没有预期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将手中的刷子愤力一甩,意橙猛然转过身来,冷不防见到站在厨房门口的陆封临,她吓了一大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直觉脱口问。

    从她略显慌乱的神情,陆封临明白,她指的是自己是否将她刚才的失控全纳入眼里。

    突然间,他竟然感到有趣,这是他头一回见到她露出这种心虚又不甚自在的神情。

    等不到他的回应,她的双颊不自主的涨红。

    察觉到她的窘迫,他贴心的引开话题,“明天晚上我得出席一个酒会。”

    他没由来的提起,她先是一愣,跟着才意识到。他竟在向自己交代行踪?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告诉她,或许是要自己不用煮他的饭吧?她在心里自嘲。

    “我会记得不用准备你的晚餐。”

    她此话一出,陆封临才知道她误会了。

    看着她几秒,他才又吐出一句,“需要带女伴出席。”

    她发现他直盯着她看,脸上的神情像在等她的回覆,慢了半拍,她才猛然意会。敢情他要带她一块出席?!

    等不到她的回应,又见她神情似感不悦,他不禁懊恼的开了口。

    “如果你不想去就算了。”

    她一听,心下又是一阵愤怒。什么叫不想去就算了?敢情他只是一时想到,随口问问罢了!

    可更令她气恼的是,她居然听到自己问:“我该穿什么衣服?”

    正感后悔的陆封临一听,愣了一下。她愿意去?!

    他颇感意外的反应又惹恼了她。敢情他根本就不期待她答应?

    就在她气得想要脱口说不去时,脑海里冷不防掠过欧玫盈的身影。自己如果拒绝,他肯定会带她去。

    这样一想,她到口的气话全又吞了回去。

    而她听到陆封临回道:“你喜欢就好。”

    这话听在意橙耳里顿时成了随便之意,惹得她又是一阵不快。

    怀疑再这么跟他说下去可能会气死自己,她干脆背过身当他不存在,并重新抓起刷子奋力刷了起来,力道之大像要泄愤似的。

    陆封临明白谈话结束,自己该离开了,但,不知为何,看着她刷洗厨房的背影竟令他感到温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