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陆封临一句你喜欢就好,意橙像是要争口气似的,花了一整天的功夫妆点自己。

    虽说她知道自己这种心态很幼稚,可她就是气不过。

    而这一切的费心在陆封临傍晚回来接她时,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惊诧中得到了慰藉。

    自结婚以来,他头一日见到她如此刻意的打扮自己,一时之间,他只是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对她。

    看到陆封临惊讶的眼神,意橙有股冲动想问他自己今晚漂亮吗?是否有比欧玫盈还要漂亮呢?

    意识到自己无聊的比较心态,她暗斥自己神经,没事跟欧玫盈比较什么?简直是莫名其妙。

    “走吧!”她率先开口,免得自已继续胡思乱想。

    陆封临也察觉到自己的失神,点了下头便带头走了出去。

    见他迳自转身就走,以为他会过来牵自己的意橙一愣,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没风度,当下恨不得用脚下的高跟鞋狠狠踩他一脚。

    一路上她一直在心里呕着气,望着车窗外头根本不想搭理陆封临。

    由于两人本来就鲜少交谈,以致他没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到了会场停妥车,陆封临绕过车头来到意橙身边,直觉就要伸手揽过她,却因想起她并非平日应酬的那些女人而迟疑。

    意橙气恼陆封临木头之余心里也清楚,真要等到他自个儿动手,两人还有得耗呢!

    为了不想气死自己,意橙索性佯装毫无所觉,并迳自伸手勾住他的手臂。

    陆封临先是感到意外,但见她神情并无异状,才认定她此举不过是习惯性的动作罢了,却仍没来由的感到一丝欣喜。

    只不过他一才踏进会场就后悔了,他可以感觉得到,与会宾客的目光正有意无意的往自己脸上瞟,无言的提醒着他的与众不同。

    尤其是陪同自已一块出席的意橙,他忍不住在意起旁人是如何看待她。

    感觉到身旁的陆封临似乎不太对劲,她直觉抬望了他一眼,发现他脸上的线条似乎有些僵硬。

    费解的同时,她隐约也感觉到旁人的目光正朝他们这头聚集。

    一瞬间,她恍然明白过来。

    比起明目张胆的注目,意橙知道旁人那种有意无意的眼神更为伤人。

    这一刻,她彷佛明白了他为何总要用冷酷来伪装自己,这一切不过是为了用来保护自己不被伤害。

    突如其来的领悟让她的心没来由感到一揪,想到长久以来他过的居然是这样的日子,她心里便有说不出的心疼。

    忘了自己还在跟陆封临呕气,她一语不发的贴近他,勾着他的手臂暗暗使劲给予他支持。

    察觉到她的动作,陆封临本能的低头看她。

    她佯装自然的故意带开话题道:“这里比我想像的还要热闹。”

    就这样?陆封临对她的话感到怀疑。

    难道她没有注意到,因为自己的缘故,连带也使她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吗?

    “你……”他想开口追问,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有人向我们走过来了。”她转移他的注意力。

    陆封临也看到了,像这类应酬性质的酒会,有人前来寒暄也是理所当然了。

    来人除了跟陆封临聊生意外,也无可避免的问起意橙。

    相较于他的迟疑,她反而主动表明自己陆太太的身分。

    她的大方令他又是一阵意外,毕竟这几天她的态度一直颇为冷淡。

    也许她是真的闷坏了,他开始觉得,带她出来透气的确是个不错的决定。

    尤其见她态度自若,并未因为跟自己站在一起而有丝毫的不自在,这让他莫名的松了口气。

    与会宾客原先对意橙多少存有好奇,其中也不乏见不得人家好,抱持着看好戏心理的人。

    只不过这些人很快便发现,她压根不受外在的干扰,依旧处之泰然,清楚不可能有什么好戏看,众人的注意力逐渐转移到别处。

    见众人不再将焦点集中在他们身上,陆封临的神情也放松了不少,趁着他与人寒暄的空档,意橙低声向他表示要去拿些吃的东西暂先离开。

    陆封临这才想起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虽说自己早已习惯,可她毕竟不常应酬,心里因而懊恼着自己的疏忽。

    意橙走到取餐区为自已拿了些食物,才吃两口便听到刻意的嗲声传来,“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陆太太。”

    意橙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是个相当美艳的女人。

    见对方一脸挑衅,她自然也察觉到来者不善,遂不动声色的等着。

    原来,这女人就是陆封临的初恋女友,何莉薇。

    当年莫名其妙被陆封临给甩了,着实叫她颜面扫地,毕竟从来只有她甩人,没有人甩她的份。

    更别提生平头遭被甩,对象居然还是自已看不上眼的丑男,这口气叫她如何能咽下。

    尽管事隔多年,何莉薇也已嫁为人妇,却依旧无法释怀。

    今晚见陆封临偕同意橙前来,她终于逮着机会,打算上前一讨回当年所受的耻辱。

    “你一”定很好奇我是谁吧?”

    人家都这么说了,意橙也不好意思不问,“请问你是?”

    “何莉薇,我丈夫是禹扬实业的少东。”她一日语间难掩炫耀的意味,虽说禹扬实业和陆氏企业根本没得比。

    但因为鲜少了解商场相关资讯,以致意橙对禹扬实业根本毫无所悉。

    见她无动于衷,认定她是瞧不起自己,尤其禹扬的规模又不如陆氏,何莉薇更形恼怒。

    为了刺激她,何莉薇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同时……我也是你丈夫的初恋情人。”

    此话一出,果然引起她的怔愣。

    “怎么你不知道?”何莉薇眼里难掩得意。

    敢情这女人是来向自己示威的?意橙旋即意识到,心里也为陆封临的处处留情气恼起来。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难道你老公知道?”佯装惊讶的反问。

    冷不防被她这么一堵,何莉薇完全无法答腔,毕竟婚前交往这种事夫妻间自有默契,没事谁会平白无故的提起。

    被反将一军的何莉薇恼火的道:“我看,也只有像你这种货色才配得起陆封临那个丑男。”

    虽乍听到她对陆封临的诋毁,意橙感到气愤不已,但还不至于忽略她语气里的愤恨。

    敢情当年她被陆封临给甩了不成?

    意橙于是试探着说:“怎么我觉得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猛被刺中痛处,何莉薇顿时怒火中烧,“你说谁是酸葡萄?!”

    她的话无疑证实了意橙的揣测,心中一乐,“怪了,我指名道姓了吗?”

    另一头的陆封临见何莉薇找上意橙,心下不自觉感到忧心,遂撇下应酬的对象走向她们。

    正感到得意的意橙见陆封临往这头走来,顿觉心中扬起一股怒意。

    难怪人家说丑人多作怪,他非但不晓得安分,还一个勾搭过一个,先是那欧玫盈,这会儿又来了个叫何莉薇的女人,简直是气死她了!

    见意橙面有怒意,陆封临直觉以为是何莉薇说了什么。

    “怎么回事?”他关切的问。

    哼!这死男人竟还有脸问她怎么回事?意橙恨不得当场赏他两巴掌。

    原本因陆封临到来而心存顾忌的何莉薇,眼见他居然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从小到大,美貌的她何曾受过这等的漠视,尤其对象还是陆封临这个丑男人,简直是大大羞辱了她。

    何莉薇气得忘了这里是公共场合,毫无顾忌的大声对意橙咆哮,“你少在那边装清高,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为了钱你会嫁给他?”

    她刚才的大吼引起一旁宾客的注意,大伙纷纷竖起耳朵,眼光也瞟了过来。陆封临一听,脸色蓦地变色,而意橙眼里顿时染上火光。

    意橙瞪了他一眼,像在指责他一切全是他惹的祸。

    不过,比起跟陆封临的帐,她决定先将眼前的女人解决再说。

    将手里的盘子往陆封临怀中一推,也不管他是否接住了,意橙迳自回过头面对何莉薇。

    “怪了,你这女人这么生气做什么?该不是因为阿临娶的是我而不是你吧?”

    意橙的反应着实出乎陆封临的意料,原先他是认为她应付不了不怀好意的何莉薇,才不放心的过来看看。

    然从眼前的情况看来,何莉薇似乎没能从她身上讨到便宜。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谁会想嫁给这种丑男人?”她气得口不择言。

    霎时,周围传来一阵阵抽气声,与会的宾客们显然都听到了,而陆封临的脸色则更是铁青。

    反倒是意橙尽管眼底闪着怒火,脸上竟还漾着笑容,“我还以为抢着嫁他的女人多得是呢?”

    的确,这年头谁不想嫁给一个家财万贯的男人?在场的女人还真没有几个能出言反驳。

    “那是因为他有钱。”

    不料,意橙竟反问:“那又怎么样?”

    她不以为意的态度让何莉薇一愣,一时竟搭不上腔。

    “他本来就有钱。”意橙非但大方承认,甚至还刻意强调,“而且,是非常有钱。”

    周围宾客先是一愣,跟着都被她皮皮的口吻给逗了笑。

    “你……”意识到自己成了笑柄,何莉薇气不过就要发飙。

    “我怎么样?我老公就是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只要他一高兴,就算把钱全拿去整容也无所谓。”

    她这话一出,何莉薇连想拿陆封临脸上的伤疤做文章都站不住脚,整个人气到只差没有冒烟,最后只得悻悻然甩头离去。

    %XX

    意橙竟会挺身维护他,这是陆封临作梦也想不到的事,尤其这几天她似乎还在跟自己呕气。

    但不管怎么说,她今晚的反应着实出乎他所能预料的。

    因为她的坦荡自在,他甚至有种错觉,以为自己脸上的伤疤并没有长久以为的那么骇人。

    回程路上,他一直尝试着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意橙则不打算开口,她的心里气愤不已。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是气他跟外头的女人牵扯不清,还是气别人对他的诋毁,又或者是气他什么话也没说?

    一回到住处,她便二话不说的就往卧房走,这情形看在陆封临眼里终于察觉到情况不太对劲。

    稍早在酒会里明明还见她因气走何莉薇而得意不已,怎么这会儿却又毫无预警的生起气来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陆封临实在不明白。

    一进卧房,看完意橙坐在梳妆台一刖卸妆,他不懂自己为何会跟进来。

    他并不急着梳洗,而通常他就算不到书房处理公事,也该是在客厅里小坐,可他就是跟进来了。

    透过梳妆台的镜子,意橙看到陆封临站在房门口,看起来似是有话要对她说。

    莫名的,她心里立见升起一股期待?

    汪视着她的背影,陆封临庆幸不用直接与她面对面,这让他开口也容易些。

    不管怎么说,自己毕竟欠她一句最起码的道谢。

    只不过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的话一出口竟是,“我不打算整容。”

    “什么?!”原本佯装在专注卸妆的意橙猛然一听到这句话,错愕到甚至忘了掩饰。

    谁叫他的话跟她预期的着实差了一万八千里。

    陆封临也怀疑自己在说什么鬼话,但要改口也来不及了。

    “我不打算整容。”

    顿时,她忍了一整晚的气,不,也许该说是好几天的气全爆发了。

    “谁要你整容啦!”她猛地从椅子上站起。

    比起她突如其来的怒气,陆封临更在立忌的是她这句话里所透露出的含意。

    难道她一点都不介意息?

    “我以为……”

    不待他把话说完,她气愤的开口,“你以为你以为,什么都是你以为,你少在那边自以为是了!”说完她抄起一旁的睡衣,怒气冲冲的进了浴室。

    砰的一声关门巨响,宣泄她怒气的同时,也将他的迟钝给关在门外。

    头一回见她发飙的陆封临不觉傻眼,自他有记忆以来,这是首次有人敢这么对他,而且还是个女人。

    浴室里的意橙也不明白自己干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可她就是气不过,索性屁股往马桶上一坐,独自生起闷气来。

    %XX

    早晨醒来,昨夜的不愉快并未随夜晚的离去而消逝,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迹象。,这回除非是陆封临的眼睛瞎了,否则他绝对可以清楚的一眼就看出她的愤怒。

    虽说意橙今早仍准备了早餐,但写在她脸上的却是毫不掩饰的怒气。

    换做以前,陆封临绝计不会忍受这些,可怪的是他就是忍下来了,甚至还对她的情绪耿耿于怀。

    他想不透自己到底是怎么引起她那么强烈的反应?

    昨晚躺在床上,陆封临望着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思前想后就是没能想透。

    原本他还在期待她的怒气只是一时的情绪反应,等今早睡醒,一切便会回复原状。

    如今看来,情况并不如他原先预期的那么乐观。

    当然,他也可以像以前一样,对她的种种脾气视若无睹,毕竟他实在没理由在意她,可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他已无法再漠视她脸上显而易见的情绪反应。

    而矛盾的是,她既然在生气,又为何替自己准备早餐?

    再一次的,他发现女人比想像中还要难懂,甚至他连她到底在气什么也无法确定。

    坐在他对面,意橙板着张睑吃早餐,始终不愿看他一眼。

    陆封临终于按捺不住的开口,“你——”

    她冷冷的打断他的话,“你上班快迟到了。”

    这情况再明显不过,她根本不想和他说话。

    换做平常,要是有人敢让他碰软钉子,他肯定会毫不迟疑的拂袖而去,可这会儿他却无意就此放弃。

    迟疑了下,陆封临又道:“昨晚——”

    “晚点我要到市场买菜,你今晚会回来吃饭吗?”意橙又一次硬生生的打断他的话。

    而他也只能无奈的回应,“我下了班就回来。”

    也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只见她起身收拾自己的餐盘跟杯子走向洗碗槽,见她背过身去清洗杯盘,明白她不想跟自己谈,他只得认命的出门上班。

    到了公司一进到办公室,辜言凯已等在里头,陆封临就是用膝盖想也知道他的来意。

    然而此刻,他根本没有心情和别人探讨自己的隐私。

    “不想去高雄就立刻从我眼前消失。”陆封临劈头就道。

    原本满心期待的辜言凯压根没想到好友一大早,会一脸老大不一高兴的来上班。

    不过他是聪明人,知道这会儿并不是好奇的好时机,除非自己真的想被调去高雄。

    识相如辜言凯,他决定暂时撤退,免得平白扫到台风尾,那可就冤枉了。

    然而,就在他的手搭上门把之际——

    “阿凯!”陆封临突然唤住他。

    “什么事?”他心下窃喜,连忙回过身问。

    陆封临叹了口气,“过来坐吧!”

    由于实在猜不透立忌橙的心思,他确实需要找个人谈谈,期望能从第三者口中理、出头绪。

    辜言凯坐下后,“昨晚还好吧?”他直截了当就问。

    “刚开始。”

    “出了什么事?”他着实不解。

    “她跟何莉薇碰面了。”

    听到这名字,辜言凯多少也猜得出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他不急着追问,只是静静等好友说下去。

    “原本我以为她也许无法应付,结果却是何莉薇被她给气走了。”

    “意橙气走了何莉薇?”

    这倒鲜了,毕竟何莉薇那女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好友的意外陆封临不难理解,想起昨晚何莉薇气炸的神情,他嘴角不觉上扬。

    “那不就得了,你还烦什么?”辜言凯不解。既然占上风的人是意橙,他又为何如此懊恼?

    陆封临本也这么以为,无奈……“回到公寓后,她跟我大吵了一架。”

    “大吵了一架?!”你跟她?”辜言凯不懂这又是什么情形。

    “其实也不算。”严格说起来只是她单方面在发飙,详细的原因他到现在还弄不明白,之后她就把自己关进浴室了。”

    “因为何莉薇?”

    “似乎不是。”陆封临无法确定。

    他的回答让辜言凯感到费解。敢情当事人自己心里也没谱?

    “你不知道?”

    “她不愿意谈。”想起今早在家中的情形,他感到很挫折。

    这情形看在辜言凯眼里窃喜不已。显然意橙已在不知不觉间进驻好友的心房,对他造成影响了。

    不过他并不急着点破,眼下他要先弄清楚事情的始未,如此才能帮得上忙。

    “你是说意橙在跟你冷战?”

    陆封临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是如此。

    见好友点头,辜言凯又问:“而你不知道为什么?”

    陆封临重申,“她不愿意谈。”

    将好友的懊恼看在眼里,他百分之百肯定的一语道出事实,“你在意她。”

    “我没”陆封临本能的就想否认,但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止住,因为他确实在意她。

    “也许你该跟意橙坐下来好好谈谈。”辜言凯建议。说不定能把搁在她心里的症结给打开。

    陆封临认为,他这话说了等于白说。如果意橙愿意谈,这会儿他也毋需坐在这里懊恼。

    见好友不语,辜言凯继续道:“意橙并不是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否则她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的。

    经过这阵子的相处下来,陆封临自然也清楚这点,正因为这样,他才更对她的怒气感到莫名其妙。

    “我想你们需要的是多点时间相处。”辜言凯相信,只要他们能多了解对方,横在彼此间的问题自然能迎刃而解。

    然而,他的建议对陆封临而言,无疑是道棘手的难题,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她相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