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女驸马(独宠)》 第120章 大结局(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其后数年,大陈再无战事。

    日转星移,寒暑易节。到了宝云十年,宝云帝的禅让大礼就提上了日程。丞相陆海楼,冷寒,被授为顾命大臣,辅佐小皇帝登基。

    关于旧陈改国号为“楚”和宝云帝退位之事,《陈史稿》则载:“宝云十年,国泰民安,四海升平。宝云帝自感双王之乱中余孽太多,主动禅让帝位于长子陈轩邵。并与十万大楚遗民议和,改国号为楚。且为昭和帝建皇陵以祭。

    九月初三,宝云帝与太子在太和殿授受玉玺成礼,庆云朝立。”父子两朝,国号中都有个“云”字,不得不说,这是因为皇后云氏的缘故。十年来,皇后云氏为宝云帝操持后宫,无一日不尽心。先后诞下三名皇子,一名皇女。夫妻恩爱非常。

    后宝云帝退位,皇后云氏也随丈夫下野。二人携手共游天下。而这,又是另一段佳话了。

    云缨最近总觉得,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为什么呢?

    从十四岁到三十岁,她不过是活在权力的漩涡当中。如今三十岁了,步入而立之年,人生又翻出了新花样——她的丈夫要与她携手共天涯。吃吃喝喝玩玩不说,终日相伴,亲密比之前十年更甚。真是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了。

    没想到,都三十岁了。君琰还粘她粘的要命。更没想到,三十岁了,还能活出另一种人生。

    出了皇宫,外面又是一方新天地。她总觉得跟着君琰的十几年,什么好事,坏事都遇见过了。直到出了宫,开始周游天下,才发现从前的人生还是太狭隘了。君琰又是个会享受的,上位时积累了数不清的财富,下野后也会经营之道,让这周游天下的小日子过得是比皇宫里还荣华富贵。倒是把她一日养的比一日胖了。

    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亲。她的身材保养的还算好,只是最近又被他喂肥了一点。赶紧节食,否则以后去楼兰啊,大月氏啊,就难以长途跋涉了。当然,君琰说他可以抱着她去那些个地方,她才不要呢。这路得自己走,才有滋有味。

    这日,他们刚从江南赶回京城看儿子。路过白螺镇。

    君琰说要去拜见师父,她就跟着去了。

    但是一路上,男人老是想当众占她便宜。原来她今日穿着男装,青丝高高束起,乍一看真是个翩翩佳公子。他就爱看她这幅打扮,摸摸小手还不够。温热的吐息越来越靠近,一双眼眸温柔如水,眼中只有她的身影,其余万物都失了色。

    到了君琰他师父在的小酒楼。云缨先敬了一杯酒,然后看君琰又拿出十万两银票,交易那种吃了就“火热行.房”的小药丸了。她也真是服了他,十年来不知吃了多少瓶。直到现在,有点年纪了,依旧是热情不减。

    师父给了他们十瓶,五百多粒。问君琰下一次什么时候要货。答曰:一年以后。

    她简直要哭了。一年,五百多粒。

    君琰,你牛。

    告别了瞎子师父。她又问了君琰:“你师父怎么当初正好救了你?”

    “因为师父当时就住在军营附近,”郑君琰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当时,我不是派了那些个暗卫随你进宫吗?后来想想又不放心他们是否忠诚,就把师父请到了京城。方便控制。没想到这个安排救了我一命。”

    “是啊,不是你色迷心窍,怎么会被谢小宁给暗算到?”她又气起来。

    男人委屈起来:“云儿,这件事和谢小宁的美色无关……当时你离开我去往皇宫。我想念你,所以喝了点闷酒,才会被……”

    她打断了他的话:“够了,够了,我知道了。现在我在你身边,不会喝闷酒了吧?”要不是曾经亲眼所见,她也不相信原来君琰也会喝高了。

    “当然不会了。”男人往她身上靠:“每天睁开眼看到你,就够我醉的了。”

    “说的挺美。”

    “哪里有你美,”他抬手扫过她的耳坠:“云儿,你的首饰一个月没换新的了。到了前面集市,我来为你选一些好的货色。”

    “别买太贵的,”她蹙起了眉头:“你一个月就要我换一次。买太好的太浪费了。”

    “再好的,也配不上你。”他笑道:“我自有分寸。”

    一边唠嗑到了集市。男人又开始买礼物大作战。进了首饰店,先是随意包下上品翠翘、金簪,步摇,华胜各十根。要不是她拦着,他简直要把这间店买下来。进了胭脂店,他又买下石榴娇,大红春,小红春,嫩吴香……各色十六盒胭脂。

    进了玉器店,他又买下最名贵的五色石榴石玉佩……

    大包小包一大堆,买的马车都要堆满了。直到她拽着他不让再买下去,男人才作罢。

    上了马车。她又恼起来:“叫你别买这么多。我几个月都用不完……”

    “我乐意,每天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心情会更好。”

    男人厚颜无耻地这么说。

    --------------------------------分隔线----------------------------

    三日后,马车进了皇宫。

    儿子陈轩邵一早就得到了消息,携着弟弟妹妹来迎接。陆海楼和冷寒陪着小皇帝前来见他们。平时,也是他们两个丞相负责教导小皇帝处理家国大事。儿子已经登基了半年,君王之道已经学的像模像样,把天下治理的也不错。

    “父皇,母后。”

    “来,邵儿给母后抱抱。”她张开了怀抱,抱了抱儿子。嗯,重了不少。又抱了抱二儿子珏儿和三儿子瑜儿。最后才抱了抱小女儿妍儿。女儿才六岁。说真的,当初离开皇宫最舍不得女儿。好在范娉婷和容姨,汤恩和照顾着这四个活宝。她才能够安心离开。

    “母后,”陈轩妍眨巴着小眼睛:“你们在宫里住几日呀?”

    “三日。”

    “那母后和我睡好不好?”瑜儿最缠人。已经抓住她的袖子:“母后跟我睡嘛。我要听母后讲故事。”

    “我也要母后跟我睡!”珏儿不甘示弱:“母后,母后,珏儿想您。”只邵儿当了半年的皇帝稍微有点架子了:“轩珏,轩瑜,父皇母后刚刚回宫。累着呢,你们别老缠着他们。都多大的人了,还要父母陪着睡,不害臊。”

    妍儿小眼睛汪汪:“我要父皇陪我睡……”

    云缨扑哧一笑:“好,那母后今晚跟你们睡。君琰,你陪陪妍儿去。”

    “不行,”郑君琰抱过了女儿,露出严肃之色:“母后和父皇后天要去老家看望外公了。今晚让她好好休息,你们几个,一个都不准跟母后睡。都给我乖乖睡自己的房间去。妍儿乖,明天晚上父皇陪你。今晚陪你母后。”

    不愧是严父,一下子叫四个小兔崽子听了话。都兴致阑珊地散了。

    她有的时候责怪君琰太严厉了。邵儿五岁就独立了,珏儿,瑜儿,也没在父母的襁褓当中度过多少日子。但是君琰告诉她:“我和你都是要出宫的。以后邵儿就是皇帝。父亲不在,长兄如父。要让珏儿,瑜儿他们两个从小尊敬邵儿。”

    她点了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初靖王不尊敬陈朝弈,陈朝弈不尊敬父皇。所以才会犯上作乱。君琰吸取了教训,有意让两个小儿子,从小把长兄当做父亲一般尊敬,这样才能保证三个儿子会和睦相处。可惜了邵儿小小年纪,既要当长兄,又要当君主。

    不过君琰和她的教导有方,邵儿的确是个能扛得住天下的小男子汉。唯独妍儿,作为他们唯一的女儿,模样又像她,所以多得君琰的宠爱。

    陪了孩子们三天。前两晚他们睡在含章殿,做快乐事。第三天,君琰才把妍儿叫过来,三个人一起睡了一晚。第四天,他们就得走了。

    父亲如今在寻龙县享清福,君琰有意要亲自去拜访他一次。她就随他去了。不过此行,她的目的不仅仅是探望父亲。

    还有一个人,十年了,也该见见面了。

    -------------------------分隔线----------------------------

    沿着当初她一个人上京城的路,又回到了寻龙县。到了家门口,只见泥金的“云府”匾额结扎了红绸。雨檐下,挂着一双节日才用的大红灯笼。门框窗棂上,到处张灯结彩。所有仆人,老妈子都一字排开站在门口。

    当车队停下来之后,君琰首先下了马车。又搀扶她下马车。她爹云守城和陆家伯伯,三少爷陆海堂带领家属上前来,撩袍下跪。

    行完了君臣之礼,才是叙旧。已经离家十六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好在,人都平平安安的。

    “爹,”她问道:“最近身子怎么样?要不要多喊几个太监服侍您?”

    “不必了,”爹倒还是老样子:“你爹我看到宦官就头疼。你别请一干小太监进来,平白无故看着不顺眼。”

    “那爹要不要去京城住?”君琰始终挂着讨好的笑:“也方便照顾两个孙子。”

    “我都一把年纪啦。不跟你们年轻人瞎折腾。”

    她爹倒是真的看轻。

    絮叨完了家常。她又唤来了陆海堂,询问了芊芊的现况。当初,她把芊芊赶回了寻龙县。并且下了命令,不准芊芊踏出寻龙县一步。所以十年以来,音讯全断。只知道,芊芊回到陆家老宅之后,和陆海堂一起生活。不久之后,陆海堂娶了芊芊为妻。

    陆海堂和他哥哥陆海楼不一样,他才不高,志不远。成年后,就在老家经营家产。把陆家的门楣发扬光大。还做了些生意。十几年来,也没什么出息。相貌呢,也是不甚入眼。但是性子格外憨厚可掬,对妻子芊芊也是关怀备至。

    陆海堂跟她说,芊芊这些年过得还不错。已经生下来了第三个大胖小子。只是身子底不好。需要常常吃药调理。除此之外,就爱弄一些花花草草的。倒也没什么不如意的。不过她变得恨怕孤单,他就多要了几个丫鬟陪她说话解闷。

    “芊芊……她没有没有提过我?”

    “没有。”陆海堂笑道:“云缨,就算芊芊从前和你闹翻了天。现在你们都是做了母亲的人了,你还做了十年的皇后,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怕她……记恨我。”

    “没事,你别想多了。芊芊她的个性你也知道。虽然弱了点,还激了点。但也不是看不开的人。”陆海堂复添了些许茶水:“那些个隔阂,都是你们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其实过了这么多日子,再去看,过去的那都叫啥事。”

    “说的也是呢。”

    但,她还是不敢去见芊芊。

    当天晚上,她睡在君琰的怀抱里,翻来覆去不是很安稳。男人看她精力过甚,就要了她两次,帮她消遣消遣精力。最后赤.裸相拥。说着情话。男人喜欢这样彼此不穿衣服,亲密无间地抱着。说是手感好,还方便再来一次,也真是脸皮厚。

    她有点苦恼:“君琰,我不敢见芊芊。要不然我们先去小虞山上拜祭一下陆海烟再去见芊芊吧。过几天正好是她的忌日。”

    “随你。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隔日早起,却是下了一场清明时节的小雨。等到太阳出来了,屋檐上的雨水,缓慢地流淌下来。就敲出个日头里的微雨声。

    他们一起来到了小虞山上。正逢清明时节,山上草长莺飞,杂树生花。青石披红戴绿,河水洇染艳霞。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但,再美好的景象。也遮掩不住她心里的那道坎。

    君琰知道她对陆海烟的愧疚,所以宝云元年,就派人把陆海烟的尸骨挖了出来。并且立了一座坟墓葬之。

    陆海烟死亡的真相,她知道,君琰知道,陆海楼知道,陆海堂后来也知道了。就算当初刚知道的时候,还有些隔阂和痛心。但是十年的时间了,什么恨都淡了。唯独陆伯伯还不知道这件事。她不想去刺激老人家,所以一直瞒着。

    陆家兄弟把妹妹的坟墓照顾的很好。她站了一会儿,望着“陆海烟”三个大字。淡淡开了口:“我来看你了。陆姐姐。”

    若是人有轮回转世,现在你该是个咿呀学语的孩子了吧。陆海烟,杀了你,我从未后悔过。但是,我心怀对陆家的亏欠,奔波千里。是的,我无法面对养育你长大的陆家人。对不起陆伯伯,对不起陆哥哥,对不起陆海堂。

    并不是,对不起你——陆海烟。

    但愿你下一世,能够平安一生。

    点了一炷香,插到香炉里。再磕了三个响头。

    忽然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转过身,只见身后的桃花林仿佛红霞做成的虹桥,从天际到地堑直铺下去。桥的尽头,是她的青梅竹马,芊芊。岁月不曾在芊芊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依旧是曾经的倾国倾城,不过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没想到,会在这时候遇见了芊芊。

    “你也来给她扫墓?”她反而淡定了下来。因为君琰在身后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是的。娘娘。”芊芊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走到了墓碑前:“二小姐喜欢马蹄酥。我做了些带给她。没想到你也来拜祭她。”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你过得好吗?”

    “三少爷对我不错。”

    “那就好。”

    “云缨,”芊芊最后道:“谢谢你。”

    “不用谢。”这一路,我们彼此已经分不清恩怨孰是孰非。所以,不用谢。但也只能:“再见了。我和君琰还有事。”

    “路上保重。”

    下了小虞山。马车已经备好了。她问君琰我们下一回去哪儿,他笑着说:“武陵啊,那儿是我们定情的地方。怎么能不去?”

    “你要不要脸,别单方面宣布定情。”

    “我当然要脸,我要是不要脸,就在山上要你一次。想必这里的滋味不错。”

    “大!流!氓!”

    结果上了车。他真的不要脸起来,抱着她欢爱多次。一路折腾到出了县城。马车驶向前方,驶入未知的明天。她明白,彼此的人生旅途才刚刚开始新历程。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尔虞我诈的权谋争斗。只有相亲相爱,相依相偎。

    她想起一句诗。君琰上位以后,厚颜无耻地写过很多情诗给她。大多是讲诉男欢女爱之事,还有彼此的缠绵情意。令人看了都面红耳赤。难为宝云帝,还会忙里抽空如此讨好皇后。但,大多数的情诗她都忘记了。只有一句尚可入目——

    “曾有山水诉风光,云梦无邪尽舒朗。”

    有你相伴。再无寂寞长夜。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