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双手虽然小 第八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陶芳捧来首饰,“妈要你戴这套珠子,喂,你还未梳头,咦,这位是谁?”

    陶芳一边招呼一边替嘉扬梳头簪花戴珠宝,嘉扬任由摆布。

    陶芳说:“你的缎鞋在这ā!

    一看,三-高,嘉扬坚决说:“不!”

    陶芳赌气,“那你照穿矿工靴好了。”她匆匆走开。

    嘉扬找到一双球鞋穿上,她对上司说:“来,我带你参观园子。”

    约翰森一直在微笑,“你没邀请同事?”

    “这不是我的婚礼。”

    “说得好。”她带他到鸟语花香的帐篷下吃早餐。

    约翰森说:“这ê媚静平和,似世外桃源。”

    “来,多喝一杯咖啡。”她看见父亲起来了,站门口,嘉扬伸手招呼。

    他进去了,一会儿,母亲出来,叫女儿过去。

    “妈,找我?”

    “嗯,打扮好了?口红都还没抹上,嘉媛已在途中。”眼睛瞄的且煌罚“那洋人是谁?”

    “妈妈,我们根本住在洋人的国度ā!

    “胡说,这ǖ脑住民是红印第安人。”

    “妈,你想说甚么?”

    “那人是谁?你爸担心到极点。”

    “真没想到你俩还有共同兴趣。”

    “嘉扬!”母亲的脸拉下来。

    “是我上司。”

    “咄,此人为何一副迷醉模样。”

    “高小姐错矣,人家见多识广,麾下金发美女如云,个个长得像芭比娃娃。”

    “我们没请他。”

    “当是我的朋友吧。”

    总算把母亲打发走了。

    约翰森为人机灵,约莫知道发生了甚么事,笑问:“批准没有?”

    嘉扬笑笑。

    “你们华人家庭组织严密,相爱一生,互相体贴,真正做得到父慈子孝。”

    “你看到没有,这房子,这花园,这筵席,统统由父母支付,老板的声音当然响亮。”

    约翰森环顾,“这是一幢华丽的住宅。”

    “你去过著名的圣地亚哥动物园没有?设备美奂美轮,可是自虎豹绿油油不安眼神看到,它们知道已失去终身自由。”

    约翰森温柔地说:“你想得太多了。”

    一辆吉普车停下来,嘉媛到了,她看到堂妹,匆匆问:“我到甚么地方换衣服?”

    “二楼转左,陶芳等你呢。”

    一切准备妥善,牧师已经驾到,人客车子把回环私家路停得水泄不通,丰富食物陆续摆出,香槟瓶子卜卜打开。

    嘉维出来给妹妹两朵兰花,嘉扬把其中一朵别到约翰森胸前。

    光是这个小动作已叫他依恋。

    婚礼就是有这种魅力:穿纱衣的美少女笑脸盈盈,酒香扑鼻,花好月圆,男生乘机看人,又被看,人间一切烦恼暂时全丢在脑后……

    嘉扬把约翰森带在身边,怕他受到冷落。

    他则笑说:“吃完这一顿婚宴,我该学会华语了。”

    嘉扬的电话响起,在这种盛况之下,也只有她会拎档缁埃也只有她会听到电话响。

    “嘉扬,我是胡自悦,彭先生到了没有?”

    “到了,已经站在台上指手画脚。”

    “那我放心了,我去酒店查过,他没入住,也没取消房间,又不通知我。”嘉扬不出声。

    他对女人,一向如此,他是主人,人人都得听他的,顺从他的主张安排。

    “没事了,嘉扬,谢谢你。”

    “没问题。”

    她抬起头来,听父亲致辞,母亲坐在嘉维身边,冷冷看登胺颉

    嘉媛匆匆挤到嘉扬身边,“新娘子叫你呢。”

    嘉扬对约翰森说:“我要去执行任务了。”

    不知怎地,陶芳忽然怯场,不肯出来。

    她是主角,没奈何只得迁就她,今日之后,一切就难说了。

    还是嘉扬有办法,到母亲耳畔细言几句。

    “呵,我马上去拿给她,为甚么不早说。”

    立刻到房中小保险箱取了那只大钻戒出来交给嘉扬,母女都松口气:这么丑的东西总算找到合适主人。

    嘉扬一边叫:“电灯泡来啦电灯泡来啦”,一边把指环套在大嫂手上,陶芳的忧郁一扫而空,被嘉扬及嘉媛推党鋈プ鲂履铩

    嘉媛对嘉扬轻轻说:“钻石不过是碳。”

    “我知道。”

    “要把整座矿山炸开,搜罗三吨泥土,才能找到一卡拉钻石,你说多么糟蹋生态。”

    “暴殄天物。”

    彭先生转过头来,“嘘。”

    一对新人交换戒指,大家鼓掌欢呼。

    嘉扬只想除下腰封重新做人。

    嘉宾们毫不客气涌到餐桌前自取食物。

    嘉扬肚饿,但是穿嫡身纱裙甚么都吃不下,光吞涎沫。“嘉扬,我们又见面了。”

    嘉扬抬起头,咦,这男生好不面善。

    “记得吗,陈在豪,我们在飞机上见过。”

    嘉扬奇问:“你是女方亲戚?”

    “不,男方,我千方百计托人取到请帖,我曾是伴郎表弟的补习老师。”

    “你喜欢婚礼?”

    “我听人说,你是新郎妹。”

    “特地来看我?”

    “正是,来,请你跳舞。”

    嘉扬没有拒绝,与他滑下舞池。

    电话又响,嘉扬一手搭在男伴肩上,一手听电话。

    “嘉扬,我是麦可。”

    “是麦可,你在甚么地方?”

    “珍已放出来。”

    嘉扬一听,如释重负,这真是最好的礼物。

    “在使馆休息一日,明日返家。”

    嘉扬吁出一口气。

    “抵暮笤倭络。”

    电话挂断。

    陈在豪看到她面色凝重,便问:“重要的公事?”

    还来不及回答,约翰森已经搭导绨蛞求让舞。

    他轻轻对嘉扬说:“不要与外人交往,他们不明白我们这圈子的生活。”

    嘉扬微笑。

    婚礼歌手如泣如诉地唱起来:“我想我会爱你一段很长很长的时候……”

    “听到没有?”

    她又唱:“直至十二个永不,我仍然会爱你,那真是老长老长一段时间……”

    “所有的爱都有关长相厮守。”

    约翰森说:“我马上就要赶回纽约开会。”

    “多谢你来观礼。”

    “不客气,是我的荣幸。”

    “我叫人送你到飞机场。”

    “我自己叫出租车即可,记住,圈外人不适合你。”

    嘉扬笑得弯腰。

    约翰森走了。

    陈在豪问:“那是你的长辈?”

    “是上司。”

    “看得出人老了,心未老。”

    嘉扬笑,“来,跳舞。”

    陈在豪接过她的手,“你的手真正小。”他再一次对嘉扬双手尺寸表示意见。

    这次,在自己的家,又与他熟稔了,嘉扬说:“这双手虽然小,但属于我,不属于你。”

    陈在豪一楞,随即明白嘉扬的意思,点头说:“有志气。”

    嘉扬苦笑,“在外头喊破了喉咙,如何如何维护女性权益,在家,偏偏不能摆脱权威专制的父亲阴影,也算得讽刺。”

    陈在豪刚想说甚么,那边客人已经轰动起来,女宾争邓担骸叭踊ㄇ蛄耍扔花球了。”

    陈在豪拉导窝镄∈肿吖去。

    陶芳站在楼梯顶,眼睛看导窝铮示意她接。花球落下,一百只手伸长了去争,眼看要掉在嘉扬头上,嘉扬伸手一拨,花球飞往嘉媛处,谁知嘉媛比她更怕,用拍网球手法,一下拍到另一角去。

    那边起码有三个年轻女宾涌向前乱抢,结果绊倒在地,压烂了粉红色玫瑰花球。

    嘉扬叹口气,“人各有志。”

    陈在豪点头,“看样子你会选择事业。”

    “是呀,盼成家者就莫在此蹉跎光阴了。”

    陈在豪只是笑。

    这时,彭念祖走过来,上下打量小陈,小陈何等机灵,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微笑嫡经等斡刹喂邸

    半晌,彭氏唔地一声,小陈知道他初步已经及格了,毕恭毕敬喊声彭先生。

    “你在做事还在读书?”

    “史丹福商管硕士生,彭先生,在交易所办公。”

    嘉扬只想上楼去换衣服,“你们慢慢谈。”

    房间ㄏ扔腥嗽冢那是嘉媛,她已换回T恤长裤,正在吃一大碟日式炒。

    嘉扬见她精神奕奕,十分欢喜,“嘉媛,身体全好了吧。”

    “大后天又要出发。”语气欢欣。

    嘉扬恻然,“这利马狐猿真的征服了你的心。”

    “亲友中只有你明白我。”

    “我去过雨林采访才明白接近大自然的乐趣。”

    嘉媛点头,“我们自尘土来,将归于尘土。”

    她们谈得好不投契。

    嘉扬的母亲咳嗽一声,“一对新人更了衣,要向你们道别呢。”

    “他们去何处度蜜月?”

    “地中海。”

    嘉媛立刻说:“地中海被欧亚非三大洲包围,是个极之富风情的地方。”

    嘉扬骇笑,“你整个人像本活的《国家地理杂志》。”

    他们到楼下送别新人。

    嘉维夫妇挥凳殖顺底吡恕

    客人散得七七八八,乐队正收拾乐器,厨房也整理得差不多,啊,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彭念祖说:“我且回酒店去睡一觉。”

    嘉扬微笑,这ㄒ衙凰的事了。

    “嘉扬,你结婚时我们再做得轰动一点。”

    然后,彭念祖向前妻点点头,取过行李走了。

    夫妻俩从头到尾未交谈一句。

    嘉扬握住母亲的手,“妈-”

    “不必可怜我。”

    “是,高小姐。”

    嘉扬想反手拉下裙子拉链,有人问:“可需要帮忙?”

    转头一看,“你还没走?”

    陈在豪点头,“不舍得走。”

    嘉扬温柔地说:“已经曲终人散。”

    “嘉扬,我可以约会你吗?”

    “我行踪飘忽,不是好对象。”

    “我可以等。”

    “怎么敢叫你浪费宝贵光阴,时间一去不回头,未来是你一生中最重要十年,你大可育三子一女,同时筹备退休。”

    陈在豪十分惆怅,“你一定要去美国?”

    “合约都签好了,已在找公寓房子。”

    嘉扬打开大门送客,陈在豪恋恋不舍离去。

    终于,她回到楼上脱下纱裙,只见腰身上肉被勒得一条条紫血痕,像受过刑似的。

    衣服一脱下肚子就饿,她到楼下看见剩菜便吃。

    她母亲不以为然,“你也太随和了。”

    “妈,全球亿万儿童正在捱饿,世上只有五巴仙人类想吃甚么就可以吃到。”

    “所以你一点架子也没有。”母亲讽刺她。

    嘉扬诉苦,“我就知道迟早找我出气。”

    “那位小陈先生有甚么不妥,为何将人扫走?”

    “你知道他以甚么为生?”

    “是位基金经理。”

    “铜臭,铜臭,钱眼ㄗ杲钻出,俗不可耐。”

    “咄,人家会赚钱,你只会问要钱,岂非天作之合。”

    “我对他没有激情,走不到一块。”

    “你想怎么样?”

    嘉扬侧低罚希望有那种巴不得要钻到对方心肝思维ㄈサ挠望……可惜不能在母亲跟前说出来。

    她放下碟子,“我要好好睡一觉,别叫我。”

    嘉扬碰到自己的颍一下子入睡。

    她看到珍伊娜推门进来,“嘉扬,好睡。”

    嘉扬十分高兴,“珍,你无恙?”

    “多谢你救我。”她坐下来,“好心自有好报,祝你步步高升。”

    珍看上去精神奕奕,比往日年轻,全无烦恼,十分轻松。

    “我看到你的节目了。”

    “珍,请予指!

    “他们把你形象塑造得十分可爱,一定成功。”

    “珍,老实话。”

    珍笑了,露出雪白牙齿,“我说的,全是老实话。”

    就在这个时候,嘉扬惊醒。

    怔怔地,满嘴苦涩,她连忙到厨房找水喝。

    华人传说梦见一人年轻了,是表示不祥,那人可能已经死亡,魂魄前来报梦。

    嘉扬内心忐忑。

    只听得偏厅有人搓麻将,一位太太说:“子仪你那媳妇真是享福的命,一嫁过来甚么都有,全是现成。”

    “人是有命运的呵。”

    “不由你不信。”

    “当心,我做清一色万子。”

    “最难得是嘉扬,憨头憨脑,甚么都不争。”

    “这孩子就是笨。”

    嘉扬微笑,听得出母亲语气中无比怜爱。

    “有福气才那样豁达。”

    “子仪〉煤茫甚么都问夫家要的女儿,多羞人。”

    偶而闲了下来,嘉扬觉得手足无处搁,真不自在。

    忽然之间,其中一个伯母说:“看,看!电视上是嘉扬,咦,这明明是美国电视台呀,你看嘉扬多有风头。”

    麻将牌一下子全停下来。

    啊,特辑出来了。

    嘉扬开了厨房内的小电视机观看。

    每次看到荧幕上的彭嘉扬都是突兀的,这次她看见自己站在墨西哥边境,报道连环谋杀案:“凶手是谁?没有人知道,亦无人侦查,这些不幸的年轻女性,像被屠宰的羊一样……”

    她看上去比真人成熟漂亮。

    嘉扬听到了赞美:“像明星一般。”

    “可是打入荷里活了?”

    嘉扬啼笑皆非。

    不不不,我不是演员,我是记者,我不是去拍外景,我是做采访,可是,有时感觉混淆,分不出真假。

    “来来来,继续牌局。”

    嘉扬回到寝室,电话响了。

    是约翰森,“那小子还在你家吗?”

    嘉扬微笑,“已经走了。”

    “在飞机上已经想念你。”

    “我看到片段出来。”

    “大获好评呢,连带我脸上生光。”

    嘉扬听到脚步声,“妈来找我,我要装睡。”

    她丢下电话蒙低范也不动。

    她母亲推开门,见她倒在蛏希只得掩上门离去。

    嘉扬偷笑。

    电话铃再响,嘉扬在被窝中听。

    “嘉扬,是麦可。”

    “怎么样?”

    “嘉扬,我们已经离境,明朝可抵达纽约。”

    “总算回家了。”

    “经过这一次,她毕竟明白,甚么叫大势已去。”

    嘉扬啊一声。

    “我的责任已经完毕,我还有其它工作等狄做。”

    “把地址告诉我,我来看她。”

    “嘉扬,你为一个朋友,你也仁至义尽,不必去自讨没趣了,失意的人很难侍候,一味怪世态炎凉,红小兵欺师灭祖,老朋友跟红顶白,让她自己休息康复吧。”

    “麦可你几时变得那样噜苏?”

    “是,她住在南端货仓区,电话及电邮号码是-”

    嘉扬熄掉电话,不再挂虑。

    她贪婪地在自己的蛏虾煤盟了八个小时,因为不知道下一次是几时。

    临走之前,嘉扬想去探访赫昔信,可是一想,还是不要去骚扰人家的好。

    见了面,礼貌上他少不免得赞美几句:“做得好,嘉扬,全北美洲看得见你尊容,大明星了”之类,何必呢,愈发把人家的际遇比了下去,不如悄悄的来,悄悄的去。

    她静静收拾行李。

    母亲把香奈儿及阿曼尼套装整理出来送她,“穿党鼍担端庄大方。”

    “多谢你割爱。”

    她吁出一口气,“终于离了婚。”

    “感觉如何?”

    “这不过是手续,其实早十年已经失去丈夫。”

    “老爸这次做得还算漂亮。”

    高女士自嘲:“嫁一次,得一对漂亮听话子女,加一笔赡养费,际遇也不算好差了。”

    嘉扬觉得帮全世界受不平等待遇的女性申冤容易,帮母亲平反就相当困难。

    她说下去:“一切用我宝贵青春精血换来,是公平交易。”

    嘉扬不想再说下去,一味嗯嗯嗯。

    “听说你在纽约找地方住。”

    “正是。”

    “你爸怕你太潇洒住到格林威治村去,立刻叫租户迁出,让你搬进七街对牢中央公园的住宅。”

    嘉扬十分意外,“我家在纽约有房产?”

    “别叫陶芳知道,算是你的嫁妆好了。”

    “呵,彭念祖先生果然十分发财。”

    “何止这样一点点,还供不相干的人出国留学兼包食宿呢。”

    “妈,各人修来各人福。”

    “听说那女人对你十分客气周到。”

    “他不会在她那ㄊ帐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对生父倒十分了解。”

    嘉扬感慨,一牵涉到钱财,日子久了,女方不过沦为对方高价置下的一件摆设,腻了,必定要换。

    “妈妈,陪我去纽约走一趟。”

    高女士想一想,“也好,这样对女儿行踪有个了解。”

    那是一幢维修得非常好的老房子,电梯门是一扇伸缩铁闸,需用人手拉拢开启,一层一层升上去,十分趣致,彭家那间在七楼。

    两房两厅,用水汀,暖而不燥,窗户大而光亮,宽敞露台,可以看到公园。

    嘉扬非常喜欢,“拆卸重建时可值钱了。”

    “彭念祖也那么说。”

    离了婚,母亲倒时时提邓。

    设计公司已经派人在装修。

    “幸亏蛞烟Ю础!

    “妈,你睡这一间。”

    “我要去新泽西探亲戚。”

    “甚么,你不陪我?”

    “彭嘉扬还需要老妈作伴?”

    嘉扬没想到会被母亲甩掉,倒是仿徨了一阵子。

    下午,高家亲戚派人来接了他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愁寂寞,嘉扬代她高兴。

    装修公司一早已选定家具:一张大写字史旁诳吞,既是工作桌又是饭剩加张大梳化,可招呼朋友过夜,影音设备齐全,还有最新款私人计算机,嘉扬啧啧称奇。

    不过,电光石火间,她明白了。

    她问设计公司负责人:“是一位胡小姐交代你们这样做的吧。”

    “你猜得一点不错。”

    是胡自悦的心思,怪不得那么合嘉扬的心意,正是,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大家在彭念祖麾下讨生活,得饶人处且饶人。

    “胡小姐说,一切简约就没错。”

    接担有人抬进十多盘芒类植物,点缀室内,“最易打理,一星期不浇水也行。”大蛏鲜敲装咨被褥,似正伸手召人去好好睡一觉。

    有一个人走进来:“我送花来给彭小姐。”

    嘉扬连忙说:“放在这ā!

    一大束玫瑰花放下,露出送花人真面目,原来是约翰森。

    他说:“欢迎你加入大家庭。”

    “陈腔滥调。”

    “可需要我为你设宴介绍同事?”

    “不必了,静态低调些好。”

    “可是,每个人已经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这也难不倒嘉扬,她笑吟吟道:“宁为人知,莫为人见。”

    “那么,星期一上午九时来开工作会议吧,这是你的工作证。”

    “不请我吃午餐?”

    “我早已约了人。”

    “啊,故意冷落我。”

    “是,待你知错了,好送上门来。”

    “好计画。”

    电话铃响,“嘉扬,还喜欢布置吗?”

    “自悦,是你,谢谢你,你像持迪砂簦点铁成金。”

    “不是我功劳,一切由彭先生吩咐。”

    “他回杭州没有?”

    “……”

    “自悦,有事发生?”

    “嘉扬,我在香港,昨日我与彭先生碰头,他同我摊牌,要与我分手。”语气相当平静。

    这么快,虽然是意料之中,没想到即刻发生。

    “他离了婚,已是自由身,他打算向赵香珠求婚。”

    嘉扬瞠目,“谁是赵香珠?”

    “一个香港女演员。”

    “有名气吗?”

    “嘉扬你自幼生活在西方不知道,人家是颗红星。”

    “十八岁?”

    “不,已经三十出头,不过非常懂得打扮。”

    “父亲打算向她求婚?”

    “他说是,或者,只是叫我走的借口。”

    嘉扬说:“走就走好了。”

    胡自悦不语,嘉扬以为她会饮泣,她却没有。

    半晌她问:“我们仍是朋友?”

    “当然,到纽约来,我招待你。”

    她松口气:“嘉扬,我没看错你。”

    嘉扬忽然问:“你可有看错彭念祖?”

    “不,我也没有看错他。”

    “他可有安排你日后生活?”

    “有,丝绸厂仍由我打理。”

    “那多好。”

    “是,我将终身感激他。”

    挂断电话,发觉装修人员已经离去,公寓内一切设施应有尽有,连香皂毛巾俱齐。

    嘉扬把衣物挂出来。

    珍伊娜就住在格林威治村,嘉扬决定去看她。

    即使被她奚落几句,又有何妨,甚至尝闭门羹,她也不介意。

    嘉扬买了鲜花水果,在公寓门前按铃,有一女子探头出来问:“找谁?”

    “珍伊娜。”

    “珍在前边儿童公园ā!

    嘉扬只得找了过去。

    离远看见一班幼儿围狄桓鋈颂故事,说的不过是三小猪与大灰狼,可是讲得绘形绘声,精采万分,令孩子们战栗惊呼,又一次证明是歌者非歌:故事本身有甚么重要呢,说故事技巧才是精粹。

    那个讲故事的人,正是珍伊娜。

    她瘦了,可是一双眼睛ㄈ杂芯神,眼角看到嘉扬,实时招呼:“你怎么来了,也不预先通知一声。”出乎意料之外的友善,令嘉扬放下心头一块大石。

    珍伸手接过大水果盘,立刻分给小朋友享用。

    嘉扬陪她坐在沙池边晒太阳。

    珍身旁放狄恢换繁J椒⑻跷薜绯厥找艋,正在播放卜狄伦的民歌摇鼓先生:嗨摇鼓人,为我奏一首歌在一个铿锵的早晨,我会追随你而去

    ……

    嘉扬微笑,“你气色不错。”

    “这话应由我来说。”

    “我很想念你。”

    “来,熊抱一下。”

    她俩拥抱,两人都诚心真意,可是不知怎样,身体之间夹杂敌矶嗾习,再也不能恢复旧观。

    “嘉扬,我欠你人情金钱。”

    “这样说,折煞我了。”

    “不是你的话,我还真出不来,此刻我在戒毒所清除一切癖好。”

    “那我放心了。”

    “你兄弟已经结婚?”

    “是,已赴地中海蜜月。”

    “你的家人是无价宝。”

    “渐渐我也发觉了。”

    珍伊娜终于说到正题上去:“我看到你出镜。”嘉扬不语。

    “他们的剪辑手法真厉害,为所欲为,唯我独尊。”

    “我有点失望。”

    “无论怎样,都斗不过大公司,能记住这一点,就不会错。”

    “多谢指!

    “换了十年前,我一定控告他们违约及侵犯权益,到了今日,我明白到不必再浪费人力物力与他们斗,大机构闲时养凳来个律师专门等人来告,我一个人哪ǔ缘孟。”语气酸涩,却已无怒意。

    她俩步行返公寓。

    “嘉扬,你此刻在约翰森手下?”

    “目前他是我上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