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被劫?”清晨薄雾中,偏僻的角落处扬起一道想极力压抑、却又无法忍住的刺耳尖叫。“你们‘杀手楼’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不仅正事办不了,现在就连联络的纸条都会被人所劫!”

    “说这些已是无济于事!据我们被袭击的人所言,如今能确定的是,劫走纸条的人并非北宫晔底下的人所为。”

    “那、那我的身分还不会败露,是不是?”

    “很虽说!对方的身分我们尚未查出来,纸条最后会不会落入北宫晔手中,还不一定。”

    “那该怎么办?我得时时提心吊胆吗?”

    “信上写了些什么?他认得出你的笔迹吗?”

    “没什么!只是催促你们快将事情解决,至于我的笔迹……我不确定他是否认得。”

    “既然如此,看来得尽速解决才能一劳永逸……这么吧!今日午后,你邀他一起出门来……”

    “城西的月老祠?”凉亭内,北宫玄冥轻啜口茶后,才皱眉问:“怎突然想去那儿了?”

    “听说那儿的月老灵得很,旭儿。姗姗、——年纪都不小了,我是想说去那儿帮他们求个好姻缘。”赵水-一脸柔笑。

    “娘,我不急……”北宫旭抗议。他过个一年半载就要飞出京城游历去,可不想被啥月老给绑上红线。

    “姑母,要去月老祠吗?姗姗陪您去!”赵姗姗兴致勃勃的,一看就知想为自己求个如意郎君,最好对象就是北宫晔。

    “——也去!”赵——也不甘示弱,深怕自己没跟上。心目中的理想郎君让胞姊给求走了。

    “老爷,您说呢?”赵水-怯懦笑问,就怕夫婿不答应。

    眼见一干女眷兴致高昂,北宫玄冥也不好泼冷水,心想家中还有一名年纪最大、却对自己婚事丝毫不急的孩子,确实是该抓他一起去求个姻缘,登时点头答应。

    “也好!哪个人去通知晔儿,让他跟着一起去。”让月老好好瞧瞧这孩子的好样貌,他这个作爹的帮儿子求起姻缘,也才能事半功倍。

    “我去!”

    “我也去!”

    蓦地,赵氏双姝不约而同地起身,两人赛跑似地双双飞奔去通知。那景象该怎说呢?人家庙会热闹时,是表演着双龙抢珠:而她们是活生生上演着双凤抢珠。

    至于那颗宝珠呢?呵……除了此刻人在书房的北宫晔还会有谁呢?

    ☆

    “露馅了!”书房内,夜影端视手中纸条上的字迹,刚毅薄唇勾起一抹森寒笑痕。

    “是露馅了。”颔首轻语,北宫晔眸光沉敛。

    “真的露馅了。”看着咬了一口的饺子露出饱满馅料,阿-一边附和,一边享用她的点心。没办法!昨夜儿太晚入睡,是以今早日上三竿才醒来,没来得及享用热腾腾的早膳,北宫晔便让人下饺子给她填填肚子。

    这女人……人家在谈论正经事,她却风马牛不相及地多嘴。谁理她的饺子露不露馅!

    夜影恼怒瞪视一眼。若非一大清早北宫晔便向他说明昨夜所谈的一切,也清楚小姐的画像,日后还得靠她取回,此时此刻还真想将人给轰出府呢!

    “吃-的饺子吧-!”重重弹她一记,北宫晔笑骂。

    捂额痛呼,阿-一脸委屈。“我是瞧你们净绷着脸,好心活络气氛嘛!”

    再也懒得理她,夜影一脸严肃。“这笔迹的主子是谁,我们心知肚明,你打算怎么做?”幕后凶手已经确认了。

    “我想‘杀手楼’那儿应该也知他们联络上出了纰漏,在不确定纸条是否落到我手中、而猜出幕后主使者是谁之下,为恐夜长梦多,可能这一、两日会有所行动。”

    “那么?”夜影挑眉。

    “呵……别心急!我们静待对方的动作。”若有所思地淡笑,眼底蒙上一层阴冷。这是他给的最后机会了,若对方还执迷不悟,那他亦将不客气。

    彷佛知晓他尚存最后一点情面的心思,夜影静默不语,心中却有了决定……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就算对方收回对“杀手楼”的委托,他夜影亦不会如此简单就放过曾起杀心的敌人。

    这两人怎说话像谜儿一般,听他们绕了一圈,却始终没道出谁才是幕后主使者。阿-心底不免犯嘀咕。

    唉……昨夜儿她也曾问北宫晔谁是主使者,奈何他嘴儿紧得像蚌壳,怎么也不肯透露。

    正当嘴里塞着饺子,一双圆眸滴溜溜地直瞅着两人转之际,蓦地听见书房外远远传来一阵纷乱、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儿,赵氏双姝已经奔至,不约而同地娇声邀约--

    “表哥,姑母说要上月老祠祭拜,姑丈要你也一块儿去呢!”

    来了!

    北宫晔、夜影两人颇有默契地互觑一眼,从彼此眼中知道对方此刻的心思和自己一样。

    “上月老祠是吗?”斯文脸庞毫无异色,仅是轻轻浅浅地噙着淡笑。“明白了!我会和大家一块出游的。”

    月老祠啊……本该替天下有情男女牵引红线的神灵祠庙,今日将会被殷红鲜血所玷污吧……

    ☆

    城西,香火鼎盛、许多欲求好姻缘的姑娘家前来祭拜的月老祠内,威定王府一伙人一字排开燃香祝祷。唯独北宫晔兴致缺缺,神色悠然地在庙外的一棵大榕树下,享受清风吹拂,甚至连一路跟着来凑热闹的阿-也被阻止进入。

    “为啥我不能进去?”手持心爱紫葫芦灌了一口美酒,阿-醉眼有些蒙-,可口吻实在不大服气。

    “-进去作啥?”笑眸瞅凝,北宫晔逗弄反问。

    “进去……进去……”对啊!进去作啥呢?歪着螓首想了许久,她蓦地击掌笑了起来。“进去拜拜啊!”大伙儿来此地不就是为了这目的,怎别人可以进去拜,她就不行?

    彷佛看透她的心思,举手送出一记重弹,得到她哀哀叫疼声后,北宫晔才慢条斯理地轻笑。“人家是去拜月老求姻缘,-呢?”

    “我也去求姻缘啊!”怎么别人能求,她不能求吗?从小就被醇酒给腌渍了的脑袋瓜没有细思,直接脱口而出。

    求姻缘?瞄了一眼,北宫晔忍不住笑骂。“-还求啥姻缘?想求,求我好了!”他北宫晔就是她的姻缘!

    猛地,阿-这才想通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再见他一脸的调侃,思及昨夜儿他的表白,这会儿粉嫩双颊瞬间赧红。

    “我……我不求了!”讷讷憨笑,被一双深黝炽热的眼眸瞅得尴尬,索性转身闷头灌酒,藉以逃避令人脸红耳热、小鹿乱撞的目光。

    这丫头不知所措的脸红模样真有趣!

    就算转过身,北宫晔依然可以清晰瞧见她原本嫩白小耳,此刻红艳欲滴的羞赧样,不禁愉快地朗声大笑。

    正想再出言逗她个几句之际,蓦地,一抹黑影倏地现身在身后,破坏了原本轻松、愉悦的气氛。

    “都安排好了?”收起朗笑,他语气淡然地问。

    “是的!”夜影神色森冷。

    “很好。”眼眸眺望着祭拜完、正从祠庙出来的一行人缓缓地朝自己而来,他勾起轻浅笑纹。“好戏上场了……”

    听他们好似暗中作了些安排,好奇心驱使下,阿-马上忘了刚刚的羞涩,急巴巴回身追问:“什么好戏?你们作了啥安排……”

    “嘘!”食指轻点上樱唇,北宫晔扬眉微笑。“-瞧了就知道,别急!”

    干啥一副神秘兮兮的?阿-才想抗议,却在一伙人已然靠近而不得不硬生生地忍住到了嘴边的抱怨。

    “晔儿,要你陪着一起来就是想你一同进去祭拜,看月老能否配个好姻缘给你,结果你却躲到这儿来!”北宫玄冥实在拿这个儿子没辙,满脸的无可奈何。

    “爹,一家子太多人求,月老会忙不过来的!”打趣笑语,四两拨千斤。“姗姗、——两位妹妹呢?怎不见她们?”怪了!怎么只有爹、二娘和旭弟出来?

    “她们还在里头诚心祈求呢!”对着兄长暗暗作了个鬼脸,北宫旭可清楚得很两位表妹的心思。两人大概都伯自己的诚心不够,唯恐月老将兄长小指上的红线绑到对方小指上,是以现在还在月老神像前默祷比耐力。

    心知肚明鬼脸下的未臻之言,当下仅是悠然自得轻笑……呵,赵氏双姝就算在里头诚心跪求一百年,她们的婚配对象也绝不会是他北宫晔。

    没有心思去理会她们,北宫晔俊目一瞄,发现赵水-似乎有些神色不宁地四处张望,漂亮薄唇不禁泛笑。

    “二娘,-瞧些什么?”呵……四周净是香客与卖着绑着红线的男女泥娃娃的小贩,二娘好似很有兴致哪!

    “没,没什么!”赵水-吓了一大跳,没料到自己举动落入他人眼底,霎时间结结巴巴。“我……我瞧这四周景致优美,所以忍不住分神多看一眼……”

    “原来如此!”笑着颔首,北宫晔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二娘在找人呢!”

    “怎、怎会呢!”唇色瞬间苍白,赵水-强笑提议。“听说这月老祠后有片竹林,景致更是清幽雅致,大家要不要过去赏玩?”

    “好啊!好啊!”北宫旭率先笑着答应。

    “天色尚早,去瞧瞧亦无妨。”北宫玄冥抬头瞧了天色一眼,也没拒绝的意思。

    “夜影,你觉得呢?”不知为何,北宫晔突然漾着笑意问起在众人面前,向来沉默少言的夜影。

    “既然二夫人有此游兴,大家自然得陪着二夫人赏游才是。”夜影恭谨答道,微垂的眼眸在众人无所觉问迅速闪过一抹诡谲异彩。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北宫晔还是一脸悠闲的笑。

    “我去叫两位表妹一同去!”北宫旭一脸兴奋,转身往不远处人潮汹涌的月老祠冲去,准备解除赵氏姊妹的诚心、耐力之赛。

    ☆

    月老祠后栽植了一大片青翠竹林,其处清幽雅致、少无人迹,与祠前的热闹、喧扰大异其趣。在午后的凉风里,顺着石阶漫步其问,倒也心旷神怡。

    金阳穿过翠绿林叶,洒在竹林中某处特意清理出来、摆上石桌、石椅供游客休憩的的空地,也落在正悠然歇脚等人的北宫晔一行人身上。

    “怎地旭儿去找人找了这么久?”北宫玄冥微拧着眉。他们先行一步漫步林间,本以为北宫旭与赵氏姊妹会随即跟上,谁知却一直不见踪影,这才停脚歇息顺便等人。

    “可能姗姗、——她们瞧见了新鲜的玩意儿,一时舍不得走,就这么给耽误了!”赵水-小声猜测,深怕夫婿又对儿子发怒。

    点了点头,大概也知两姊妹的性子,北宫玄冥没再多说什么,视线落到正在逗弄挂着憨笑的圆脸姑娘的儿子身上……

    咦?晔儿虽然平日风趣、开朗,但对姑娘家却向来维持着温文有礼的疏远态度,就连对同住府中的赵家姊妹亦是如此,何尝如今日这般的温柔、亲昵?莫非……

    瞧他轻轻地为圆脸姑娘抚去发上落叶,北宫玄冥像似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刚毅嘴角因而微微上扬……

    对了!那姑娘好象叫做阿-是吧?是晔儿的救命恩人哪!呵……这般的结果也是不错!晔儿算是“以身相许”报恩情哪……

    像似突然察觉到旁人目光,北宫晔停下了动作,似笑非笑的神情好似在责难爹亲应该非礼勿视。而阿-则无知无觉地抱着她心爱的酒葫芦,眼底的蒙胧醉意显而易见。

    被儿子这般无言责难,北宫玄冥尴尬地轻咳了声,故作威严地转移话题。“对了!晔儿,你可查出一直想置你于死地的人了?”

    问话一出,就见北宫晔敛眉;阿-竖起耳朵;立在后头的夜影扬起冷笑。而趟水-则螓首低垂,隐藏在水袖下的双手交握,不住颤抖。

    “大抵知道是谁了。”嗓音低沉、轻缓,却让某人不由自主地浑身轻颤。

    “谁?你说出来,让爹去揪出那混帐,斩他个一百八十段!”北宫玄冥吼声如雷,几乎要跳起来了。

    不理爹亲的吼声,北宫晔一脸关切询问。“二娘,-冷了是吗?怎浑身打颤呢?”

    “不……我没事……”慌张、怯懦地摇头。

    “晔儿,这时候你管你二娘冷不冷!”惊天吼声毫无稍减,气极儿子重点不管,净在意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快点告诉爹,到底是哪个混帐……”

    哇!果然是曾当过将军的,吼声大得像啥似的!有些受不住捂着耳朵,阿-同病相怜地看着北宫晔……真惨!原来他家也有一个老爱吼人的亲人!

    “爹!”截断爹亲吼叫,北宫晔眸光诡谲直盯着垂首不语的赵水。“我一直期待着那人改变心意,撤回对‘杀手楼’的委托,那么我可以当作完全没这回事。然而那人还是让我失望了。”

    所有人都顺着他目光瞅向赵水-,蓦地,阿-恍然大语,一脸不敢置信;夜影则浑身的杀气再也不隐藏。唯独北宫玄冥依然不解,然而由儿子的神态、语气中惊觉到事有蹊跷。

    “晔儿,你这话……是啥意思?”语气迟疑。

    “爹,我想你应该问二娘才是!”神态波澜不兴,口吻却益发冷凝。

    “这到底……”转头想问枕边人,然而北宫玄冥赫然发现赵水-竟迅速起身,一步步退离石桌,直至不远处的一株翠竹下。同一时间,藏身在竹林内的数十名黑衣蒙面人,眨眼问同时跃出,手持森亮长刀将北宫晔等四人重重包围。

    直至此刻,北宫玄冥总算明白儿子的言下之意了。

    “为什么要杀晔儿?”看着她向来怯懦的脸庞,此刻浮现狠戾,他不禁厉声质问,心中万分沉痛。

    多年夫妻之情,他待她不薄啊……而晔儿虽与她不亲,但亦尊重,为何她却起了毒心?

    “为什么?”赵水-凄厉大笑。“因为他阻挡了旭儿继承北宫家的一切、因为他什么都比旭儿强、因为所有的好处都让他给拥有了、因为他要赶走旭儿,让旭儿离开我身边!”

    凭什么?凭什么北宫家的财富、权势都让他一人给独占,而他们母子却只能仰人鼻息,任何事只要他出声,所有人就得唯唯诺诺?就因为他是正室所出,身分高贵;而旭儿是她这个卑微的妾室之子吗?

    赶走旭弟?闻言,北宫晔摇头苦笑,澄清。“离家遨游名川百岳是旭弟的心愿,我只是支持他完成梦想而已。北宫家永远是旭弟的家,我怎会赶他呢?”

    “如果不是你煽动他,他又怎会想离开我身边?是你想要赶走他!是你!”厉声指责,疯狂大喊,她完全听不进去别人的说辞。

    “哇!二夫人好象癫狂了……”瞧她那模样,阿-悄声低语。

    “是疯了!”难得夜影赞同她的意见,冷声宣示自己的见解。“想取王爷的命,这本就是一件发疯才做得出来的事!”因为没有哪个正常人想自寻死路,让他夜影来夺命。

    “水-,-真是疯了!”北宫玄冥大声喝骂,两道浓眉皱得几乎快打结。“-说,这件事旭儿有参予吗?”如果有,那教他这个作爹的情何以堪?

    “旭儿不知的……他只高兴着要离开我、飞离我身边……”眼神迷蒙、喃喃自语,随即神色一变,恨声道:“老爷,本来我只打算要一个人的命,但如今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就别怪我心狠!”所有人都死了,北宫家的一切就全是旭儿的了!

    “-意欲如何?”北宫玄冥心惊。

    “如何?”她猛然狂笑,对着众蒙面人大声道:“将这四人都杀了,事成后,赏金追加十倍!”

    面对临场追加的委托任务,其中一名专与赵水-接头的蒙面人咭咭奸笑。“大伙儿都听清楚了,上!”

    话声方落,数十名蒙面人不约而同以着雷霆万钧之势凌厉朝众人攻去,霎时间,刀光森森自四面八方扬起……

    铿锵、铿锵、铿锵……

    蓦地,一连串刀剑交击声乍然响起,数十道青衫大汉不知打哪儿飞身窜出,手提银光湛亮的锋利长剑,替他们挡下蒙面人的攻击,在蒙面人的震惊下,训练有素地反击开战。

    一时间,只听刀剑声不断、吆喝声不绝,一场毫不留情的血腥杀戮已然展开。北宫晔则护卫着阿-和北宫玄冥退至一旁的安全之处,而夜影则早已加入战局中。

    “哎呀!原来你们说的安排就是这个啊!”立在厮杀战场的外围,阿-看着众人打成一团,这才恍然大悟。

    北宫晔点头无语看着场中的激烈战况,此时几名青衫大汉已经挂了彩,而蒙面人也有好几名已经倒下死绝。

    “真没想到你二娘她会……”话说了一半,北宫玄冥也不知该怎么说,只能痛心疾首地叹息。

    就在此时,北宫晔凌厉视线搜寻起赵水-,却见她惊恐的脸庞眼见情势不对,而踉舱地飞奔逃命时,说时迟、那时快,一抹湛亮、森然的银光从夜影交手的蒙面人手中断刀激射而出,分毫不差自她后颈贯入,一刀毙命。但身体却还是诡异地往前跑了几步,才砰然倒卧在地。

    眼见此一诡谲景象,阿-瞠眼咂舌,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脖子,低声咕哝。“提醒我记得别惹火夜影!”刚刚那截断刀取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是凑巧刀断了,而赵水-傻得跑去让刀捅,根本就是夜影干下的。

    此一状况,北宫晔当然也瞧见了,当下暗自叹息,随即运气大喝--

    “住手!”其声如狮吼,震得杀红了眼的众人不禁身形为之一顿,各自跳开来。

    瞬间,杀戮静止,蒙面人齐聚一方,青衫大汉与夜影在另一端提防戒备地与之对峙,空气沉滞凝结,只有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弥漫飘散。

    “‘杀手楼’有个规矩,若委托主已死,你们将不再执行追杀任务,是吧?”沉沉凝视着众蒙面人,北宫晔朗声质问。

    “是的!”方才发言的人,如今再次出声响应。

    “那么你们可以收手了,委托主已然死绝。”

    此言一出,众人随着他目光落到赵水-尸体上,随即发言人又再次出声--

    “北宫晔,你是少数我们‘杀手楼’无法完成的任务,令人不得不佩服!”嗓音隐含着一丝欣赏,随即大掌一挥,“走”字方落,须臾间所有蒙面客走得无影无踪,干脆得很,就连同伴尸体亦没带走。

    蒙面人一离去,青衫大汉朝夜影和北宫晔躬身拱手示意,二话不说也闪人离开,竹林内又仅剩下他们四人。

    “他们到底是谁啊?”满心好奇的阿-忙不迭地追问。

    “我手底下的探子们。”心不在焉地随口应付,北宫晔目光落在逐渐走近的夜影身上,不禁喟然一叹。“你还是下手了。”

    “我说过绝不留情的!”夜影沉声冷凝,思绪却飘荡回到了十多年前的那一夜……小姐啊,夜影遵守了诺言,绝不让您失望……

    看他神色便知又回忆起过往,北宫晔亦不打扰他,缓步走向痛心抱着赵水-尸身的爹亲。

    “水-,-真傻!为何要这么做……”北宫玄冥老眼泛泪。毕竟是十多年的夫妻情分了,教他怎能不悲痛。

    “爹,对不起……”黯然叹气。

    “不,不是你的错!这一切只能怪你二娘自己。”

    “爹,旭弟那儿,别让他知道二娘因起歹心而死。就告诉他有人刺杀我,二娘却无辜遭殃吧!”不希望弟弟知晓亲娘的狠毒,也不希望兄弟间因此而有了芥蒂。

    “我明白……”北宫玄冥点头,话才起头却被两道尖叫与一声心慌、迟疑的泣音给打断。转头一看,竟然就是迟来的赵氏双姝与北宫旭。

    “这……这是怎一回事?娘,她……她怎么了?”北宫旭已然听不见两姊妹惊见死人的恐怖尖叫,颤巍巍地奔至娘亲尸身前跪下,抱着尚有微温的尸体哭叫。

    “这是怎么一回事?娘为何死了?你告诉我、告诉我啊!”

    “旭儿啊……”猛然抱着小儿子,北宫玄冥老泪纵横。

    默然看着眼前这一幕,北宫晔悄然走开,这一刻他没资格多说什么劝慰的话。

    “别责难自己。”蓦地,阿-走至他身边,小手紧紧握住温热大掌。“他们的伤心不是你的错,喝酒吧!”话落,酒葫芦已经递到他眼前。

    紧紧反握住温嫩小手,北宫晔接过酒葫芦,狠灌一大口后,才苦涩地笑道:“一醉解千愁吗?”

    “不!”摇着头,阿-对赵水-可没半分情感,对她的死丝毫无伤感之情。“应该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要知道,我宁可死的人是她而不是你!我这是在庆祝没死错了人。”这是她对他所说过最像是情话的话儿了。

    闻言,北宫晔忍不住沉沉低笑,认真地瞅凝着她。“阿-,我真高兴有-陪在我身边。”她总是能出乎他的意料、以着不同的观点思路逗他开心哪!

    呵……是啊!他是该庆祝死的人不是自己啊……

    ☆

    之后,在北宫旭的追问下,北宫玄冥用北宫晔的说法告知赵水-的死因,怒得他直愤恨嚷嚷要找出凶手为母报仇。北宫晔只好蒙骗他凶手已经死在那场拚斗中。当然,代罪羔羊自然是那几个死在竹林中的蒙面人了。

    然而也因为这样,北宫旭才不再整天喊着要找凶手,专心筹办娘亲的丧事。

    而丧事过后一阵子,北宫晔从夜影那儿挖出一马车的“醉馨酿”,整装待发准备去交换姊姊的画像与拐人家的女儿。

    这日,威定王府大门前一片忙络,群仆忙着打点主子出门远游的行头。最后在某毫无耐心的小酒鬼催促下,马车终于缓缓地驶离王府……

    “有件事儿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趴卧在马车内舒适、凉爽的软席上,阿-撩起布帘子,瞧着前方沉稳驾驭骏马的夜影,随即又放下帘子,悄声说道。

    “奇怪什么?”北宫晔学她压低嗓音笑问。

    “就是……”歪着螓首沉吟好一会儿,她小小声、就怕被前方的夜影给听见。

    “明明你才是兰馨姊姊的弟弟,可我瞧夜影比你还心急画像的事儿!而且据我观察,夜影对保护你的安全可说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连他自己的性命大概都没你的重要吧!”虽然他身为护卫,可是这未免也太诡异了些。

    “因为他答应过姊姊……”将她揽入怀里,北宫晔沉沉一叹。

    又是兰馨姊姊?搔着头,阿-实在纳闷。

    瞧她一脸不解,北宫晔低声轻笑。“夜影,他是爱着姊姊的。”

    “耶?爱一个死人?”圆眸睁得老大,几乎快掉下来,她突然觉得一阵阴风吹来。

    “夜影十来岁就爱上了姊姊,那时姊姊可还没死!”被她的表情给逗笑,他不禁摇头。

    “兰馨姊姊当时知道吗?”满眼好奇。

    “姊姊是不知的,而我也是渐渐成长后,才了解夜影深埋在心底的情感。”否则他当时十岁,哪懂得什么男女情爱。

    “哇--夜影还真痴情。”这一痴就痴了十来年呢!阿-佩服不已,连忙又问:“那兰馨姊姊可有心爱的人?”

    摇摇头,北宫晔笑叹。“姊姊这一生最爱的人,大概就是我了吧……”就连病中知晓自己命已不久,却还为他安排了一切,就连夜影亦是她的一颗棋哪!

    姊姊明知只要她出口,夜影必会奉行不-,然而她竟还要求夜影得以命守护着他,每每思及此,他都深深有种感觉--除了他之外,兰馨姊对任何人都是残忍而无情的。

    这世间不该有人视他人之命比自己更重要,然而姊姊却给夜影设下了这个下公平的遗命,偏偏夜影却乐此不疲,自己也不想解脱,真让他头疼。

    “嗯……我突然觉得兰馨姊姊好象是个挺有意思的人,你说说她的事给我听吧!”能让他和夜影如此思念且影响他们如此深的人,肯定是个不寻常的人物。

    “呵……姊姊她啊……”

    思怀低喃轻轻响起,男子诉说着儿时回忆;而圆脸女子则噙着憨笑静静听着,偶尔饮上一口美酒,让缓缓行驶的马车载着他们前往绿水竹屋环-的世外桃源去……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