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地球上出了一些事情。他们去处理去了,估计很快就回来了,良玉说。

    “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左岸等人驾驭着传送门来到了这里。听孟良凡提及,左岸就把地球上发生的事,给他说了说。

    左岸说:“他们把目标定在了木星,研究木星上的气旋风暴,还有木星周围的卫星。有一架载人航天器,被气旋冲击,上面的三个人差点遇难,若不是我们救了他们,他们连同他们的航天器都已经变成灰烬了。我们根据老铁的描述,在木星周围创新加固了封印,没有谁能发现木星的诡异”

    孟良凡说:“你们管得也有点多了,从今以后,凡是人类的事情,你们尽量不要插手。除非是遇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左岸说:“这些规矩我都懂,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才会出手去帮助他们。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做的很隐秘,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们”

    孟良凡说:“都尽量不要干预他们的事情,尤其是国家大事。如果觉得这里烦闷,也可以偷偷潜回地球去休息一段时间……”

    孟良凡的想法很简单,除非地球是遇上了毁灭性的灾难,否则一般不愿意让他们出手。

    这一天,孟良凡潜回了地球,随便找个住处休息下来。第二天,孟良凡遇上了在北京徘徊的南一权。

    “可算找到你了”南一权说:“孟家老家和咖啡厅的被摧毁,我还以为你们凶多吉少了呢”

    两人找了个酒馆坐了下来。

    孟良凡说:“有些人,想要借此铲除我们,可事实上,哪有那么容易呢”

    “你们现在的住处哪里呀”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即便告诉了你,你也找不到”

    “我只是好奇而已”

    孟良凡说:“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去过好你简单的生活就好了。人生的奥义在于追求彼此安稳,现在的南国也都有一岁多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应该为他们考虑。以后,对于我们来说,你还是少见为好”

    南一权说:“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选择,你是我的好兄弟,我知道你在做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我不能去陪你们了,我只想用我的一己之力,让他们过得幸福”

    “生活,只有平凡才是真,只有简单才能长久,不要忘记我给你说的话,多做一些公益的事情,为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做出一点贡献”

    南一权说:“慧慧是支持我的,虽然我们的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是他一直都是支持我去做公益的。没有钱,我们就出力……”

    孟良凡说:“很好,我为你们感到高兴”

    “你一别,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你了!你还是原来的模样,而我们已经垂垂老矣!”

    “没有那么夸张,在我面前,就不要说自己老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已经活了几千万岁……”

    “哈哈,当然不信!我才不会听你胡扯。从认识你的那一天到现在,也不过短短十年,你非要说自己是个老不死的,兄弟我真是笑掉了牙齿”

    “刚才,只是开了一个玩笑”

    “再过几天,我们将举办十年相聚的派对,你要不要来参加呢?”

    “这和一群苍蝇聚在一起,讨论自己吃过的肉没什么区别!我就不和你们去凑了个热闹”

    “你这嘴可真够毒的,居然说我们是苍蝇。算了,你的眼界开阔,早就不适合我们的圈子,我没有必要强人所难”

    孟良凡说:“十年相聚,要么是炫酷,要么是诉苦,哪里会谈到什么感情。我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少去参加这些铺张浪费,毫无质量的聚会!”

    南一权说:“老同学见一面,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孟良凡说:“当下宴会的习气,并没有昔日的好。你尽量少喝一些酒,不然别人会把你说的话当成疯话,把你这个人当成疯子”

    南一权说:“其实,我并不完全认同你说的。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水清则无鱼。无论是什么样的圈子,我们都要融入进去,这样我们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

    孟良凡问,“说说,你怎么做呢”

    南一权说:“我可以呼吁大家一起做公益,那季明,和钱罡杰他们,这几年挣了不少钱,要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那在公益事业如虎添翼啊”

    孟良凡说:“每一个人的钱都来之不易,也能明白的,他们不一定能明白,即便是昔日的好朋友,随着各自的圈子和阅历的不同,我觉得他们不一定会掏出自己的钱来陪你做公益……”

    “有一点机会是一点机会,只要有这个机会,我们都要去把握。或许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我并不富有仍然还坚持做公益,但是我就是想把这种精神传递给他们,让他们重视自身的价值,为这个社会的发展做贡献。共同建造我们美好的家园,呵护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

    “你能想到这些,也不错!只要坚持下去,必有回响”

    “对了,嫂夫人生了吗?”

    “还没有呢”

    “这可真是神奇呀!我家南国都咿呀学语了……”

    “他们只是来的晚了一些,后面会奋起直追的,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带他们来拜访你的”

    南一权说:“谈不上拜访,你什么时候有空,路过我家,只要不嫌弃,进去喝杯茶水,已经是对兄弟最大的情谊了!”

    两人在酒馆点了一些吃的,孟良凡拿出苌樱醉,和南一权喝个尽兴。两人聊了几个小时,外面天色渐黑,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南一权说:“下雨天,留客天。看来,今天我是走不了了,我且陪你在这里喝到天亮”

    南一权并没有带伞,出门时没想到会下雨。

    孟良凡说:“你想陪我喝到天亮,你也要有那个酒量!我们还是别耽误老板做生意了,这家酒馆打烊的比较早”

    这个酒馆的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她让服务员过来,已经说了几次酒馆要打烊了,可是鉴于外面下着大雨,他又不好意思撵他们走。

    南一权对老板说:“我今天和我兄弟相逢非常高兴,麻烦老板不要着急关门,给我们留一个空地,下次我们还来光顾”

    南一权说着,把账给结了。老板说:“我这家里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关门。你也知道这个年头,生意不好做,忙完外面忙家里,大人和孩子都要吃饭呀?”

    南一权说:“这个我忽略了,实在抱歉,这是两百块钱,拿去给孩子买点吃的吧!今天晚上我们就借用宝地,在这里喝酒了,请你通融一下”

    老板结过钱,表现出了高兴的笑容。

    老板说:“我认识你,之前你也来过这里不止一次。今天我就不关门了,这个地方借给你们了,明天八点,我再来。厨房还有一些花生米,还有些凉菜,如果你们饿了,就自己去弄点吃的吧,家里还有孩子,我必须走了……”

    孟良凡问:“你先生不在家吗?”

    老板说:“哪里靠得住他,我就是曾经瞎了眼,脑袋进了水……”

    南一权说:“那你赶快回去吧!你放心,我们会帮你看管好这里的”

    老板信任他们,默然转了身,撑着一把小的旧伞离开了。由于雨下得非常大,那把伞不能承受其重,在风雨之中飘摇,老板直接湿了一身。

    老板娘长得好看,但是家里没什么钱。她的丈夫有钱,却是因为她的容颜而和她在一起。孩子没出生,他就下车了,杳无音讯。老板娘没办法,只能靠仅有的积蓄租了一个酒馆,在这里挣一些钱,养家糊口。她的孩子由她腿脚不便的母亲代为看管着。

    孟良凡对南一权说:“这个女人不容易,要不你去帮帮她”

    南一权说:“我可不能和其他女人走太近,否则慧慧知道了,你也懂的……”

    孟良凡说:“谁说没有伞,就不能出去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说好的在这里喝个通宵呢!”

    “你酒量不行,再这样喝下去,三天三夜你也醒不过来。帮老板娘锁上门,我们就此离开吧”

    南一权说:“你别开玩笑了,外面雨这么大”

    孟良凡看着风雨中挣扎的老板娘并没有走多远,她牢牢握住他的伞,加快了脚步,朝着家的方向回去。先暴风雨中坚强的一棵小树。

    孟良凡挥出一道神力,便将那女人的伞坚强的撑开,护住了那女人,再也没有一滴水打在她的身上。

    走出门口,孟良凡便走入了雨中,跟奇怪的是那些雨从他的旁边落下,也不会不会打在他的身上,他趟水而行,然而脚下的水也不会打湿他的鞋子。

    南一权看在眼里,“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不淋你呢”

    孟良凡说:“它也不会淋你的,你还不走吗”

    南一权跃跃欲试,最后还是冲到了雨中,果然如孟良凡所说,那些雨根本不打他们,脚下的水也不会打湿他们的鞋子。

    南一权问:“这是什么法术?”

    “那有什么法术?这只不过是更高维度的空间而已!现在的我们是没有谁能看见的,晚上,喝酒实在是浪费,你就陪我出去走走吧”

    南一权问:“你想到哪里去?”

    “走到哪里算哪里,先跟着老板吧!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她的”

    南一权说:“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很多,为什么偏偏选择她呢”

    孟良凡说:“是啊!如果所有人我都去帮忙,那我肯定忙不过来呀!但是我遇到了,我就去做,帮助一个人,然后再帮助许多人,这就是公益”

    走了十多分钟,两人来到老板娘的住处。

    这里,房屋不是很大,孩子哭个不停,她的母亲无论如何哄孩子,那孩子都不消停。

    她的母亲行动不便,那孩子只有半岁。老板用干布擦了擦头上和手上的雨水,把孩子接了过去,开始喂孩子吃奶。

    “孟兄,你看什么呢?”

    孟良凡说:“她的母亲情况不是很好”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都盯着老板看半天了!”

    “我看的是她怀里的孩子,这个孩子不太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的骨骼惊奇,哭声惊人,是个聪明的孩子”

    “怎么感觉你有点像算命的”

    孟良凡说:“这孩子命硬,不知为何,我感受到了他身上有一些灵力的气息。长大以后,一定会一些异能。今天让我遇到了,那我就帮帮他吧”

    孟良凡说着,就挥出一道神力,封印了孩子的灵力,“除非以后他遇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否则身体不会爆发异能”

    孟良凡对南一权说:“老板的母亲,是先天性脚骨畸形,多长了一块脚骨,穿插着她的脚背神经,近来,非常的严重,所以疼痛难忍”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回去以后,你给他找一个专业的骨骼大夫,他这个情况只能舒缓!”

    过了一会儿,孟良凡和南一权就离开了这里,又去到了外面下着大雨的路上。

    南一权说:“你这本书可真是新奇,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去偷看其他女人洗澡啥的”

    “没有那么无聊!”

    孟良凡说着,就收了神力,一个闪身去到了旁边的屋檐。那雨滴哒哒打着南一权的头皮,他才护着头也迅速跑到了屋檐下。

    南一权说:“你怎么撤回了神力,也不告诉我一声”

    孟良凡说:“你已经喝醉了,正好让你醒醒酒”

    南一权在旁边的超市里面买了两把伞,南一权说:“还是这个来的实在,这里离我家不太远,要不去我家休息吧!你是我和慧慧的月老,我们还要好好感谢你呢”

    孟良凡接过他的伞,“不用了,我有去处,你早点回去吧!别让人家担心!下次再见,我再陪你喝酒”

    孟良凡说着,趁着南一权转头,他已经不见了。

    南一权:“真是见鬼!就这样走了……”

    南一权悻悻的打了一个车,朝着家的方向回去了。而孟良凡随便找了个地方,幻出一道镜维,在里面安然的休息了起来。<!-- 69s:79239:43629823:2019-07-31 01:06:33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