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处理,你只要把这个小女孩解决了,他们就说问题都解决了吗?”

    “话是这么说的,很容易,但是想要把小女孩子问题解决太困难了,而且我感觉我手上的护身符好像对他并没有什么作用的样子。”

    说话间我已经走到了小女孩的身边,这个时候小女孩已经不再使用那种天真可爱的眼神看着我了,他表面上的神情就让我感觉,这个小女孩并不简单,虽然只是一个灵魂,但是似乎有另外一种生路,骨髓的魅惑气息,还有一个,带着幽深恐怖的血腥味道。

    果然不出所料,我的护身符靠近了小女孩以后,却没有任何动静,这就说明我的护身符的能量,对他没有任何效果,那我对这个小女孩可以算得上是束手无策了,现在只能指望着这个女鬼,把他拴在地下的这个红绳能够维持的久一点,因为按照这个女歌手说,她不停的在这里就是为了看护这个封印。

    “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

    “如果非要说更好的主意的话,那就是收集贡品,然后去祭拜一个鬼神,用鬼神来把这个小女孩收了,不过这个方法肯定,不会让你使用的,或者说真话吗?只有我可能比较合适,就用。”

    几百个鬼神,那岂不是要跟摩托交易,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击败鬼城,需要收集的是贡品,这什么是公平啊?听这个女鬼的,口气,还有意思在加上他之前在这里做过的事情,我大概已经可以知道这个公平是什么意思啊?这公平应该就是,人的性命吧,或者说是纯净的灵魂。

    “那现在怎么办?如果说没有实际的方法的话,岂不是意味着我要一直被困在这里了。”

    “你不觉得如果你想要离开的话,你应该先把我放出来吗?如果你不把我放出来的话,就算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你一个人也根本实现不了。”

    话是这个道理,没有错,但是当我的手去触碰我的护身符钱啊,把对她的禁锢解开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一件事,他刚才说的是这个方法,只有他才能用,那么意味着就是说他已经开始使用这个方法了,那么现在只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他这个方法使用的一般般,没有办法完成,另外一个就是他现在还在想办法,处心积虑地继续收集贡品,那么我不就是一个绝佳的供品之一吗?如果把他放出来的话,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想一点猜测的机会都不拥有。

    虽然我已经看穿了这些小猫腻,但是,我依旧,把手伸向了护身符,想要把这个封印给解开,因为,我想要试探一下这个女鬼她到底有什么样的念头,如果他真的打算对我图谋不轨的话,那我待会儿就不是,把他用圣光禁锢起来这么简单了,可是如果他在明面上或者说,在行动上并没有做出什么事情的话,那我暂时也可以依靠他的力量和这个小女孩看看。

    “好了解开了,现在你可以好好想想,还有什么办法吗?我们至少在,目前这个情况下还是在同一战线的,等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以后,再进来,估计我们还会是敌人。”

    “活着的人真麻烦,没想到,居然还要跟一个,活着的人类,结伴。”

    “其实我也不想她,如果你觉得不开心的话,那我大可以把你在禁锢起来,这样我们就不是结伴了,而是,我在奴役你,你有更好的主意吗?”

    这句话说出来以后,知道你有没有看上了,毕竟不管是人还是鬼,任何一种生物,任何一种情况,被平白无故地禁锢起来,都是没什么好结果的,或者说,那种感觉都是非常的痛苦的,失去自由这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难过之处,但是当你真正失去自由以后,就发现,对自由是多么的向往。

    我刻意地转过身,把我的背后对着这个女鬼,但是这个女鬼却不为所动的样子,生日,在我转过身对着小女孩,思考问题的时候,他还往前靠,你给我把他的背后游到了我的身前,这一个小动作让我在思考他是故意这么做呢,还是无意当中呢?如果是故意这么做的话,那只能说这个女的心机深厚了。

    这个时候故意向前,就有可能是在试探我到底有没有在试探他,如果,这个时候他的背后朝前,而我做什么举动的话,也可以说是完成了他对我的试探,那如果我什么都没有做的话,就意味着我对他会更加的信任,因为她做出了这样一个把后背留给我的一个举动,可是当我对他更加信赖以后,他到底会不会背叛我呢?这也是一个未知的命题。

    也就是说这个女的把所有的选择全部都交到了我的身上,那我现在也有一个新的事情要做,就是把选择给他抛回去。

    “既然你在这里看到这个小女孩这么小,那你应该知道这个小女孩的非常惧怕的东西吧,或者说有什么是他的克星,不然的话你怎么把它封在这里的?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掏心的话,我想想你可能并斗不过她吧。”

    “你想的没有错,他的确有些不想去化龙息给我,那个东西现在已经没作用了,但是我就是那么回事,在这里主要还是依靠几个疯法阵的力量,他抽取的是,大地深处的那一股明黄之气,所以才能够镇压恶灵。”

    “你还是没有回答我最初那个问题,那就是,你是怎么把它封印在这里啊?还有,你应该是斗不过他的吧?怎么可能把他放在这里啊?”

    “每个人在成长的初期都是非常薄弱的,也就是说正常女孩我只是现在都不过,但是,当初,他可是我的手下败将,也正是因为她当初是我的手下败将,所以我才有办法和你在这里,但是现在如果把它重新释放出来的话,结果就不好说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