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这里是帝国学院,禁止任何闲杂人等进入!”</p>

    “我是这里的学生。35xs”面对盘问,张傲天淡淡的回答道。</p>

    “学生?可有什么证明吗?”守门的禁卫尽职尽责的继续盘问。</p>

    “没有,我去了魔兽森林,那条巨龙的龙息烧毁了我身上的所有东西,贵族徽章也被烧毁了。”张傲天无何奈何道,如果不是想不到哪里可以去,他也不会这么快就回到帝国学院,他现在身无分文,就连自己房门的钥匙都被熔化,哪里有什么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p>

    “没有?那你的导师是谁?这个总知道吧。”禁卫的眼神,已经开始怀疑了,魔兽森林化作一片火海,无人生还的消息已经在王都传的沸沸扬扬,这种时候,居然有人自称是从魔兽森林回来的,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不说,还要进帝国学院,很有可能是来偷窃财物的,要知道,帝国学院院长可是种植了不少珍稀药材的。</p>

    “剑圣大人。”张傲天淡淡道。</p>

    “就你?是剑圣大人会选你做传人?真是笑话!识相点,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快快滚开这里,若不然,小心我把你抓去监牢!”听完张傲天的回答,禁卫心中顿时对张傲天的身份有了定论,彻彻底底的把张傲天当做了来这里偷窃的窃贼。</p>

    “我说的是真的。”张傲天赶忙辩解。</p>

    “真的?你拿出证据来啊,给我个证明啊,我看你的模样也算本分,怎么会做出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识相点,离开这里,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禁卫说着,已经有要拔剑的意思。</p>

    “我”</p>

    “恩?”</p>

    面对禁卫咄咄逼人的目光,张傲天摇了摇头,只得离开。35xs</p>

    “今天有没有学生回来?”张傲天刚走没多久,便有一众禁卫来到帝国学院门前,拍醒了昏昏欲睡的门口的禁卫。</p>

    “大哥?你们怎么过来了,你们不是守着王宫吗?”</p>

    “少废话,今天可是出大事了,魔兽森林那边,包括乌将军,剑圣大人在内,所有人都牺牲了,只有一个剑圣大人的弟子逃了回来,现在陛下要见他,情况紧急,耽误了时辰,咱们可是担待不起。”</p>

    “啊?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连剑圣大人也”禁卫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瞪大了眼珠。</p>

    “这种事情,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吗!今天到底有没有帝国学院的学生回来,没有的话那可就麻烦了,陛下指明了今晚要见到他。”</p>

    “学,学生倒是没有。”</p>

    “真没有?”</p>

    “要说来人的话,刚刚你们来之前,有个自称是剑圣大人弟子的家伙,要进去帝国学院,你们也知道这帝国学院里种植着不少价值连城的东西,那人又没有任何能自证身份的东西,所以”</p>

    “所以你把他赶走了?!”</p>

    禁卫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联想刚刚张傲天说过的话,禁卫突然感觉,张傲天说得都是真的,刚刚那个自己认为是窃贼的家伙,可能真的像他自己所说的,是剑圣大人的弟子。</p>

    “你!唉多说无益,他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p>

    “没,没有。”</p>

    “他朝哪个方向去了?”</p>

    “没,没注意”</p>

    “你!你呀院长在学院吗?如果帝国学院回不去,那他应该是回家了。”</p>

    “在,在的。”</p>

    除了那个有些破败的小屋,张傲天实在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别的去处。</p>

    偌大的房屋中,远远地看去,没有一点灯火,张傲天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由得加快了步子。</p>

    借着月光的照耀,张傲天找遍整个屋子,甚至翻上了屋顶,才在院子的一角发现了蜷缩着的周雅。</p>

    “雅儿,你怎么不回屋去,爷爷呢?”张傲天缓缓上前,周雅也随着张傲天的说话声,缓缓抬起头,泪眼朦胧的周雅让张傲天心中一惊,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p>

    “爷爷他,他去魔兽森林了。”周雅带着哭腔,无助的说道。</p>

    “什,什么?他是疯了吗?现在这种时候,怎么可以去这么危险的地方!我去找他,你去屋里歇着。”张傲天心中一紧,抬起步子就想离开。</p>

    “他已经死了!!死掉了!!”周雅哭着,对张傲天大喊着,整个身子都在不停地颤抖。</p>

    “这都是你的推测,我去看看,说不定他还好好的,正在回来的路上呢?”张傲天笑着伸出手掌,想要拭去周雅眼角的泪水,但是还没等触碰到周雅脸颊的泪珠,他的手掌上便传来一阵剧痛。</p>

    张傲天倒吸了一口凉气,迅速抽回手掌一看,掌心已经被贯穿了一个小洞,顿时鲜血如同泉水般涌出,张傲天顿时感受到一股晕眩的感觉,并深深地陷了进去。</p>

    深夜,几个禁卫敲开了早已紧闭的周家主宅的大门,将包括周家的老者在内的所有宅子里的人从沉睡中唤醒。</p>

    “张傲天在哪里?”周家的老者刚刚走出房门,便迎来了几个急不可耐的的禁卫。</p>

    “张傲天?”刚刚从沉睡中醒来的老者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一头雾水的看着这几个全副武装,一脸急切的禁卫。</p>

    “就是在帝国学院求学,成为剑圣大人传人的张傲天,我们从宗卷中得知,他是佩戴着你们周家的贵族徽章参加了帝国学院的考核,怎么,难道这样一个周家的天才子弟,周老一点印象也没有吗?”禁卫咄咄逼人的看着老者,眼神中没有任何一丝和善,已经是深夜了,长公主临行前特意嘱咐,一定要尽快,可现在已经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时辰了,万一国王震怒怪罪下来,这可不是他能担待得起的。</p>

    “哦原来是他啊,他不是应该在帝国学院求学吗?”老者听完禁卫的话,又看了看几个禁卫急切的神情,心中开始思量。</p>

    “他跟随剑圣大人一起去了魔兽森林,也只有她活着回来,国王陛下要见他,现在,请不要耽误我们的时辰,我们现在要找到他,请告诉我们他的住处。”禁卫丝毫不转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跟老者说道。</p>

    “可是,据老夫所知,他并没有回来啊。”老者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p>

    “你最好说得是真的,他是陛下点名要见的人,而且他是剑圣大人的弟子,剑圣大人已经总之陛下不会对他不利,这点你们周家不必担心!”禁卫不死心的劝道。</p>

    “爷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闻讯赶来的周涵雅急切的赶来,拦在了老者身前。</p>

    “还能怎么,国王陛下要见张傲天,可他又没有回来。”老者意味深长的看着周涵雅,周涵雅只是一个恍惚便反应了过来。</p>

    “这样啊,爷爷都说了,而且事实上,自从他进入帝国学院求学以来,他到现在就一直都没有回来过,现在他不见了吗?”周涵雅转过身,对禁卫们说道。</p>

    “那他的住处在哪里,我们可以去看看吗?这样也好对陛下有个交代。”禁卫不死心的继续问道。</p>

    “说了没有回来,就是没有回来,这又不是要对他不利,我周家没有必要更加不会撒谎,难道你们就这么不信任我周家?”周涵雅咄咄逼人的瞪着几个禁卫,却被一直没有跟周家宅子中任何一个人对视过的禁卫的目光给吓到,这是怎样的冰冷而又令人恐惧的眼神啊,周涵雅相信,如果有必要的话,这几个人会毫不怜香惜玉的让自己血溅当场,这些禁卫,好像是平日里城墙上那帮可怕的人啊。</p>

    “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也就不看了,周家的信誉还是值得相信的,敢问他有什么别的去处可以停留吗?”禁卫很快收回了目光,低下头,问道。</p>

    “他,他在去帝国学院之前,已经是一个三级佣兵了,哪里都可以是他的去处,我们怎么会知道。”周涵雅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有些颤抖。</p>

    “三级佣兵?深夜赶来,给你们添麻烦了,时辰已经太晚了,我们不得不回去复命了,告辞!”禁卫抬头看了看月亮,自知时辰已经过去了太久,这次的任务,他已经不可能完成了,再不回去复命,若是乌将军在,一定会给自己几十军棍以示惩戒,禁卫眼眶一热,赶忙紧闭上眼皮,不等老者送客便转身大步离去。</p>

    “剑圣大人的传人,此子,不简单呐!”禁卫们离开良久之后,待到周围的护卫,侍女们都纷纷回了屋,老者才对着周涵雅感慨。</p>

    “可他,不是我们周家的人。”周涵雅摇了摇头,叹息道。</p>

    “怎么不是,我们说是,他就是,况且以现在的状况,若是有人想针对他,他也必须得是周家的人!”老者颤抖着胡子,颇为自豪的说道。</p>

    “我那浪迹了半生的弟弟,倒是给我周家,带来多年来最大的一份大礼啊!”老者大笑着回到了屋里,看得周涵雅越发吃惊。</p>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