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明珠》 第47章 正文完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路渊的话说得太动听、太漂亮,可是明珠却丝毫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实度,因为她了解他,因为在他的眼中她看到的是真诚与监督,更因为在佛主面前我们都不会撒谎。

    算上他认识她的那些年,她似乎真的让他等太久了,嫁给他么?好啊。

    当然这只是明珠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她当然会嫁给他,只是不是现在,她的求婚,她的婚礼一定要是这个世界上最盛大,最浪漫的,好吧,请骂她矫情珠吧。

    不过现在她得给他一个答案,望着他坚定而带着些忐忑的眼眸,伸出双臂揽着他的脖子,明珠踮起脚尖亲住了他的唇,在路渊幸福而温柔的目光下,傲娇珠又一次抬起自己的下巴。

    “哼,看你表现吧,你以为想娶珠珠大小姐单凭这一句话就行了啊?”

    她的意思路渊自然是明白,爱恋地在她嘟起的唇上印上了一吻,他笑道,“小生我一定好好表现。”

    明珠咯咯地笑着,紧紧地抱住了路渊,她终究还是这个世界最幸运而最幸福的人。

    亲也亲够了,表白也表白完了,在大家的祝福或诧异的目光下他们赶紧离开了佛殿,临走之际明珠还不忘娇俏地吐了吐舌头,“哈路渊,我们在佛主面前这么放肆会不会惹他老人家生气啊。”

    轻轻地顺着她被微风拂起的发丝,路渊温柔道,“不会,看在我们相爱的份上,佛主一定会原谅我们。”

    “相爱”这个词被他chi果果地说出来,明珠的脸又红了,但是羞怯之下却是满满的幸福,九年过去了,她没有等回宁简,但是却等到了一个路渊,佛主待她终究还是很好的。

    就这样,新出炉但实际上已经相爱很久的这对情侣花了一上午手牵着手亲亲密密将宏伟瑰丽的布达拉宫逛完后,下午他们又去了声名鼎赫的大昭寺。

    与布达拉宫是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而建一样,大昭寺则是他为了迎娶尼泊尔的尺尊公主而建的,伴着明珠小声幼稚地吐槽松赞干布这个花心大萝卜的声音,他们踏进了这座已经拥有1300年悠久历史的西藏第一寺庙。

    大昭寺虽没有布达拉宫那般宏伟雄大,但延续了一千多年的佛香古迹,为这座寺庙添上了一抹独特而圣洁的味道,让人不禁心生敬畏而心旷神怡。

    从寺庙正门一进去就是天井式院落,这里因佛理争辩会而闻名整个佛界,但明珠更感兴趣的却是院落东侧一排排为逝者点燃的酥油灯。

    走到东侧供奉酥油灯的地方,好几大排被点燃的酥油灯整整齐齐排在一起,场面颇为惊心,只是望着那一盏盏明动的火焰,一股莫名的悲伤与难过就袭上心头。

    这样悲伤的气氛让明珠又想起了宁简,哽着嗓子她看向路渊,“路渊,我们为宁简点一盏吧,祝他在另一个世界永远快乐。”

    路渊立刻点头与看守酥油灯的僧人交涉,但是却拿过来了三盏酥油灯,明珠疑惑地看着她,路渊也没为她解释,只是将一盏灯凑到了她的面前,“点吧。”

    明珠本来也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更何况现在她还陷入在怀念宁简的情绪中呢,接过由僧人递过来的火折子,她将酥油灯点亮,并在心里默默地对宁简道。

    “宁简,你一定要幸福哦,不然我会不开心的。”

    以前她总觉得忘了宁简就是一种罪过,如果她忘了他,那他该多难过啊,可是经过两年的游历,她已经想开了所有事,也放下了那些心中的执念。

    她懂得了,忘记不代表放弃,忘记有的时候是另外一种怀念,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她在少女时期深爱着的男孩,他将永远活在她的心中,而她也会继续快快乐乐好好活着。

    点完后僧人将这盏酥油灯放到了一个位置上,路渊则点起了另外两盏,默默地忘了这两盏灯好一会儿,他才让僧人拿走。

    双手合十他们为逝去的人送上了最真诚的祝福后,这才转身离开。

    临走之际明珠又回头望了那两盏灯一眼,有些好奇道,“那是谁啊?”

    路渊淡然一笑,将浓浓的悲伤与怀念隐藏到了眼底,爱怜地抚摸着明珠的脸,他轻声道,“两个很重要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底的秘密,就算现在他们是恋人关系明珠也没觉得路渊什么事都需要告诉她,看得出他眼底的悲伤,为了让他开心起来,主动牵起他的手她嫣然一笑。

    “走吧,我们继续。”

    也许人生就是这般,有得必有失,没有谁的人生是完美无缺的,望着身侧笑靥如花的明珠,路渊想现在他拥有的已经足够多了。

    逛完大昭寺,接受了佛祖的洗礼后,明珠觉得整个人仿佛被完完全全洗涤了一般,轻快到了极点。

    晚上他们又去了一家极有特色的小店里吃了好多美味的风味小吃这才打道回府。

    早上从医院出院后,明珠的东西就交给JIM了,酒店自然也是他定的。

    可是当他们两个牵着手悠悠荡荡的回到JIM定的酒店后,明珠这才发现,他居然只给他们定了一个房间,并且还在那无辜地解释着。

    “这个,酒店满了,就剩下一间总统套房啦,BOSS跟明小姐就先凑合下吧。”

    这话放常人身上那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总统套房还凑合?你妹的。

    只是明珠的重点并不在这里,她直觉感觉到JIM是故意的,眯起眼睛她在JIM的身上扫来扫去,扫得JIM愣是在世界屋脊开空调的第一酒店中冒出一身冷汗。

    路渊反而赞赏地看了JIM一眼,立刻解放了他,“好,你去休息吧。”

    得到命令,JIM立刻一溜烟地跑了,他生怕他再晚一步就被明小姐给吃啦。

    这一对装模作样的上司与下属真是把明珠气的够呛,但是她又觉得自己现在下去开房间似乎有点矫情。

    路渊依旧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揽着明珠的纤腰往里走去,走到宽敞的客厅中,路渊建议道,“累了吧,先洗个澡吧。”

    在医院呆了整整两天,明珠早就想好好洗个豪华澡了,可是这话在这样的情景由路渊说出口却没由来的让明珠一阵心慌,她连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慌意与羞意。

    见她一动不动,路渊轻轻一笑,趁明珠不注意他突然将她拉到了胸前,脸凑到她面前,压低声音魅惑道。

    “要不,我们一起洗?”

    路渊刻意为之的声音实在太性感、太魅惑了,竟然让明珠失了神,回过神来路渊已经在舔吻她的唇了。

    条件反射地将他推开,明珠尖叫了一声,“流氓啊你,死路渊。”吼完就慌不择路地往浴室跑去了。

    路渊本来也没想把明珠怎样,只是逗她玩儿而已,看她像个炸了毛的小花猫似的,他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欢快。

    不过这还真是个傻妞,跑到浴室去洗澡也不知道拿内衣,这是纯心要诱惑他么?

    他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某人不穿内衣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的模样,不过那么一瞬间,刷的一下一股火就从心间散开,竟烧得路渊口干舌燥,身体的某处也起了反应。

    这火热的反应让路渊好一阵难受,挪到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一口灌进,体内的火才稍稍熄灭了一些,又静坐了好一会儿,让自己恢复了正常,他这才冷静下来去找明珠的行李为明珠拿睡衣跟内衣。

    看着行李箱中的睡衣,路渊有些啼笑皆非,谁能想到外表看起来风情万种的珠珠居然穿小黄人的睡衣,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买的。

    将睡衣拿了起来,本着平常心去寻找她的内衣,好不容易找到了装内衣的袋子,打开望着归放整齐的一套套内衣后,路渊知道他太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了。

    眼睛不自觉地瞟向一套套或性感或清纯的内衣,慢慢地路渊的脸竟然像个小男孩似的红了起来,他的脑海中也不由自主地幻想了起来明珠穿这些内衣的模样,想着想着身体居然又起了反应。

    这接二连三的反应让路渊尴尬而窘迫极了,恨恨地望着自己突起的某处,他忍不住低声咒骂自己,“你个流氓,路渊!”

    可是心里的另外一道声音又告诉他,“YY自己老婆,不算流氓。”

    奇迹般的,这道声音立刻说服了路渊,他为自己找着理由,对,珠珠以后可是他老婆,他想想她怎么流氓了,不流氓,路渊如是为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心情才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而这时洗完澡的珠珠也终于发现了自己没拿换洗内衣进来,但是她又没有勇气只围着浴巾出去,浴室中她纠结来纠结去,最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这时路渊已经带着珠珠需要的东西来到了浴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与平时无异后,这才敲响了浴室的门。

    正纠结的明珠被突然的敲门声吓了一跳,想起门外的路渊她忍不住紧张地结巴道,“干……干什么?”

    她紧张的声音让路渊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他忘了,外表美艳的珠珠虽然已经26岁了,但在某一方面,其实她还是个孩子,当然,咳咳,他也没好到哪去。

    不忍心让她更着急,路渊没再逗她,温柔道。

    “给你送睡衣。”

    睡衣?明珠立刻喜出望外,只纠结了那么一小下,也顾不得害羞了,她轻轻将浴室门打开了一个小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自己的衣服拿过来,然后砰得一下又把门甩上了,整个动作流畅而迅速,让门外的路渊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不一会儿穿着小黄人保守睡衣的明珠就从浴室中走出来了,路渊也没为难她,只冲着吧台的方向努了努。

    “那里有冰淇淋跟饮料,都是凉的少吃点。”

    说完他就拿着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了。

    可明珠的心情又轻松不起来了,他也去洗澡了,这,这是要那个什么的节奏么?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明珠继续出神地纠结着。

    她喜欢路渊,也爱路渊,对于那种事她是愿意的,也想要的,只是她还没有经验,人在面对未知的事情总是有些恐惧的,尤其是珠珠,其实她的胆子并没有大家看起来那么大。

    又想要又害怕,这样纠结的心情困扰着明珠,直到路渊擦着头发从浴室中走出,她还在纠结中。

    望着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根本就没察觉到他,路渊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把明珠吓了一跳,尤其是夏天轻薄的睡衣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她甚至能感觉得到路渊有些热烫的体温。

    亲密无间的拥抱与暧昧的气氛让明珠的心早就咚咚咚地跳了起来,没出息的她甚至吓得动也不敢动,只能任路渊舔吻着她细嫩的耳垂,修长的脖颈。

    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明珠的颈间耳侧,让明珠的身体也开始变得发烫,顺从着自己的心,缓缓地她闭上了眼睛,任由路渊亲吻着。

    此刻的路渊就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细细地舔吻着明珠的每一处,吻得明珠是晕头转向,浑浑噩噩的。

    不知吻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明珠感到自己被他抱了起来,走了一会儿后,她又被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身下的柔软与温暖让明珠的意识瞬间清醒了一些,要来了么,要来了么?她紧张的全身立刻紧绷了起来,手指死死地抓住了柔软的真丝床单,她不敢张开眼睛,只感觉得到路渊的呼吸近在咫尺,并且越来越近。

    直到他的鼻尖压着她的鼻尖,明珠紧张得快要挂掉以为一切真的要来了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路渊“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将她揽入怀中,轻笑转为大笑路渊道,“傻妞,睡觉吧。”

    啥?这情况让明珠傻了眼,不是要那啥啥啥么?她诧异地睁开了双眼,看到了眼带戏谑笑得连肩膀都抖动了起来的路渊。

    明珠立刻就明白自己被耍了,窘迫与害羞让她愤怒了起来,使劲捶了下路渊,她吼道。

    “好你个死路渊,敢耍我。”

    骂完,明珠又继续捶了起来,未免自己挨更多打,路渊连忙将明珠死死地箍住让她不得动弹,气的明珠又忍不住开口咬了起来,你推我挡,你咬我躲,一来一去两人竟像孩子似的在大床上打闹了起来,一时间满室嬉笑,就连窗外的月亮都为此刻的欢乐笑弯了眼。

    疯闹了好久,两人终于停了下来,明珠也累的起喘吁吁地被路渊抱在了怀中,轻轻地为她抚着背,路渊带着满满笑意的声音在明珠的头顶上响起。

    “珠珠,你开心么,和我在一起,开心么?”

    路渊的话让明珠脸上的笑容满满收敛了起来,想了一秒钟,靠着他的胸膛,聆听着他的心跳声,她的唇角弯起了一抹幸福的弧度。

    “开心,怎么可能不开心。”

    从遇到他的那刻起她就开始开心了,如果不是他,她应该还陷在那个悲伤的世界中不可自拔吧,是他给了她一个新的生命,一个新的人生,所以有他在她身边,她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带着满满的感激与爱,总是被动的明珠终于第一次开口向路渊许下了一个有关未来的承诺。

    “路渊,那我们就这样开心一辈子,好不好?”

    这句话路渊不知等了多久,至少比大家想象的久太多太多了,也许是这一天来得太晚太难得,这一时刻路渊的眼睛忍不住泛上了一层水汽。

    良久以后,明珠才听到他说,“好,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1.到此,正文完结了,首先我真的很抱歉这篇文因为种种原因而更新十分不及时,所以为了弥补大家,接下来的几篇范围我另开了一篇写,不收大家钱,这算是我给大家道歉了,还请筒子们原谅我。

    2.君君写文也很久了,说实话并不算有多成功,但是我还是很高兴还是有喜欢君君的人,在此君君给大家鞠上一躬,以示感谢,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君君还能坚持的住,我就一定会继续写下去,并且也会继续努力。

    3.君君知道筒子们有些懒懒滴,但是喜欢君君的,还希望乃们能抽空去收下君君的专栏,只要点进去点收藏作者就好了哦,亲INPUTTYPE=buttonVALUE=戳我,戳我,爱你哟OnClick=window.open(\"?authorid=748950\")>

    4.其次还有君君的群,说实话君君已经很努力啦,但素群里说话的人就是不多,所以还希望大家愿意的来jia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