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分,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追逐着一颗足球来到少年脚旁,她弯腰捡起足球抱在怀里,好奇的抬头看了眼坐在公园椅子上的少年。

    「哥哥,你在哭吗?」

    「才没有,走开。」年约十一、二岁的少年粗鲁的驱赶小女孩。

    小女孩没有被他不友善的态度吓跑,圆润的小脸一脸疑惑,伸手指着他的眼睛,「可是你的眼睛红红的,还有水跑出来,你真的没有在哭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快点滚开,不要来烦我。」他口气凶恶,别开脸,伸手胡乱往脸上抹了抹。

    小女孩横跨一步又站在他面前,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妳看什么看?我叫妳走妳没听到吗?」少年被她惹恼了,恶声恶气的吼着。

    小女孩把抱在怀里的球放在地上,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台模型小汽车,然后拉过他的手,放在他手心。

    「哥哥,你不要哭,这是我今天打赢蔡士豪赢到的玩具,送给你。」

    「我说我没有哭妳听不懂哦,还有,谁要这种破烂玩具?」少年瞄了眼手上那辆陈旧的模型小汽车,嘴里嫌恶的说,却没有把手上的玩具丢掉。

    「哥哥,你是不是被你妈妈打,所以才跑到这里来哭呀?」小女孩抱起球,爬上另一边的椅子坐下,仰起一张圆嘟嘟的脸问。

    「才不是。」他瞪了小女孩一眼,见她认定了自己刚才在哭,他也懒得再辩解,只是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驱赶小女孩,他低头看着那台模型小汽车,好一会儿,才低声说:「我爸爸死了。」

    小女孩还不太明白死亡是怎么回事,天真的问:「他是不是到天堂去当小天使了?」之前隔壁家的张叔叔忽然不见,爸爸说他死了,妈妈告诉她说张叔叔是到天堂去当天使了。

    少年抬起泛红的眼瞅了眼小女孩,这才发现她还好小,大概只有六、七岁吧,是不可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见他不再说话,小女孩歪着脸看他,再问:「哥哥,你很想念你爸爸吗?」

    「我才不想他。」少年倔强的道,停顿了下,语气里却不经意透露一丝怀念,「不过,我小时候,他曾经对我很好,在我学不会法语,被外公关在房间不准出来时,他会偷偷跑进去陪我。」

    小女孩很有同感的点点头,「我被妈妈罚站,爸爸也会趁妈妈没看到时,叫我先坐下来休息一下,爸爸很疼我,我最喜欢我爸爸了。」

    少年却说:「我最讨厌我爸爸了。」

    「为什么?」她一脸不明白。

    少年脸上透出一抹愤恨,「因为他做了一件很恶心的事,他背叛了妈妈,所以外公才把他赶出去,不让他回来,连他死了外公都不让我知道。」嘴上虽这么说,他仍在得知父亲的死讯后,难过得连课都不想上,逃课逃了出来。

    小女孩其实听不太懂他的话,但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所以抬高手摸摸他的头,想安慰他。「哥哥乖,哪,我最喜欢的这颗球也送给你,你不要难过了。」

    「我才不要这么脏的球。」看见她把怀里那颗脏兮兮的足球塞到他身上,弄脏了他身上的白色羊毛衫,少年皱起眉,把足球推回给她。

    「这颗球是我最喜欢的耶,你真的不要?」小女孩睁大眼,似乎不能理解他为什么拒绝。

    「我不要,妳自己留着。」冬天日落后,天色便暗得很快,公园里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发现到时间不早了,她一个小孩却还逗留在这里,少年不禁问:「这么晚了,妳怎么还不回家?」

    「那哥哥你怎么也不回家?」小女孩反问。

    「我不想回去,我跷了李老师的经济学跑出来,外公一定很生气,回去后肯定会处罚我。」少年闷闷的说。

    他前面的话小女孩听不懂,但是后面的处罚她懂,她眼睛一亮,热心的说:「哥哥,我跟你说,我妈妈也常常处罚我,还会打我屁股哦,可是我教你一招,你外公就不会打你了。」

    她立刻跳下椅子表演给他看,蹲下来,两手抱着头,嘴里嚷着——

    「妈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妳不要再打我屁股了。」演完,她歪着头看向少年,「哥哥,你学起来了吗?」

    少年嘴角一抽,翻着白眼,「我才不会做这么白痴的事。」

    「那我还有第二招哦。」说着,小女孩跳到他腿上,把头往他怀里蹭了蹭,稚气的嗓音撒娇的说:「爸爸,我最爱你了,你叫妈妈不要打我。」

    少年被她娇软的小身子抱着蹭着,脸上泛起一抹可疑的红晕。

    她好小、好软、好可爱,他从小就没有玩伴,每天都被安排了密集的学习课程,不曾接触过这么小的小孩,有些手足无措。

    往他怀里钻了几下,小女孩抬起脸,一脸期待的望着他,「哥哥,你会了吗?这一招最有用了哦。」

    「妳、妳快点下去啦。」少年脸上微露一抹困窘。

    从他腿上跳下去,小女孩睁着乌亮的眼睛,兴高采烈的道,「哥哥,你回去对你外公这么做,你外公就不会处罚你了,真的。」

    他怎么可能对外公做出这么蠢的事,但少年只是沉默的看着她,不想泼她冷水。

    见他没说话,小女孩再说:「哥哥,我家住在朝阳街五十八巷六十一号三楼。」

    「噢。」少年不懂,她干么要把家里的住址告诉他?

    小女孩抬起下巴,抱着心爱的足球,眨眨大眼睛再说:「哥哥,你可以送我回家吗?我迷路了。」

    少年愕然瞪住她,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她缠上他的目的,要他送她回家!与她大眼瞪小眼片刻,他问:「那妳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本来在我家门口玩球,后来跑来了一只白色的猫咪,牠很可爱哦,我追着牠想跟牠玩,牠却一直跑一直跑,我就一直追一直追,追到这里,牠突然不见了,我不认得回去的路,所以就一个人在这里玩球。」她用稚气的嗓音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少年起身,「走吧,我带妳回去,以后不要再自己跑出来玩,万一遇到坏人,妳被拐走,就再也回不了家,看不到妳爸爸和妈妈了。」

    「我知道哥哥你是好人。」她笑咪咪说。

    「妳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好人?」少年怀疑的问。

    「因为你刚才在哭呀,坏人是不会哭的,因为我妈妈说他们都是没血没眼泪的人。」

    她因为这种原因而认定自己是好人,少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他扳过她的脸,郑重的开口,「我再跟妳说一次,我没有哭,刚才那是……因为我眼睛不舒服。」

    小女孩愣愣看着他,「哥哥,那你眼睛好了吗?」

    「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少年耳朵有些发红,牵起她的手,走出公园。

    他不知道朝阳街在哪里,但是出租车一定知道,所以他招了辆出租车,带她坐上去。

    结果开了几条街就到了,车在巷口停下来,小女孩看见了母亲,飞快的打开车门跳下去。

    「我妈妈在那里,哥哥,再见。」

    隔着车窗,少年看见小女孩奔向一名女子,那女子似乎是在斥责她,打了下她的头,小女孩对着女子比手划脚的说了什么,那女人朝这边望过来,向他点了点头。

    少年给了司机一个地址示意他开车离开,刚才在公园里被小女孩这么一闹,他原本低落的心情好了不少,准备回去面对外公的处罚,结束了这半天,同时也是他这一生唯一一次的逃课。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