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苏菲斯3 源之章 雪莲花·羽毛·光纪年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1

    这是一个惬意的秋日午后,阳光明媚而又慵懒,散发出橙色的清香。高高的白云游曳在湛蓝得有些透明的天际,露出如棉絮般蓬松而轻柔的花边。处处一派生机,令人身心舒爽。

    但在一条不知名的僻静弄堂的深处,一切却截然不同。

    一排排青砖老屋之间,交错着一段段新陈不一的黑色电线,将阳光在铅灰色水泥地面上切割出一块块斑驳的光影,犹如一块块支离破碎的暗旧玻璃。

    弄堂的尽头,一幢看似久无人居,与周围低矮的平房显得格格不入的别墅阴测测地矗立着,二楼朝南的那间房间显得尤为古怪。

    所有的窗户都被窗帘遮挡得严严实实,仿佛永远沉浸在梅雨季节的下午。然而当视线慢慢适应房间的昏暗,却发现房间里异常整洁,不多的几件橡木色简单家具使房间更显空旷。

    靠窗的角落则摆放着一台深褐色,嵌在木框里的老旧电视机。黑白屏幕上的阵阵雪花,没来由地不停地跳动着,雪花之间,几个模糊的画面始终重复,再重复……

    电视机对面的墙边,一个看不清面貌的黑影,正独自斜陷在一张藤条松散的藤椅中间,沉寂地注视着这一切。

    扑棱棱棱棱!

    突然,一只黑色的乌鸦从天窗斜冲飞入,又倏地收势,缓缓扑棱了几下翅膀,最后停伫在电视上方。乌鸦微微低头,像是恭敬地对那个黑影鞠了一躬后,便一动不动。几秒钟过去,它眼中光亮一凝,尖细的爪子似乎是铁质一般,踏住电视机顶,发出“咔哒”一声脆响,仿佛是启动了某个接口。

    滋滋——滋滋——

    屏幕里的雪花点开始越下越密,接着连接成扭曲的线条,最后,一个个清晰的画面逐渐闪现……

    月光清朗,一个古朴的红瓦灰墙的大院里,一大群身着白色唐装的青年男子战战兢兢地低着头,齐齐跪下,大气不敢出一声。

    一阵夜风吹过,院子两旁的大樟树在月光下沙沙作响。满地素白中,一个身着白衣,左肩处绣有一只白虎的老者迎风而立,印堂发红,目光炯炯,一头白发齐梳脑后,脸上威严的神情让人肃然起敬。

    “少主人失踪多日仍没有消息。你们都是白虎家族的精英,训练了那么久,关键时刻却毫无作用!”

    老者深沉而沙哑的声音不怒而威,让整个庭院的空气都微微地颤抖起来。

    “大小姐和二小姐回来了吗?”

    “长者。”一位右肩上绣着一条赤色伏虎的中年人稍稍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抱拳进言,“大小姐现正在人间界暗访,调查其他三族的动向。二小姐还在继续寻找少主人,她似乎已经追查到了一些线索……”

    老者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声音变得越发沉重,“少主人不但是我们白虎家族的三子,更是整个家族的……”话音未落,老者锐利的目光陡然一凛,警觉地望向一侧的屋檐,“谁?!”

    屏幕顿时慌乱地一阵抖动,紧接着猛然向上,直冲云霄……

    接下来一段时间,画面始终定格在一望无垠的天际,直到……

    西湖断桥上,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女与一个俊朗的男子四目相对,神情凝重地对峙着。

    而在他们两边,湖面上“接天莲叶无穷碧”,唯一遗憾的是荷花都已凋谢,但桥尾却是一片更胜荷花的火红。那少女一身火红装束,面颊上是明红的胭脂,手中紧执一条红色皮鞭,远远望去就如一团红云。而一身黑衣的男子斜斜地倚靠在桥头,青丝如风飞扬。

    许久,少女一言不发,抬手便挥动鞭子,男子迅速闪身却还是被笞破了黑衣,露出一道血痕。

    受了伤,男子反而连眼睛都没抬,淡然一笑。

    “呵呵!被女人打的不算伤,何况还是个漂亮女人!整天追着一个大男人,你就这么喜欢我么?”

    “呸!死人可不像你这么多话!说!我弟弟究竟在哪里?!”少女面颊更红,恼羞成怒大声质问。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知道。”男子懒懒地哼笑了一声,“不过没想到白虎家除了一根小木头,还有一只母老虎。”

    “找死!!”少女一怒,鞭子飞舞,擦过男子面颊,男子嘴角顿时流出血丝。少女手中鞭子往后一收,鞭子便紧紧勒住了男子的脖颈,少女疾步上前,双眸怒睁,逼视着他。

    “你身上明明有他的‘器’散出的气息,快说!”

    “呵呵呵呵……”男子微闭着眼睛,唇边的笑意如流水般不定,“让我流血的女人,你是第一个。不过,没人告诉过你,太靠近男人,是很危险的吗?”

    突然,他那双狭长的苍绿色眼睛中浮出促狭的笑意,一张薄唇毫无预兆地朝少女的脸颊擦去,嘴角的血痕顿时沾染在少女的脸庞上。

    刹那间,少女怔怔地伫立着,仿佛变成了一座石像。男子则化作一团黑雾,盘旋入天际。

    远远地,桥上徒留下一团火红……

    随后,那抹触目惊心的红渐渐扩散,最后竟变成一片诡异的鲜红,弥漫了整个画面!

    几秒钟后,红色徐徐缩小,显现出一个红红的鼻子,随即又出现了一张异常血红的大嘴,并咧开一个延伸到耳根的笑容。

    屏幕的画面始终如钟摆般左右摇晃,而那张大嘴不停地张合。

    “嘻嘻嘻嘻嘻!没想到你连我都信不过。最近一定很心烦吧!白家和青家的小鬼们打起来了……看来你也按捺不住啦。海里的那群家伙也不好好待着,好像要清理门户!啊哈!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好玩了!说起来,我也没有闲着,命运挑战屋最近来了个有趣的人,玩得真开心!连我都猜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来头,足以证明他很不一般了!至于你要的东西,挑战屋从未食言,到时候一定会跟你……嘻嘻嘻嘻嘻……”

    2

    整个房间昏沉沉的,电视机里突然又传来阵阵女声演绎的老式歌谣,吃力的唱腔似乎被人掐住了咽喉,使人鸡皮疙瘩直冒。

    黑影依旧静静地坐着,没有任何动作。

    这时,黑乌鸦的小眼睛却闪过一丝惶恐的神色,识相地扑腾了一下翅膀,飞走了。老旧电视机屏幕抖动了一下,自动关闭,变回了死气沉沉的黑屏。

    然而那只乌鸦并没有飞出窗口,而是径直飞入里屋。屋顶斜上方,一扇半圆形雕花天窗虚掩着,阳光气若游丝地飘游而入。四壁上光影浮动,隐隐可见。但深处,却只有一片与世隔绝般的黑暗。

    黑屋的尽头,难以数计的青灰色鸟笼被悬挂在半空中,一只只黑色乌鸦安静地蛰伏其中,而另一些鸟笼却空荡荡的,只静静地散落着几根诡异的黑色羽毛。但最令人惊奇的是,不少鸟笼中竟然悬着一颗颗鹅黄色的光团。

    光团散发出柔和而又令人向往的淡淡光晕,仿佛永不停息地旋转,摇曳,旋转……

    这是一个光速的世界。

    拂过江面忙碌着来来回回的渡轮,穿过狭窄而繁忙的集市,越过密密层层的高级写字楼,掠过一长串黄铜色形态各异,不停闪烁着刺目光芒的街头雕塑,飘过一个四处都反复回响着步履声的商业中心。

    最后,飞入一个不断发出震颤和轰鸣,仿佛是自己从地下冒出来的奇特的入口。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地铁犹如一头迅猛的怪兽,不停地吞吐纳息。

    “人民广场站到了,请乘客们依次从左边车门下车。”

    一道白色的影子迅速停稳,如织的人流涌出车门,拥挤的车厢顿时宽敞了许多。

    一个中年妇人挪动着肥硕的身体,望望两旁面无表情的乘客,觉得有些百无聊赖,最后把视线转向身旁一个看报纸的人。那人把手里的报纸完全敞开,脑袋和上身被完全遮住,只露出黑色的长裤和黑色的皮鞋。

    妇人探头瞥向报纸,喃喃读出一段标题:“靖才中学荣获上海市德育教育示范性高中……”她突然眼睛一亮,兴致勃勃道,“噢哟,靖才现在是越来越灵光了……我侄子就是靖才的。早先还听他说学校里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小孩子胡说八道……”

    听着妇人的碎碎念叨,“报纸人”始终沉默不语,只是抖了抖报纸,视线却转移到“靖才中学”四个大字上,久久凝视着……

    刷——

    下一秒,白色的巨兽又驶入了一条幽黑的隧道,飞速驰骋。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