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金龙 翳雾风云 笼罩山庄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上飘着一阵阵的鹅毛雪,地上已是一片白皑皑。

    几株老梅树,枝桠上压满了积雪,但那堆满积雪的枝桠上却长出了点点红色的花朵。

    红白相映,煞是好看,美到了极点。

    正好,梅树旁边还有一家酒店,酒座上正有三个人冒着寒风,敞着窗户,一股子雅兴的对着雪景在举杯浅酌。

    整个的酒家,就只那一桌子客人,而那三个客人也极不调和:一个五十开外将近六十岁的老儒生;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加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威猛大汉,居然坐在一起赏起雪景来,这倒是雪景之外又一人景。

    其实,真要认识他们的人,就一点不以为奇了。

    原来,那老儒生姓王学号硕如,是当地最有学问的老秀才,也是当地唯一的教书先生,那威猛大汉蔡劲章就是王硕如过去的学生之一,现在就是这家小酒铺的老板。

    另外那个年轻人叫柳云飞,是前面天虹山庄庄主颜春辉的小师弟,柳云飞除了学武之外,也欢喜舞文弄墨,所以和老夫子王硕如很是谈得来,成了忘年之交。

    所以他们三个人凑在一起,饮酒赏雪,是一点也不奇怪。

    看看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蔡劲章起身替王硕如和柳云飞斟满了酒,举杯道:“老师,请干了这一杯,学生就送您回府了。”

    王硕如方一摇头,店外忽然走进一人来,喝道:“店家,酒来。”

    来人黑披风,黑斗篷,摘下斗篷是一头银发,他是背面而坐看不出他的面貌。

    半天没有客人上门了,王硕如他们又敞着大窗子赏雪,店堂内可就凉风习习,没有半点温意,原来照顾生意的老苍头老黄也躲到后面厨下烤火去了。

    蔡劲章顺势关了窗,走到来客桌前,招呼道:“客官,请问要什么下酒莱?”

    那客人吩咐了酒莱,蔡劲章便扬声喝道:“二锅头一斤,烧鸡一只,卤牛肉二斤……”

    里面老黄应声道:“来啦!”

    蔡劲章转身来送王硕如回去,他们刚走到门口,那来客忽然喝声道:“大家不要离开,请继续吃喝,由本人请客。”

    王硕如笑着谢道:“天色已经晚了,老朽……”

    那来客截口道:“本人说请客,你们就乖乖地坐回去吧。”

    这那里是请客,显然是来生事,蔡劲章浓眉一扬,眼中有了怒意,柳云飞及时扯了蔡劲章一下衣袖,畏畏缩缩地道:“好,好,我们就再喝吧。”

    大家回到座上,蔡劲章总觉得不是味道,几次要向那位客人说话,都被柳云飞止住了。

    酒菜送上之后,那客人倒没有再生什么事,一顿大吃大喝之后,那客人一摸肚子道:“酒好!菜也好!你们店中还有什么人,统统叫出来,本人有赏。”

    老黄欠身道:“小店生意小,就老汉和我们东家两个人。”

    那客人道:“你们东家呢?”

    蔡劲章走过去道:“就是在下。”

    那客人又指着王硕如与柳云飞两人道:“你们两人过来,你们是见者有份,也少不了你们的。”

    王硕如心中起疑,却又被柳云飞用眼色止住了,柳云飞还是那畏畏缩缩的神态,伴着王硕如走了过去。

    那人叫他们在桌芭懦梢涣校接着一掀风衣,拔出一把腰刀,在半空中耍了一道刀光,刀光一落,便向柳云飞头上砍落?p>柳云飞晃身让过这一刀,急口喝道:“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那人一刀走空,未曾杀到柳云飞,也是一愣道:“原来你这小书生还是个练家子,太爷我倒是看走眼了,好,再看这一刀!”

    跨步向前,刀势一扬,横扫千军,刀风带着劲气,向柳云飞拦腰又是一刀。

    柳云飞双足一点,跃过那人刀势,那人这一刀又走了空,柳云飞叫道:“且慢,你动手就要杀人,总有个理由吧。”

    那人一连两刀,未能伤得柳云飞,却也不敢太小看柳云飞了,横刀挡胸道:“你要听理由?”

    柳云飞道:“死得明白,总比死得糊涂的好。”

    那人道:“好,太爷告诉你,太爷不喜欢有人看到我的面貌,你们看到了我的面貌,所以都要死。”

    柳云飞哈哈一笑道:“你就凭着这个理由杀人,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

    那人道:“说不过去又怎样?”

    柳云飞道:“不怎样,只怕你杀不了别人,别人却要替江湖除恶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