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金龙 千里迢迢 寻师解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耳旁有人轻笑道:“二姊,你看这人是不是一个呆头鹅,脖子虽然伸得长,却是块木头,一点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意。”

    另一个声音道:“你明白?”

    拔业比幻靼祝要是我呀,我只要轻轻地叫一声,就不会教那可怜的小妹妹伤心了。”

    柳云飞听出那是两个少女的声音,他转头望去,那两位姑娘年纪相若,都只有十八九岁,穿着同样的衣服,都是描金绣凤的蓝色衣服。她们像是两姊妹,面貌也差不多,都是清丽脱尘的人间美女。

    柳云飞的目光刚转向那两位少女时,那两位少女脸上还带着一脸高傲不屑之色,当她们看清柳云飞的面貌气宇时,两人的目光都是一亮,秀脸绯红的向他笑了一笑,表示了一份歉意。

    柳云飞更是不好意思,一低头上了自己的马,扬鞭出了市集。

    此后,柳云飞一路上更是小心了,但也加快了速度赶路,一路无事,这天他终于赶到了目的地舒城。他在舒城住了一宿,第二天便向舒城不远的桃溪走去。

    他刚走出舒城城门,身后一声轻笑,香风中抢出二骑,越过他走到前面去了。

    柳云飞一愣,说道:“怎么是她们姊妹!”

    越过柳云飞的双妹原是急行飞驰而过,显然也是看出了他,又慢了下来,还向他点头而笑哩。

    其中一个少女最是开朗,居然先向柳云飞打招呼道:“喂,你这位公子可是要到桃溪去?”

    柳云飞点了一点头,他还不好意思答话呢

    那少女皱了一皱秀眉道:“你不是本地人,到桃溪去做什么?”

    这话问得可有点唐突,也只有这样问话,柳云飞才不能不开口:“找朋友。”

    那少女一笑道:“桃溪我们最熟了,找什么朋友,我们可以告诉你。”

    柳云飞道:“桃溪可有一位梅双清梅老前辈?”

    那少女一摇头,千干脆脆地道:“没有,桃溪没有姓梅的。”

    柳云飞脸上袭上二股失望之色,悻悻地道:“桃溪真没有姓梅的?”

    那少女道:“当然没有,你也不想想,桃溪姓梅的怎会住到桃溪去……”

    另外一个少女截口道:“三妹,别开玩笑了吧,公子,我们知道这姓梅的,请问你贵姓?”

    柳云飞心想离开天虹山庄已有上千里的路了,就说出自己的真名实姓,料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于是他坦然地说出了自己姓名:“小生柳云飞,乃是湖北人氏。”

    那位最调皮的姑娘清水般的眼珠向上一翻道:“原来你是糊白的……”

    那位姊姊娇喝一声:“三妹……”

    那位妹妹伸了一下舌头,再没有说话了。

    那位姊姊也就转向柳云飞一笑道:“公子,你真是找对人了,不瞒公子说,愚姊妹正是姓梅,你要找的老前辈,也正是我们的祖父。”

    柳云飞真是高兴得不知东西南北,口中“啊!啊!啊啊!”的,也不知该说什么话了。

    那位妹妹“噗哧!”一笑,轻声地向姊姊道:“姊,这人只怕有毛病……”

    柳云飞听得一震,红着脸讪讪地笑了一笑道:“小生是太高兴了,失礼之处,尚望二位姑娘见谅……”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抱拳为礼,道:“小生斗胆,有请二位姑娘见示芳名,以便称呼。”

    那妹妹指着自己鼻子道:“我叫梅雪华,算是老三,姊姊叫霜华,是老二,我们还有一个大哥,他叫梅少华……”她一说起来,好像没有完。

    柳云飞抱拳又见了一礼道:“原来是二姑娘,三姑娘,小生失敬了。”

    梅雪华话锋一转道:“礼多人不怪,但太多了,也有点烦人,柳公子你说是不是?”

    这丫头专会挑人的毛病,柳云飞却不便和她斗气,只有微微一笑,不多说话。

    梅霜华横了雪华一眼,另启话题道:“柳公子欲见家祖父,不知有何贵干?”同时,一面催动坐骑,缓步而行。

    柳云飞道:“向那老人家,请教家师去处。”

    梅雪华又插嘴道:“你师父是谁呀!我们爷爷怎会知道你师父的去处?”

    柳云飞道:“家师半瓢道士……”

    梅雪华“啊!”了一声,笑道:“原来你是那疯道士的徒弟呀,那就怪不得你很像你师父……”

    梅霜华可知道妹妹的嘴上工夫,忙截住她的话道:“柳公子文武全才,半瓢老前辈一定是倾囊相授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