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还没说完,其余四人已异口同声道:

    “大哥,说这话就太见外了,长城五友焦孟不离,生死相共,大哥去,咱们当然都去……”

    醉丐摇手道:

    “不是我见外,也不是我看薄了长城五友的情谊,可是,我不能为了一己思怨,要兄弟们都赔上性命。”

    狗肉和尚道:

    “性命多少钱一斤?我和尚四大皆空,早把性命卖给狗肉店了。”

    铁伞道人道:

    “大哥的恩人,就是咱们的恩人,既然义结金兰,还分什么彼此。”

    醉丐道:

    “你们两位是出家人,无牵无挂,倒也去得,彭老三和韩老么却有妻儿家小,大可不必去……”

    丑书生笑道:

    “大哥别替我担心,我已有儿有女,对得起祖先,拙荆正嫌我太丑,我若死在罗家堡,她绝不会伤心的。”

    大刀韩通却铁青着脸,一语不发。铁伞道人平时跟他斗嘴斗惯了,低问道:

    “老么,你怎么样?”

    韩通道:

    “我不跟你们一起去……”

    大家刚感觉有些意外,韩通已从地上拾起大砍刀,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颤声道:

    “你们先走吧,大哥怕我有家累,我这就赶回家去,先把老婆孩子全都杀了,再去罗家堡找你们!”

    说走就走,提着砍出刀飞步向山下奔去。

    丑书生急道:

    “快拦住他……”

    没等吩咐,狗肉和尚和铁伞道人早已飞身掠出,直追了下去。醉丐仰面长吁道: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无限感慨中,两颗泪珠,从他含笑的脸颊上滚落下来……

    罗家堡堡门上的鞭炮点燃了。

    震耳的鞭炮声,使大厅中的贺客们拥出门外,千百条颈脖伸得笔直,千百双眼睛瞪得滚圆,都向着烟硝弥漫的堡门张望。

    不知是谁轻叹了一口气,道:

    “总算没事了,花轿到啦!”

    这句话,正说在千百贺客的心坎上,大家不约而同,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其中少数人,是在替新郎倌庆幸,但绝大多数人,却是替自己高兴。

    他们从接到罗家堡的喜帖开始,就压根儿不相信武林第一美人会真的下嫁给罗天堡,然而,慑于罗家堡的威名,又不能不备礼前来道贺。

    老实说,为了那份厚礼,真不知费了多少张罗,好不容易礼到人到,总巴望狠狠吃他一顿,捞回点儿成本,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忽然传来花轿中途出事的消息。

    如果花轿真有意外,别说送的礼收不回来,酒席捞不到吃,心里的疑团也永远没有机会打破,岂不成了“驼子摔筋斗”两头不着实。

    这下好了,花轿平安无事,既能见到新娘子,酒席也有得吃,礼物总算没有白送,大家都不由笑逐颜开。

    看上去,罗家堡贺客如云,人人带笑,全堡上下一片喜气……

    马蹄声渐近,当先飞骑入堡的,却是一身吉服的新郎倌。

    罗天保今年总有六十靠边了吧,居然老来享艳福,彩衣扮新郎,他身材本来不高,为了要显得魁伟些,特制了一只厚底高靴,花白的头发也仔细染过,但眼角额际的皱纹总没有办法拉平,只得涂上厚厚一层粉。

    无奈他天生皮肤黝黑,脸上虽然涂白了,颈脖子和手背却无法全用白粉遮盖,以致黑的太黑,白的太白,那扮相,就跟戏台上的曹操一个模样。

    不仅扮相,连神情也很相似。

    当罗天保在大厅门前下了马,阴鸷的目光一扫,满堂喧哗突然间静了下来。

    人们从他刀一般的眼神中,领略不到丝毫喜气,若有,也只是寒森森的杀机。

    贺客们的笑容僵住,罗天保却笑了。

    那是一抹倨傲,冷漠的假笑,笑得令人从毛孔向外直冒寒气,接着,罗天保又举了举左手,向喜堂里执事的人吩咐道:

    “开始行礼吧!”

    赞礼的人连忙扯开嗓门:

    “吉辰到!”

    鞭炮再响,乐声随起,十八名蓝衣铁卫拥着花轿来到正厅前。

    于是,喜娘上前掀起轿帘,搀出了新娘子。

    贺客们又挤动了,为了好奇,许多人都想争睹新娘子的绝世容貌,也想证实自己内心的怀疑天下第一美人,怎会嫁给一个糟老头子?

    当然,他们无法看见新娘子的容貌,也暂时无法证实内心的疑团,因为新娘子低着头,脸上又罩着盖头,加上两旁蓝衣铁卫随行,连想靠近一点也办不到。

    不是办不到,而是不敢。

    一个小孩挤得略近,被蓝衣铁卫推了个四脚朝天,吓得哭起来,旁边的人立刻捂住他的嘴巴,把他拖了出去。

    鼓乐声中,新娘子轻移莲步,循着红毡走到喜案前,罗天保早已在那儿等着了。

    他木然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心里是高兴?还是在生气?

    媒婆将结着喜球的红绸带递到他手中,赞礼的人正要宣布正式行礼,宫天林突然气咻咻奔进喜堂,凑在罗天保耳边低声道:

    “堡主,且慢一会儿行礼,长城五友又来了!”

    罗天保微微震动了一下,沉声道:

    “哦?人在什么地方?”

    “刚进堡门。”

    “为什么不拦阻?”

    “回堡主,他们自称是来喝喜酒的,而且,还带了礼物。”

    罗天保嘴角闪现一抹狞笑:

    “那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好好接待他们就是了。”

    “可是,堡主……他们带来的礼物见不得人……”

    “噢?”

    罗天保嘴角的笑意突然隐去,顺手将红绸带子又塞还给媒婆,冷哼道:

    “先让新人休息,我去会他们。”

    宫天林急忙向贺客们拱手道:

    “诸位请让一让,堡中来了几位不速之客,稍等再行礼,各位亲友多包涵。”

    客人们似乎也早料到今天这场喜事不会太顺利,纷纷议论着退向两边,几个女眷帮着媒婆,搀扶新娘子匆匆进入侧室。

    十八名蓝衣铁卫紧随在新娘子身后,按刀列队守护着房门。

    罗天保和宫天林刚出大厅,迎面就撞见了醉丐周飞。

    老叫化手里高擎着打狗棒,棒端顶着一个巨大的铜缸,一摇三晃地朝喜堂走来,边走还边唱着“数来宝”:

    “呃!说恭喜,一步来到喜堂里,堂前高挂双喜字,谁家在娶新娘子。”

    “呃!双喜字,金粕粕,看得化子眼发花,分明是只-蛤蟆,偏偏想要娶彩凤凰。”

    “呃!奇怪,奇怪,真奇怪,六十老头披喜带,半截入了土,还把风流卖……”-!

    一声响,铜缸落地,缸里装着满缸金、银、纸钱……全是死人用的冥币。

    狗肉和尚和铁伞道人跟在醉丐身后,一个擎着“招魂幡”,一个举着“哭丧棒”。

    再后面,是丑书生和大刀韩通,两人合抬着一口棺木。

    棺盖上贴了张白纸条,写着:

    “罗大堡主天保笑纳。”

    下款是:

    “长城五友敬贺。”

    罗天保脸色铁青,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也不知道是在尽力忍耐,还是气极了说不出话来。

    醉丐先开了口,笑嘻嘻道:

    “罗堡主,欣闻今日‘老’登科,特来贺喜。”

    罗天保没回答,只从鼻孔里重重嗤了一声:

    “哼!”

    铁伞道人立刻接口道:

    “今天是堡主大喜的日子,何苦把脸拉得跟马脸似的,人家笑我是牛鼻子老道,咱俩凑在一块儿,岂不成了牛头马面?”

    狗肉和尚打个问讯,道:

    “阿弥陀佛,罗施主干万别闷在肚里生气,气死鬼阴间是不收容的,那时,罗施主就只好作孤魂野鬼了。”

    丑书生和大刀韩通高声嚷道:

    “咱们来者是客,你这样板着脸不理睬,莫非嫌咱们的礼物太轻了?你若担心罗家的人多,一口棺材躺不下,咱们还可以多送些来。”

    厅里的贺客们都被这出奇的场面惊呆了,有人想笑,又不敢笑,有人想溜,也不敢溜。

    反正大家心里都很明白,长城五友既然找上门来,势必难免一场血战,喜堂变战场,今天的喜酒铁定是喝不成了。

    然而,罗天保却仍然当门而立,一句话也没说。

    从他的神色看,分明已满腹怒火,但一直在极力忍耐,不肯发作,想必他也正是顾虑大喜之日,不愿血洒庭院,让喜事变成了丧事。

    罗家堡门下围在四周,蓄势以待,但未得令谕,谁也不敢擅自出手。

    长城五友显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醉丐周飞又笑道:

    “罗堡主,贺客上门了,你究竟收不收咱们的礼,总得有句交待?”

    罗天保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把头点了点,道:

    “好!罗某人收了。”

    长城五友真没料到他会忍下这口气,都不由一怔。

    醉丐道:

    “既然收了礼,总该请咱们喝杯喜酒吧?”

    罗天保又点点头,道:

    “这是当然。”

    醉丐道:

    “难道就叫客人站在这儿喝酒?”

    罗天保向宫天林飞过一瞥眼色,一侧身,道:

    “请!”

    醉丐回头笑道:

    “咱们这趟算是没有白来,兄弟们,等会儿多喝几杯酒,多捞点本回来。走吧!”

    狗肉和尚展动招魂幡,铁伞道人提着哭丧棒,丑书生、大刀韩通拾起棺材,迈步就向喜堂走。

    宫天林突然拱手道:

    “诸位,光棍打九九,不打十足。咱们堡主已经如此容忍,诸位这些东西就……”

    醉丐道:

    “东西就怎么样?这些贺礼,咱们当然得随身携带。”

    宫天林道:“既是贺礼,兄弟身为本堡总管,诸位就请交给兄弟收下如何?”

    醉丐想了想,道:

    “你能做主收礼?”

    宫天林笑道:

    “身为总管,自然做得主。”

    醉丐道:

    “等会儿这些礼物要派用场时,你能负责送进来?”

    宫天林道:

    “绝对负责送到。”

    醉丐道:

    “好!接着。”

    打狗棒一挑,那铜缸“呼”的一声离地飞起,直向宫天林迎面撞去。

    他一出手,后面四人也同时发动,招魂幡、哭丧棒,外带一口大棺材,全都脱手掷向宫天林。

    这些东西,长短轻重各不相同,本来已很难接住,长城五友更暗中贯注了内家真力,件件挟着破空劲风,别说宫天林只有两只手,就算他有八条胳膊,也无法同时接住这许多来势奇快无比的东西。

    忽听一声低喝:

    “天林闪开!”

    罗天保脚下一跨步,挡在宫天林身前,左手疾抬,凌空托住了铜缸,右手一抄,招魂幡和哭丧棒已入掌中。

    最后那口又沉又大的棺材,宛如泰山压顶般飞撞过来……

    罗天保吐气开声,挥起哭丧棒,猛向棺材上打去。

    “呼”然一声,那棺材被哭丧棒击得半空中一顿,滴溜溜急转不止。

    罗天保将招魂幡轻轻一挑,顶住了棺材底,就像醉丐用打狗棒顶铜缸一样,任那棺材在幡顶旋转,却再也落不下来。

    长城五友不由自主都流露出惊骇之色。

    醉丐脱口道:

    “不愧是太行罗家堡主,果然好功夫!”

    “不敢!”罗天保将招魂幡和铜缸、哭丧棒全都交给了宫天林,冷笑道:

    “好好替客人收着,总有一天,客人可能真用得着这些东西。”

    宫天林满面羞愧,欠身退去。

    罗天保摆手肃客,道:

    “诸位,请入厅观礼吧!”

    醉丐道:

    “怎么?新人还没有拜过天地?”

    罗天保道:

    “正要行礼,有贵客临门,不得不稍缓。”

    醉丐哈哈笑道:

    “好极了,咱们倒来得正是时候。”

    长城五友进了喜堂,其他贺客们都远远避开,生怕等一会儿动起手来,沾上血腥。罗天保好像胸有成竹,似乎并未把长城五友放在心上,立刻吩咐搀扶新娘子出厅,准备行礼。

    同时向贺客们拱手说道:

    “今天是罗某人的喜日吉期,诸位枉驾来堡,无论有没有交往,都是我罗家堡的贵宾,在下对诸位敬重感激,也希望诸位对在下的招待不周,多加原谅,彼此既属宾主,少时行礼之际,还盼不吝矜全维持,所谓群子自重,然后人重之,罗某深愿做个好主人,但愿也能愉快接待诸位这好客人。”

    说完,深深作了个罗圈揖,便命奏乐。

    人人都听得出,刚才那番话是说给长城五友听的,一个做主人的,能忍受屈辱,如此宽容,也实在难得了,长城五友若一味纠缠,势将惹起众怒。

    贺客中已经有人对长城五友不满,都在窃窃私议,咸认长城五友的挑衅,的确太过份了。

    醉丐周飞等五个人,自然也看得出这种不利的趋势。

    铁伞道人低声对醉丐道:

    “姓罗的不仅武功高,这一手更高明,大哥,咱们不能蛮干到底,得想个对策才行。”

    醉丐摇摇头,没有开口,显然内心也深感忧虑,却又想不出善策对付。

    大刀韩通道:

    “咱们既是存心拼命来的,还管它这些,反正咱们就是不让他成亲,他要成亲,咱们就动手。”

    铁伞道人道:

    “话是不错,但却手也得有动手的借口,何况,咱们并没有把握胜得了罗天保。”

    韩通道:

    “动手还要什么借口?拔出家伙干就行了,即使胜不了他,至少先将他这鸟喜堂捣个稀烂,叫他成不了亲。”

    狗肉和尚道:

    “这不是办法,捣毁喜堂,他可以另换地方,今天不能成亲,明天也好,依我看,必须用非常手段才成。”

    铁伞道人忙问:

    “什么非常手段?”

    狗肉和尚压低声音道:

    “牛鼻子,还记得咱们上次对付五毒天群那一场恶战么?”

    铁伞道人连连点头:

    “记得!记得!”

    狗肉和尚道:

    “这件事先别让大哥知道,我这儿还藏着两枚中人无救的五毒轰天雷,等会儿他们行礼的时候,索性给他来个一锅煮……”。

    “不行!”

    一只冰冷的手横伸过来,却是醉丐周飞,向和尚勾勾手指头道:

    “东西给我。”

    狗肉和尚尴尬地笑道:

    “大哥,我只是说说罢了……”

    “拿来!”

    醉丐脸上就像抹了一层寒霜,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狗肉和尚无奈,只得从怀里掏出一个用厚棉封里的木盒子,万分不情愿地递了过去。

    醉丐收好木盒,正色道:

    “咱们是为了红玉而来,决不能使她受到任何伤害,这东西太歹毒了,一经施放,厅内大半的人都难逃活命,万一伤着红玉怎么办?”

    铁伞道人道:

    “可是,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红玉跟姓罗的成亲呀?”

    醉丐点点头,一字字道:

    “不错,我一定要阻止这件事,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他用手轻轻按了按怀中木盒,突然浮现出一抹阴森凄楚的笑容,又道:

    “你们记住了,未得我允许之前,谁也不准擅自出手,否则,你们就算没当我是个大哥。”

    韩通道:

    “如果他们开始行礼了呢?”

    醉丐道:

    “也一样,反正我没有动手,你们都别妄动,一切我自有安排。”

    韩通不解地耸耸肩,大伙儿都默然垂首。

    只有丑书生似乎猜到醉丐的“安排”是什么,但他没有说破,仅用关切的目光默默注视着他……

    鼓乐已起。

    新娘子在喜娘搀扶下,重又回到大厅。

    十八名蓝衣铁卫紧随身后,在大厅中央列成两行,将新人和宾客们分隔开这情形,使红烛高照的喜堂,充满了森森杀气。

    罗天保已经站近新娘子旁边,面含微笑,等候着行礼了。

    厅外鞭炮齐鸣,赞礼的人扯开嗓门道:

    “一对新人行大礼,满堂贵宾致颂辞,愿新人百年和好,宜室宜家,福禄永寿,子孙绵延……”

    厅内人声很杂乱,赞礼的喊得声嘶力竭,却没有几人去听他嘀咕些什么。

    长城五友就在喜案左侧,距离新郎和新娘不足一丈远。

    铁伞道人和大刀韩通分立在醉丐左右,四只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醉丐周飞。

    他们胸中已万分激动,只等举动。

    闪烁的烛光,使他脸上笼罩着一层浮动的红晕,他紧闭着嘴唇,紧捏着拳头,喉中在喘息,面肉在抽动,满口牙齿咬得格格发响。

    显然,他内心也正激动,却尽力在抑制、在忍耐……

    赞礼的念完颂辞,就要正式交拜了。

    “一拜天地!”

    新郎和新娘面向厅外,双双拜了下去。

    大刀韩通紧握着刀柄,目注罗天保因跪拜而露出的后颈窝,嗄声道:

    “大哥……”

    他有这份自信,只要醉丐点点头,一刀下去,准将罗天保那七斤半的脑袋瓜儿切下来。

    但醉丐周飞却缓缓摇头,制止弟兄们出手。

    尽管热泪盈眶,心血沸腾,理智却告诉他,决不能轻举妄动,决不能意气用事,时机未到,只有忍1

    忍!忍……

    婚礼继续进行。

    “二拜祖先!”

    新郎和新娘又转身面对喜案。

    这第二拜,本来应拜高堂父母的,可是,罗天保自己都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哪儿还有父母在世,只有拜一拜祖先神位牌,聊尽一点“孝意”。

    神位牌就供在喜案正中,黑漆木牌,写着金字:

    “罗氏历代宗祖之神位”。

    赞礼地喊:

    “一叩首。”

    新郎和新娘刚跪下,还没叩下头去,忽然听见喜案上“叭”地一声轻响。

    这一声很轻微,闹哄哄的喜堂内,谁也没留意。

    但却没有瞒过新郎倌的耳朵。

    罗天保霍地抬头,目光飞快掠过,脸色顿变。

    原来黑漆写金字的神位牌上,多了一层黄澄澄的东西,还在冒着热气。

    那可不是刚出熔炉的黄金,而是刚拉出不久的粪便,否则,决不会热腾腾的那样“新鲜”!

    热粪浇神位,这是奇耻大辱。

    罗天保眼中。怒火闪射,却又强忍了下去,因为他发现宾客中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此时宣扬,无异自暴其丑,倒不如等行礼完毕后再查……

    于是,长长吸一口气,低头拜了下去。

    “再叩首!”

    “叭!”

    又是一声轻响。

    这一次,响声不在神位牌,却来自那赞礼的人口中。

    那人是罗家堡管帐的师爷,文笔不错,却不会武。当他第二声叩首还没合嘴,突觉一团热热乎乎的东西,猛可塞进嘴里。

    他虽然不是在笑,倒真的“合不拢嘴”来了。

    师爷急了,连忙用手挖,向外吐,这才发觉那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登时惊呼失声,大呕而特呕……

    满堂宾客全看见了,不约而同,都向长城五友这边望过来。

    人同此心,大家首先就想到事情一定是长城五友干的,可是,五友静静地站在哪儿,根本动也没有动。

    大家这才知道事不单纯,纷纷惊惶四顾,争相议论揣测。

    赞礼人不能再赞礼,婚礼只得停顿。

    罗天保铁青着脸站起身来,朝外一抱拳,道:

    “是哪一位高人,跟罗某有什么远仇近恨,何不现身出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