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蜘蛛翁和长城五友都藏身树顶,十二只眼睛,眨也不眨凝注着新房门外的罗天保。

    罗天保正全神偷窥徐红玉的一举一动,竟未防自己的行迹,也落在别人眼中。

    这树上本有两名堡丁负责了望,全被蜘蛛翁用蛛丝活活勒毙,占了这有利位置,可是,他们却发觉院墙内还有十八名蓝衣铁卫在严密防守,根本没有机会潜近新房。

    堡丁们的暗桩,他们不放在心上,对这十八名训练有素的蓝衣铁卫,却不能等闲相视。

    大伙儿正愁无计下手,忽见罗天保独自从新房中退了出来,停身门外偷窥,似乎颇有得意之色。

    醉丐的话音刚落,狗肉和尚使接着道:

    “可惜咱们已经白白错过一次大好机会,若依我和尚的主意,刚才在前厅外就用轰天雷对付他,一定得手了。”

    铁伞道人道:

    “话虽不错,当时谁想得到那厮竟练成了铁皮神功。”

    狗肉和尚道:

    “铁皮神功也不过能抗刀剑而已,难道他还能抵挡轰天雷?”

    “正是。”

    蜘蛛翁凝容道:

    “铁皮神功比金钟罩,铁布衫都难练,练成之后,全身无罩可寻,轰天雷纵能伤他,也未必能够杀死他。”

    狗肉和尚道:

    “这么说,姓罗的浑身竟成了铜浇铁铸,没有一处能下手的了?”

    蜘蛛翁轻轻叹息道:

    “任何神功绝技,当然却绝非毫无破绽,但铁皮神功的破绽,却不是咱们能有机会下手的。”

    狗肉和尚忙问,

    “破绽在什么地方?”

    蜘蛛翁道:

    “俗话说: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铁皮神功是内外兼修的功夫,但最重要的,还是丹田一口真气,要想下手杀他,唯一的机会,是在他元精外泄,丹田松弛的刹那间,点破他的‘海底穴’。”

    狗肉和尚听了这话,倒没有什么,醉丐却突然机伶伶打个寒噤,一把拉住蜘蛛翁的手臂道:

    “前辈,这是真的吗?”

    蜘蛛翁道:

    “当然是真的。”

    醉丐倒吸一口气,道:

    “那就糟了!”

    众人初未会过意来,仔细一沉吟,都不禁骇然失色。

    丑书生道:

    “难怪红主自愿委身下嫁,原来她已经知道罗天保就是杀父仇人!”

    醉丐激动地道:

    “不行,咱们决不能让她用清白身子去报仇,咱们一定要阻止她……”

    话犹未毕,突见对面新房房门大开,罗天保当门而立,踌躇满志地叫道:

    “来人呀,传酒侍候。”

    看这情景,不用猜,准是徐红玉也已祭奠完毕,即将正式交杯了。

    醉丐探手掏出两粒轰天雷,便想飞身扑进院墙。

    蜘蛛翁反手将他扣住,低喝道:

    “你想干什么?将血仇深恨,加上红玉和咱们的性命,全部作孤注一掷?”

    醉丐颤声道:

    “前辈,时机急迫,难道你愿意眼看红玉的清白身子,被那罗天保遭蹋?”

    蜘蛛翁道:

    “我当然不愿意,但你这样去拼命,对事情有何俾益?”

    醉丐摇头道:

    “我顾不得许多了,宁可与姓罗的并骨偕亡,决不能容他沾辱红玉。”

    蜘蛛翁道:

    “关键就在只凭这两粒东西,未必能与罗天保并肩偕亡,更未必能挽救红玉的清白……

    你先冷静下来,瞧我老人家的安排。”

    醉丐惑然道:’

    “前辈有什么妙计?会有效吗?”

    蜘蛛翁道:

    “姑且试试看吧,到时候无效,你再拼命还来得及。”

    安抚好了醉丐周飞,回头对铁伞道人和丑书生道:

    “你两个各带一具堡丁的尸体跟我来。”

    丑书生和铁伞道人依言而行,各挟一具尸体,跟随蜘蛛翁溜下大树,顺着院墙,绕到后院月洞门前。

    蜘蛛翁命二人换上堡丁的衣服,匆匆交待了一番话,将二人留在门边,独自飞身掠起。

    先把附近暗桩一一除去,然后隐身藏入门侧花树丛中。

    刚布置好,前面已现两名侍女与灯光。

    两名侍女,一个提着灯,一个捧着食盒,由前院姗姗行来。

    将到月洞门前,丑书生和铁伞道人横身拦住,低喝道:

    “干什么的?”

    提灯侍女应道:

    “堡主传酒侍候,咱们是给新房送酒莱去的。”

    铁伞道人挥手道:

    “先把东西放下,咱们要检查。”

    那侍女道:

    “你们看清楚了,我们两个都是后院侍候堡主的人,还要检查什么?”

    铁伞道人道:

    “今夜的情形不同,堡主有令,任何人进出后院都得检查,以防奸细混进去。”

    说着,伸手扫过食盒,丑书生便将灯笼也接了过去。

    铁伞道人先打开食盒看了看,又嗅嗅酒味,然后将食盒放在花树丛傍边的石凳上,举起灯笼,又把两名侍女仔细照了一遍。

    两名侍女都心里有气,冷冷道:

    “看清楚些,当心别是奸细来混充的。”

    铁伞道人笑道:

    “奸细都是男人,当然不会假冒女子,但这是堡主的令谕,不得不依命行事。”

    其中一名侍女道:

    “看好了没有,堡主等着喝交杯酒,耽搁了你承当吗?”

    铁伞道人道:

    “好了,好了,咱们也是奉命,姑娘何必生气呢!请吧!”

    还了灯笼和食盒,例身让路,两名侍女冗自嘀咕着去了。

    蜘蛛翁从花丛里站起来,笑道:

    “谁说奸细全是男人?等一会儿,咱们就得借重这两位姑娘。”

    丑书生低声问道:

    “前辈刚才可是酒中下了迷药?”

    蜘蛛翁摇头道:

    “罗天保是何许人物,岂能用迷药对付他。”

    丑书生道:

    “那是什么东西呢?”

    蜘蛛翁笑笑,低声道:

    “是一种槽房用的特制酒母,入口时并无异样,只是三杯能醉死人,这玩意儿你们周老大是行家,去问他就知道了。”

    没过多久,灯光又现,两名侍女由后院回来,食盒已空,一路却在低声谈笑,大约在谈论新娘子的事。铁伞道人猛可从门边跨了出来,低喝道:

    “站住,检查!”

    两名侍女吓了一大跳,悻悻道:

    “去的时候检查过了,回来还要检查什么?”

    铁伞道人道:

    “当然要,这是防备奸细混出来逃走。”

    侍女怒道:

    “岂有此理,你们简直是存心找麻烦嘛!我要去告……”

    铁伞道人道:

    “告谁也没用,这麻烦找定了。”劈手夺过灯笼,点了那侍女的穴道。

    丑书生也不落后,将另一个连人带食盒一齐施进花树丛中。两名侍女差点吓昏过去,张口要叫,冰冷的刀锋已架在脖子上。

    蜘蛛翁道:

    “现在先别叫,等一会儿自有呼叫的时候,我且问你们,这会儿罗天保在新房里做什么?”

    两名侍女互相望望,都不开口。

    蜘蛛翁手起掌落,先闭住那提食盒侍女的哑穴,然后指着执灯的一个道:

    “你来回答。”那侍女紧闭着嘴,默不作声。

    蜘蛛翁也将她点了哑穴,抽刀一抹,竟将那侍女的一只耳朵割了下来。

    然后,解开那提食盒侍女的哑穴,笑笑道:

    “你来回答吧?”

    提食盒侍女目睹同伴鲜血淋淋,痛得泪水直流,却叫不出声来,早已心胆惧裂,连忙道:

    “我说!我说!求老人家手下超生。”

    蜘蛛翁点点头,道:

    “这样才对,须知我一个糟老头,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好,你说吧,罗天保这时候在新房里做什么?”

    那侍女道:

    “堡主和新娘子在喝交杯酒。”

    蜘蛛翁道:

    “新娘子高兴不高兴?”

    侍女道:“看样子,好像很高兴。”

    蜘蛛翁又问:“刚才你们送去的酒,已经喝了没有?”

    侍女道:“正在喝。”

    蜘蛛翁道:

    “喝了多少?”

    侍女道:

    “婢子没有看见,堡主刚喝了第一杯,就叫婢子们退出来了。”

    “你亲眼看见他喝了第一杯?”

    “是的。”

    “那就行了。”

    蜘蛛翁抬头向丑书生露齿一笑,道:

    “告诉周老大他们,见咱们这边动手即可应援,记住,决不能让那些蓝衣铁卫列成刀阵。”丑书生答应着飞步而去。

    蜘蛛翁又嘱咐了铁伞道人几句话,然后向那侍女道:

    “好!现在你可以开始叫了,叫得越大声越好。”

    那侍女怔怔地道:“叫……叫什么?”

    蜘蛛翁笑道:“叫有奸细呀!救命呀!用力叫,别怕人听见。”

    那侍女瞪目凝视,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果然扯开嗓门叫道:

    “救命呀!有奸细……”

    蜘蛛翁道:“够了!”伸手又点闭了她的哑穴。

    两条人影疾飞而至,喝道:“什么人呼叫?”

    铁伞道人迎在月洞门口,反映着花树丛道:“好像是那边。”

    两名蓝衣铁卫未及细想,一齐纵身向花树丛扑去。

    “-!”

    其中一个刚落地,迎面挨了一拳,登时鲜血四溅,仰面栽倒。另一个急忙横刀护身,冷不防花丛内飞出一根细丝,缠住足踝,立刻被施了出去……铁伞道人笑问道:

    “怎么样?都打发了吗?”

    蜘蛛翁笑着应道:“生意还不错,开张大吉。”

    挥掌拍开侍女的哑穴,道:

    “再叫呀!声音再大些。”

    “有奸细呀!救命呀……”

    另两名蓝衣铁卫又闻声而至,问道:“哪里有奸细?”

    铁伞道人道;“喏,好像就在那边树丛后面。”

    这两个却没上当,只向花树丛扫了一眼,又回头喝道:“你是什么人?”

    铁伞道人道:“我是奉命布桩的。”

    “哼!夜间布桩都是两人一组,还有一个到哪里去了?”

    “他……他去小便去了……”

    “胡说,你这家伙八成就是奸细!”

    两个蓝衣铁卫长刀出鞘,一齐攻向铁伞道人。铁伞道人见唬不过去了,急他抽出铁伞,一面抵挡,一面叫道:

    “动手了!老前辈快帮忙!”

    他这一嚷嚷,两名蓝衣铁卫立生警觉,双刀联手,急攻数招,突然转身奔进后院。

    蜘蛛翁跌足道:“糟!这些铁卫都习过合击阵式,若被他们列成刀阵就难破了,快追!”

    两人随后疾追,蜘蛛翁展动蛛丝,缚住了一个,终于被另外一个脱身逃去。

    好在那边醉丐等人已及时应援,站向新房,跟其余的蓝衣铁卫打了起来,没有让剩余的十五名铁卫布成刀阵。

    蜘蛛翁赶到,细丝飞舞,远的缠,近的缚,就像在四面八方撤下了罗网。

    长城五友东扑西杀,就像五只捕食的蜘蛛。

    那十五名蓝衣铁卫既无法联手布阵,又被蜘蛛翁的细丝纠缠,防不胜防,不片刻,已经伤亡将半。

    仅余的八名,仍然分别死战,不肯退避。

    长城五友中,大刀韩通和狗肉和尚也略受轻伤,然而,大伙儿越战越勇,几乎已达奋不顾身的境界。

    因为自接战到现在,新房内始终沉寂无声,不见罗天保出现,这证明蜘蛛翁的酒已经发生效力,罗天保已经醉倒洞房。

    这一战,虽然艰苦,终于大获全胜。十余名蓝衣铁卫伤亡殆尽,新房内仍然毫无声息。

    醉丐迫不及待的撞开房门,当先冲了进去,大伙儿争先恐后,一拥而入。突然,六个人掠呼失声,骇然停步……洞房里的确有人醉倒,但醉倒的只是徐红玉,却不是罗天保。

    罗天保悠然坐在八仙桌前,一只手揽着徐红玉的香肩,另一只手中握着那柄“百摺如意软刀”,满脸带笑,根本没有丝毫酒意。他笑嘻嘻斜睨着长城五友和蜘蛛翁,缓缓说道:

    “我就知道你们还会来闹洞房,只没想到你们会加速,这么好的酒,瞧吧,新娘子已经喝醉了,还有什么好闹的?”

    醉丐圆睁着双眼,一颗心却在不停的下沉……完了,一番心血,尽付流水,他再也想不到罗天保会如此深沉残忍,竟宁让自己的心腹铁卫血战而死,也不肯露一丝声色。

    这洞房,也就是他的坟墓,救不了徐红玉,他还有什么脸活着出去?醉丐周飞咬牙作声,突然双臂怒张,疯虎般扑了过去……“大哥,使不得”惊呼声中,醉丐已踉跄倒退了回来,“哇”!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

    罗天保仍然安闲地坐在桌边,百摺如意软刀也没有动,只摇头笑道:

    “都说穷人的火气大。看来这话倒颇有道理,其实,人各有命,勉强不来,何苦这么大的肝火。”

    铁伞道人和丑书生分别搀住醉丐,空自怒目切齿,却腾不出手来。

    大刀韩通和狗肉和尚不约而同直冲上前,双刀并举,向罗天保猛劈了下去。

    罗天保依旧未用兵刃,却挥起右臂,硬迎双刀。

    乒乓两声,戒刀和砍山刀一齐砍在他的肉臂上,竟然只砍破他一只衣袖。

    罗夫保一翻手,扣住了厚背砍山刀,猛向左侧一带,同时飞起右腿,喝道:

    “去吧!”

    只听狗肉和尚一声闷哼,捧着肚子接连退出七八步,大刀韩退却被一脚踢得倒飞而起,直甩出房门外去。

    铁伞道人眼见三位好友都受了重伤,两眼几乎喷出火来,厉吼道:

    “老三,咱们还活着干什么?跟他拼了!”

    他刚想放开醉丐,扑前拼命,忽然被一只手从后面拉住,蜘蛛翁的声音低喝道:

    “姓罗的铁皮神功刀剑难伤,徒送性命有何益处,快护着周老大先退,老朽替你们断后。”

    话刚完,罗天保却大笑离座而起,接口道:

    “既然来了,就不必再走了,罗家堡无可待客,替诸位准备一席埋骨之地总还是办得到的。”

    蜘蛛翁闪身越过铁伞道人和丑书生,沉声道:

    “快走!”

    一扬手,蛛丝飞射,缠向八仙桌的脚座。

    他明知罗天保浑身刀剑难伤,无处下手,只好舍人而攻桌子,因为徐红玉正醉伏在八仙桌子,如果扯翻桌子,徐红玉必然摔倒,罗天保若分身护美,自己几人就可趁机脱身了。

    这主意不说不妙,无奈罗天保早巳提防。

    蛛丝刚刚射出,寒光一闪,罗天保的软刀已由下向上,反挑而起。

    那蛛丝未能缠住八仙桌,却缠在罗天保的刀上。

    蜘蛛翁心知不妙,拼着蛛丝被毁,一个纵身,从罗天保顶上飞掠过去,落在床边梳妆台上。

    这一来,他在内室,罗天保却在外方,中间隔了一张八仙桌。

    罗天保怕他救走徐红玉,势必无法兼顾长城五友,实在是干载难逢的脱身好机会。

    果然,罗天保顾不得追截蜘蛛翁,抢着将徐红玉抱了起来……

    谁知丑书生和铁伞道人有此良机,非但毫无逃走的打算,反而突然放开醉丐,双双冲出,准备跟罗天保争夺徐红玉。

    蜘蛛翁一见这情形,不禁心惊胆烈,迫不得已,只得大喝一声,也奋身扑向罗天保……

    他出声呼喝,旨在混淆罗天保的注意,奋身前扑,则是希望在危急时,助二人一臂之力。

    不幸这两种愿望,都落了空。

    丑书生和铁伞道人冲到八仙桌边,徐红玉已被罗天保拦腰抱起,两人急怒之下,竟忘了罗天保练有铁皮神功,挟忿挥掌出手,没伤到罗天保,自己的掌骨反被震碎。

    蜘蛛翁奔到,也已迟了半步,被罗天保当胸一刀柄,击昏在地上。

    长城五友和蜘蛛翁,竟没有一人逃出洞房。

    罗天保仰面大笑,道:

    “你们自不量力,强要出头坏我的好事,现在落在我手中,我却不愿杀死你们,因为今天是我罗天保洞房花烛的好日子,让你们也跟着沾点喜气。”

    醉丐喘息着骂道:

    “姓罗的,你还是杀了咱们的好,咱们但有一口气在,你就休想称心如意。”

    罗天保笑道:

    “我不杀你们,正是要留你们活着瞧我称心如意,你们杀我十八铁卫,今夜,我就要你们替我守卫洞房。不过,你们倒不必担心一定会死,或许咱们夫妻鱼水交欢,两情和谐,明天起床后,可能就开思饶你们一命也未可知。”

    说罢,纵声大笑,放下徐红玉,然后将蜘蛛翁和长城五友一一点闭穴道,搬出房外,并排跪在门前石阶上。

    士可杀,不可辱。

    罗天保却偏偏不杀他们,要他们接受这种奇耻大辱。

    可怜六人义愤填胸,咬牙尽碎,欲求一死亦不可得。

    新房的门掩上了,房内是罗天保得意的笑声,窗上是喜烛摇曳的光影。

    夜已深,更已残,笑声渐渐低沉。

    忽然,房中传出一声低哼,接着又有一阵轻微的挣扎声响和低沉的饮泣……

    再过一会儿,一切声音都寂静下来。

    六个人的心里却在滴着血……

    天色慢慢亮了,曙光从枝头林梢洒下来,现在遍地死尸和六个屈辱的身影。

    新房红烛已灭,窗隙透出淡淡的余烟。

    蜘蛛翁突然摇摇晃晃站立起来。

    其余五人都从绝望中惊觉,醉丐急问道:

    “前辈的穴道解开了么?”

    蜘蛛翁点了点头,喘息道:

    “罗天保那厮大约见我伤重,只点了我下半身穴道,总算被我运气冲开了。”

    一面说着,一面将五人的闭穴一一解开。

    长城五友中,仅四人还能挣扎起身,大刀韩通伤得最重,穴道虽解,仍然无力行动。

    醉丐切齿道:

    “受此奇辱,还有什么面目苟活人世,趁那厮尚在沉睡,咱们现在跟他拼个玉石俱毁!”

    由怀中取出木盒,打开盒盖,将两粒“五毒轰天雷”握在手中,当先奔上石阶。

    众人都已存必死之心,再无顾忌,铁伞道人飞起一脚,踢开了房门。

    醉丐高举轰天雷,抢先冲入。

    室内寂然无声,床前罗帐低垂,却不闻丝毫动静。

    蜘蛛翁直奔床前,一把掀开了红罗帐……

    “啊”

    几个人几乎同时惊呼失声,忙不迭向后倒退。

    床上横躺着罗天保,赤身裸体,血流枕畔,头颅却已不见。

    徐谦灵案前的托盘中,并排供着两颗首级,一是宫天林,一是罗天保。

    灵案下,跪着浑身孝服的徐红玉,一柄短剑直透前胸,也已气绝多时……

    醉丐的手虚垂下来,咽哽着道:

    “血海深仇是报了,却赔上自己清白的身子和性命,这值得吗?”

    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大家只觉得这一刹那,脑海中已经空了,唯一还能感受到的,只是那纵横满脸,拭不尽的热泪——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